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项目草案——问题的框架

2012-03-08 点击率:2948 标签:

    我们听见阿米莉娅和苏珊·里昂(Susan Lyon)说话的声音,苏珊是米尔斯大学教学创新项目组的组长,也是我们在研究瑞吉欧方法过程中的老同事。阿米莉娅在这里看到我们,兴奋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因为从圣·路易斯来的这些教师都是和她曾亲密共事的朋友。
    我们一群人也为能重聚而兴奋异常,为能和阿米莉娅见面感到荣幸,对能学习和探索新的领域充满无限期待。我们的圣·路易斯—瑞吉欧合作小组还迎来了两名俄勒冈州的新成员,朱蒂·格拉夫丝(Jud1 Graves)和莱内特·英格斯特姆(Lynette Engstrom)。(我们非常感谢朱蒂那天早晨为我们的讨论录音并打印成稿)
    “我们为什么不围成一个圈来坐呢,这样我们就能相互看见对方,而且我还有机会认识一下我们的一些新成员。”阿米莉娅提议。接着她说:“今天上午我们能做什么呢?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的同事洛丽·赖安(Lori Geismar-Ryan)是克莱顿学校家庭中心的主任。她环顾一下四周,和大家达成默契后带头发言。
 
    “就这些天的会议,我曾经和您提过想在一个已有的框架下讨论问题,这个框架我们自己以及其他老师在很多情况下都使用过。1998年秋,我在全国教师发展委员会(National Staff Development Council)的专业杂志上偶尔看到一系列检验孩子工作成果的问题(Lewis, 1998)。
    该框架是由哈佛大学零点方案小组制定的。我们觉得它很有用,在这里想听听您的想法。”
    “那我们也试一下吧,为什么不呢?”阿米莉娅笑着,带着些许疑惑。
    “这个话题我们已经有过一些交流,今天我们想从展览中展出的低龄幼儿玩金属丝版面的喻义和描写开始。”洛丽接着道。
    “好,开始吧!”阿米莉娅说道。我们大家纷纷起立,把椅子移到房间另一边,这样我们就能近距离观看这些年龄最小的孩子们的作品。大家有的坐在地上,有的坐在椅子上,面朝着展板上几乎和真人一样大的两岁孩子的照片,那些孩子坐在桌边,桌上放着一团团或一根根金属丝。
    “过程是这样的,阿米莉娅,”洛丽解释道,“我们一开始会有一个人充当‘介绍者’,他给我们介绍作品但不作解释。然后是大家对作品共同思考的过程。第一步,小组里要有一个人充当协调人,督促每个人说出他们在这个作品中注意到的东西,可以不用解释,也不用形成一定的意见。组里要选出一个人把参与者的话都记录下来。”
    “协调人的第二个任务是问小组成员对于刚才介绍的作品有什么问题。收集问题之后,协调者建议大家猜想或想象一下这个作品表现的学习过程的性质。在这之后,介绍者最后才开始回答问题,对小组提出的想法作反馈。直至小组成员对该展品所表现的教与学的意义完全理解以后,过程才宣告结束。”
    “听起来很有美国特色,”阿米莉娅眨眨眼睛说,“我要试试。”
来源:责编:极光网管理员 还有疑问吗?请留下您的问题,我们会尽快回答您!

本文共 2 页,点击跳转 [1] [2]

  • 相关文章
  • 热点文章
    • 没有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