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天才”下定义的挑战

2014-01-28 点击率:2166 标签:视障的诊断/盲校教学

  历史上围绕天赋的公共话语受到多方利益相关者不同既定利益的影响:包括科学上、伦理上和社会政治上及其他实用性的考虑。这让超常领域喜忧参半。积极的方面是,这一领域享有它在文化上的重要性和实践意义,在教育和培训上,它产生的知识有重要的政策含义和实际功用。消极的方面是,这种话语如此含混,以至于损害了它作为可靠知识来源的信誉。

  人类语言本身也造成了这种交流上的问题。“有天赋、有才华”既可以是描述性的也可以是解释性的,两种用法表达的意义不同。描述性用法停留在经验和事实层面,例如,“她有音乐才华”可能只是一种观察,和说“她演奏得太棒了”是一样的。相比之下,解释性用法隐含一种因果关系,如“她有音乐才华”意味着是她拥有的音乐天赋导致了她卓越的表现。后者涉及抽象层面和超越观察的推理。有趣的是,很多形容词经受着被“物化”的命运——抽象概念被视为具有物质实体的存在。于是,“聪明的”逐渐被固化为“智力”,“超常的”成了“超常能力”,描述性语言逐渐具有了隐含的解释效力。日常语言中对其描述性和解释性的含混使用造成了很多混乱。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天赋”这个词被赋予了太多意义,在某种特定语境下话语者究竟意指什么并不总是那么明晰。在交流中很容易重复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个合乎逻辑的推论迅速演变为信念的飞跃。一些学者要求明晰的解释性使用,即超常能力指“先天禀赋”,而才能则是在天赋基础上系统发展形成的。然而,这种区分在经验和实践水平上是否可行还有待商榷。而且,把天赋作为动因(如“因为他的天赋”)很容易陷入循环论证和同义反复:说“一个人有超常表现是因为他有超常能力”就好比说“一个人产生攻击行为是因为他很好斗或具有攻击性”。这类论证无法使我们获得对攻击者(或超常儿童)的进一步理解。

来源:责编:极光网管理员 还有疑问吗?请留下您的问题,我们会尽快回答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