美国优才儿童的困扰

2009-08-04 点击率:3408 标签:优才儿童的成长与发展

天才高中生篮球明星勒布朗·詹姆斯、10岁就踏入影坛的美少女歌手希拉里·达夫……无论在体育界还是娱乐圈,美国的神童们似乎都如鱼得水。不过,近期出版的《时代》周刊却说,那些智力超常的美国神童在受教育过程中却时常面临困境:学校的常规课程无法满足他们快速发展的智力水平和渴望挑战的心愿,而跳级却不受鼓励。

于是,一些孩子因为学校跟不上他们而厌恶上课,高智商反而成了他们今后发展的阻碍。另一方面,一些教育专家担心,神童虽然达到了较高的智力水平,但在心理上未必同样成熟,脱离同龄人的圈子,他们的心理发育健康吗?
对天才尚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不过大部分专家认为,智商测试或其他标准测试中前3%-5%的高分孩子应当说是天才。对于这其中能迅速掌握学校课程、把同班同学远远抛在后面的孩子来说,跳一级根本不是为了炫耀。

而且,艾奥瓦大学的一份最新报告指出,跳级能避免天才儿童因为厌烦而离开学校。“如果功课对这些高能力儿童没有挑战性,他们就会(从课堂上)消失,”报告主要作者、艾奥瓦大学教育学教授尼古拉斯·科兰杰洛说,“我们会失掉他们。我们已经在失掉他们了。”

2000年《天才儿童季刊》发表的研究结果显示,研究者跟踪的3520名天才儿童中有5%在8年级后辍学,与普通智力儿童辍学的比例(5.2%)相当。此外,还有一些无法统计数目的天才儿童留在学校,并渐渐磨灭了智力优势。

“当我们问超常儿童他们最主要的障碍是什么时,他们几乎总是回答说是学校。”新书《天才被否认:如何停止浪费我们最聪明的头脑》的作者简·戴维森说,因为需要出勤,学校占用了他们的时间,而另一方面他们尚不具备自学的能力。跳级并不可怕

上述艾奥瓦大学的报告9月底在网上公开,题目为《被欺骗的国家:学校如何拖美国最聪明学生的后腿》。报告说,大部分教育者错误地认为,跳级会对孩子产生社交和学习方面的危险,而且会使不跳级的孩子感到不安。

这一报告总结了以往数百个对跳级和其他形式加速学习研究的结果。其实,早在1965年,米尔顿·戈尔德就曾在他的书《对智力天才的教育》中说过:“对加速教育的研究和社会在减少天才儿童受正规教育时间的失败之间的不统一,是最惊人的自相矛盾。”

艾奥瓦大学的报告也持同一观点:“我们尚不知道,还有任何其他的教育实践研究得如此透彻,却几乎从未实施。”这份报告用大量证据说明,跳级的超常孩子几乎和新班级的孩子学得一样好,跳级的比不跳级的超常儿童得分高很多。连跳几级的超常孩子也能学得很好。

例如,对澳大利亚学生20年长期调查发现,那些跳过3级的孩子比智商一样高、但按部就班的孩子更可能攻读更高层次的学位。

无长期负面影响

《时代》周刊在采访了美国8个州的教育者后发现,他们对跳级的主要恐惧是心理上的:那些跳级生可能分数很高,但离开朋友们、成为新班级中最矮的人并不怎么舒服。当15岁的同班同学下学后开始约会时,一个12岁的孩子又会作何反应?

在洛杉矶南部负责超常教育监督的黛比·佩纳说,她那里的学校体制不鼓励跳级,而希望为天才孩子在正常课堂内解决问题。“那(让太小的孩子跳好几级)在社会或感情层面不合理,”她说。大部分被采访者都对连续跳级表示担心。

然而,研究发现,跳级的孩子与不跳级的一样会参加课外活动,在适应方面并没有太大困难。对于提早进入大学的孩子,第一年可能有些困难,但之后他们的分数和心理适应能力并不比其他人差。

2001年,对320名因智力超常而跳级的成年人的调查发现,70%对跳级毫不后悔。剩余不满意者中的一半,则因为当时跳过的年级太少而不满。1996年的研究发现,那些因智力超常跳级的人比智力同等高却留在原班的人毕业后赚钱更多。这当然并不表明跳级者会更成功,但至少,这证明跳级者并没有因此受到长期的负面影响。

