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价儿童助听器的方法

2011-06-10 点击率:3012 标签:评价/儿童/助听器/方法

一、电声学方法
    真耳助听器的效果评估对家长设立切合实际的期望值非常重要。当无法进行真耳测试时,可以通过2cc耦合腔测试和儿童的RECD来预估真耳效果。其结果可以用图来表示,患耳的真耳SPL阈值可以直接与预估的助听言语频谱图进行比较。从而使父母可以直观地看到患儿从助听器中的收益。
    新版本的DSL软件提供了SPL图,它显示了低、中和高强度言语声在助听后的可听度。将助听后舌的SPL图(SPLogram)与言语频谱图打印出来,给家长看,还可以与裸耳的SPL图进行对比。言语包络根据LTASS定义,具有30dB的变化范围,即每一频率LTASS强度向上延伸12dB,向下延伸18dB。一般认为这个范围可以覆盖大多数言语声,并且可以对一般强度的言语声在各频率所能昕到的部分进行有效的描述。了解有关言语声的声学特性知识对于预估患儿的语言发育非常有帮助。。
    这种常用的评估方法已经完全可以通过“情景助听器反应模式”软件包来实现。该软件包由Boys Town National Research Hospital开发,如果输入助听器测试结果、听力检查结果以及儿童的RECD。就可以预估助听后的效果。通过对助听后言语谱图形象的表示(阴影线区域)和助听效果指数( aided audibility index,AAI)的计算,显示患儿处于坐位或平卧时,可以听到大部分言语声。然而,当讲话者距离4米远时,能听到的声音较少,而对患儿大声喊叫会因助听器达到饱和状态,而导致言语信号畸变。可以告诉家长在4米以外距离对患儿说话时,患儿有可能听不到。如果远距离聆听是患儿的康复目标,那么应该采用WDRC系统,它可以有助于提高对轻声的聆听效果(即声音越轻,增益越大)。辅助助听装置对远距离聆听更有效。因为婴幼儿和年幼儿童不能表达他们什么声音听不清楚,因此客观的电声学测试手段如SHARP软件包中的SPL图可以为儿童助听器选配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二、行为测听法
     助听器选配中的行为评估方法的目的是判断患儿能否从助听器中获益。这种方法与电声学法同样重要。随着诊断技术的进步,.听力师已经能够常规地为小于6个月的婴幼儿选配助听器。由于小婴儿在VRA测试中听到声音还不能作出转头的反应,所以传统的方法(如助听听阈测试,言语辨别测试等)不能用于婴幼儿助听器效果的评估。由于行为观察测听( behavioural observation audiometry,BOA)具有主观性、低敏感性及低特异性的特点,因此在这个年龄组也不建议使用该方法。对小婴儿,使用一些非传统的评估方法是必要的,例如,对父母进行问卷调查,从而获得患儿助听后行为改变的信息。从6月龄到8月龄就可以开始应用VRA和游戏测听这些传统的行为评估方法了。随着儿童进一步的发育以及言语理解和识别能力的增强,也可以使用言语测听方法。值得注意的是上文所提及的年龄段是按照正常发育情况而言,如果发育迟缓,能够进行行为听力测试的年龄也会相应地滞后。
三、助听听阈
    助听听阈的测试可以评价使用根据电声学参数选配的助听器,患儿能否听到预期应该听到的声音。DSL[i/o]和NAL-NL1公式提供了助听阈值的目标值,并且根据助听器的类型、线路、听力损失以及RECD值进行了修正。例如,一般认为WDRC助听器的助听阈值比线性助听器更低。助听听阈不能测试言语声输入时各频率的响应,以及最大声输出,因为它不能反映较高强度输入声的助听效果。
四、阈上评估
    言语可懂度(speech intelligibility)以及响度感知的测试方法不适用于儿童或者需改良后使用。例如,可以应用卡通人物对响度分级的方法测试助听后的响度不适级,从而对高强声输入信号的舒适度进行评估
来源:责编:极光网管理员 还有疑问吗?请留下您的问题,我们会尽快回答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