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维权对残疾人生命成长的重要性——个案与反思

2010-01-26 点击率:4074 标签:残疾/特殊/维权/预防/早期/诊断/界定/疾病

    维权对残疾人成长的重要性不是一个新鲜的论题。在此,我谨以一个受益者的身份并基于我的生命感受致思于这一问题。
一、亲身个案
    我有受教育经历—基本上也可以说是我成长的经历—大致如下:1979年我近四周岁时读小学,2004年博士毕业,除去1986年因误诊后瘫痪后的两年治病之外,23年的学习过程中,头6年和后6年有缘在学校接受正规教育,中间的11年则是在家中度过的。从本校门回家门,再到校门,我体验到受教育权和良好的教育对残疾人生命力的拯救之功,感受到没有贴着教育标签的关怀仍然是教育,而融入关怀的教育则是意蕴更丰富的教育、更具有教育性的教育。
    瘫痪之初,我无时不期盼着第二天就发生奇迹,期待着我能重新蹦蹦跳跳地回到县中读书。但是,两年辗转求医之后,我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11岁的我在遭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时,曾一度绝望,但亲情和梦想让我无法割舍,让我最终怀着不甘和无奈开始自学。身体与学业之间困难的周旋和较量,多少次使我感到几乎无路可进,终于在亲友的鼓励支持之下,在又一次的“且复忍须臾”之后,把自学过程再一次延续。难忘多少年夏天的褥疮和冬天的烫伤,难忘完不成学习计划时那些无眠的夜晚,难忘父母与我的彻夜长谈,难忘年迈的姑父抱病和我通信10年。6年的中学自学,我处于很封闭的状态。我始终在家,家人的百般呵护给我以力量;但是,我的心中却始终挥之不去一种游离无着之感,一份无可名状的孤独和深深掩藏着自卑。但无论如何,坚持自学中学课程是我与残疾做斗争的一个武器,凭借它,我的精神生命从绝望中复苏。
中学课程自学完毕,正当我为下一步能往处去感到困惑时,我惊喜地获悉:自学考试向我这样的无法“就学”者敞开着大门,社会没有抛弃我。在家封闭8年后,第一次外出自考时,我非常焦虑和自卑。第一场考试,我简直想从考场逃出去,但绝然没想到,首次自考会以十二分的优势获得全市第一名。以此为契机,我的自信心才终于开始复苏,并在一次又一次的自考”第一“中得以重建,这才在精神上逐渐打磨出一个可以站立的自我。
    参加自考赋予我生命的重建契机,读研是使我获得了使命的扩展与丰富。自学考试期间,我每年从四楼的家中出门两次,学会了通过禁水在一定时间里上避免上厕所,获得了一些究竟上的自由,我憧憬着返校读书。富于人文精神的南京师范大学慷慨地同意给予我平等竞争的考研资格,这让我欣喜万分,永生难忘!没想到我在半年的艰苦努力之后,很幸运地以笔试、面试和总分三项第一的成绩跨入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知名学府的大门。硕士毕业同年,我有幸从英语到教育学,跨专业考上了南京师大教育科学学院国家级重点学科的博士生,考进俄罗斯教育科学院外籍院士朱小蔓教授的门下。
来源:责编:极光网管理员 还有疑问吗?请留下您的问题,我们会尽快回答您!

本文共 2 页,点击跳转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