37%心理不适

1981年戴维·埃尔金德出版的《被催促的孩子》一书曾引起教育者的思索,父母们是不是把孩子逼得太急了。这本提倡“让孩子做孩子”观点的书至今已销售了30万册。

确实有这样的例子。在芝加哥当教师的34岁的安吉拉·卡尔说,她4岁就上了小学,随后又跳过级,反而阻碍了她的成长。“我比我的同伴小那么多,……我很快就想和他们做同样的事情,尽管我小许多。”十几岁时,卡尔就开始和同学喝酒。现在,她感到,自己虽然读书很聪明,但缺少呆在高中的那份成熟。

卡尔的儿子如今也面临类似的问题,4岁的小阿朗佐1998年通过了幼儿园的考试,但心理不适应,在班里翻倒椅子,乱扔图书,最终被诊断为行为失调。卡尔让他上小学时蹲了一级,如今门门功课都优秀。

艾奥瓦大学的报告也援引今年发表的研究说,63%提前上学的孩子被老师评价为“较好”,但也有37%的孩子像小阿朗佐一样,在适应方面出现了问题。科兰杰洛说,在筛选过程中,除了智力水平外,还应对孩子受激励的水平、感情发展和运动协调等方面进行测试,以避免此类问题。达文的挣扎

到底多少孩子应该跳级?科兰杰洛说,8.7万参加美国大学入学考试(SAT)的七八年级学生中,有2.2万人的分数达到了高中毕业生的同等水平。“如果他们能够做那类题目,现今的课程肯定低于他们的需要。”他说。

不过,这一点显然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在学校反复挣扎、最终在家上学的达文·格罗斯就是一例。这名15岁的男孩与妈妈劳拉·克尼普费尔、继父和3个兄弟姐妹同住,他的智商是146。(智商高于140被认为是天才或接近天才。)

跳级的斗争始于达文一年级时,那时他总是对学校感到厌倦。母亲克尼普费尔说,学校不承认他的潜力,却对孩子的书法挑刺儿。三年级时,达文在艾奥瓦州基本技能测验中获得高分,却在一年后才让他加入学校的超常儿童培训班。

克尼普费尔说,这是因为在他们所在的小城镇里,家里的社会地位低。她本人在家中给别人看孩子,丈夫是卡车司机。“我们是低收入家庭,我们也不在本地政治圈子里。”达文学校的校长乔迪·格雷对此予以否认。

达文开始讨厌学校了。他说,他有时自己钻研,比如查一查恐龙是不是曾是温血动物,然而他的老师却要求他必须按照课本原文回答。达文喜欢心算,但老师却要求他用铅笔算。另外,达文和同班同学也合不来,曾起过几次冲突。在家上学达文要上6年级时,家里认为他跳级可能会有益。但学校管理者认为,他连和同龄孩子都相处不好,社交方面不具备条件,参加课外培训班就够了。达文说,课外辅导只是“额外的家庭作业”,并没有更深的材料,而同龄的孩子在他看来,显得太不成熟。

校长格雷承认,在这个只有350名学生的学校里,从来没有人跳过级,对达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实话,对达文这样的学生我还准备不足,我知道他的父母有时很受挫。”她说。不过,学校也有很多困难,达文的拼写和标点并没有达到高年级的水平,学校对他的语言能力能否跟上很担忧。另外,学校已经有一些孩子把达文视为“精英分子”了,“我们不希望他跳级后受到更多阻碍。”格雷说。

最后,克尼普费尔干脆让达文在家上学,她用老的大学教科书教孩子,在网上找一些在家学习的材料,此外还得到了一些组织的帮助。同艾奥瓦州所有让孩子在家自学的父母一样,克尼普费尔必须将课程方案提交给州有关部门,并让达文参加州里举行的考试。

克尼普费尔承认,这样做很累。但达文比以前快乐多了,他的跆拳道快练到黑带了,还计划上大学学海洋学。

也许正如研究者科兰杰洛所说,一些机构应当转变态度,从这些天才儿童的实际需要考虑。“那些天才孩子有时需要先跑在前面,然后才能按自己的步伐走路。”

来源:深圳超常教育网责编:极光网 还有疑问吗?请留下您的问题,我们会尽快回答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