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脑右脑:大脑不同的处理方式

2014-05-27 点击率:1433 标签:视障的诊断/视障的诊断/气血

  左脑主要是处理各种清晰的定义、理论和理性哲学;右脑则处理更加复杂的信息——如小说、诗歌。本书中的第三部分,也就是正文,是左脑的任务;第一部分一也就是民间故事,则是右脑的任务。每个部分试着寻找相同的价值,不过方式不同——对文章进行分析,或是寻找故事的象征意义。两种方法都是形成通情达理的结论所必需的,不论你是在挑选职业,还是婚姻伴侣,决定要不要孩子,也无论你是否是在形成自己的个性和道德准则,都是如此。

  首先,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让我们得出几个无懈可击的正确结论。总是会有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可变因素,就好像原子弹一样。即使是在科学研究中,我们最希望出现的情况是,左脑形成一个最有可能的结论,一个理性的评估。然后把结论交给右脑。看它“感觉”是否正确。我们要运用自己的想象力。

  到了第二步,现实情况要比我们一刀切的定义或是理论复杂得多。我们必须时刻小心简化主义的做法,不要把那些不符合我们先人为主观点的重要证据排除在外。比如说,支持堕胎的人认为,胎儿不过就是母亲身体的一部分——就像阑尾一样,但是他们并没有认识到胎儿的DNA有一半来自于父亲的这个事实,如果只有一个性别,那么自然界也就不会产生从美洲豹到水蜜桃等丰富多样的物种了。相反,反对堕胎的人认为,从精子穿透卵细胞的那一刻开始,胎儿就已经是一个人了,却并没有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绝大部分的受精卵都无法附着在子宫壁上,因此有很多很多人甚至在还没有出生之前,就已经死了。简化主义者声称:“别拿事实来烦我,我主意已定。”他们的标签是简化主义,正如支持堕胎的人的标签是反对婴儿,而反对堕胎的人的标签就是反对自由那样。这些都是简单随意的分类,但并不是完全真实的。

  左脑的任务是分析、把各部分拆开来;而右脑的功能是综合,把这些新的信息和我们所知道的其他事实真相放在一起,看看一切是否有道理,或者其他的事实是否对我们简短的结论提出挑战。

  同样,没有人会质疑优良品德的重要价值,但我们必须记住,如果没有其他品德的约束,它们也会成为恶习。没有宽容的公正是残忍的;而没有公正的宽容则是无病呻吟。我们有明确的法律,但我们仍然需要法官来判断一些情有可原的状况。

  最后,所有的发现都是出自于右脑,我们可能从这个面包模具或是那些电脑芯片中,得出某种预感或是直觉;“感到”我们长期以来一直依赖的理论不再那么正确了;如果事实真的并非如此呢!测谎仪通常会对某个人的坦白程度给出指示,但每次,我往往更倾向于听取这个人母亲的评价。正如左脑会把自己理解领悟的结论交给右脑确认一样,凭本能的右脑也会把它的直觉交给左脑分析,看看它们是否真的有效。

来源:责编:极光网管理员 还有疑问吗?请留下您的问题,我们会尽快回答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