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关于多动症的研究


    我国对多动症的研究也很多,得出的结论也相差极大。各地调查结果也不一致。据研究,广州儿童的多动症发病率在1.3%~1.9%之间,南京则在1.6%~3.3%之间,福建省的福州调查的结果是2.5%,在西安,这个数字相差很大,有人认为是1.27%,也有人认为是8%,最多的是贵州,调查数字高达12%,在北京,这个数字处于中等,是8.6%,河南比北京稍高一些,是8.8%,人们对上海的调查也显示出了差异。有的学者认为是3%,也有的学者认为这个数字应该是10%。因此,综合各地的数据,粗略估计我国学龄儿童患病人数在500万人以上,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在《2006中国青少年注意力调查报告》发布会上,多名著名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学者参加了这个会议。与会专家重新公布了一组数据,他们明确指出,这次调查覆盖北京、上海、南京、沈阳、西安、成都、武汉和广州8个城市共两干多名大中孩子,采用的是问卷调查形式。这次得出的结果是:仅有60qo的青少年上课时能集中注意力,有的还仅仅是自认为自己能够集中注意力;39.7%的人声称如果需要坚持30分钟以上,也能够做到,只是得严格控制自己,稍不注意就不行。关于自习课的调查时,即使是自习课,也只有48.6%的人能集中注意力,这些人中,超过20%的人经常走神。这个发布会令人深思,结果告诉我们,大部分孩子上课都会开小差,青少年注意力状况确实不容乐观。这是2006年的结论。

发布于2018年06月04日 16:26 | 评论数(0) 阅读数(7) 我的文章

澳大利亚的特殊教育法规


    在澳大利亚,“残疾”也是广义的概念,包括身体残疾,如听障、视障、智障、肢残和精神残疾,还包括学习困难如阅读、书写、计算等障碍,更包括大量的行为障碍,如情绪情感、言语、品行、交往、心理等方面的障碍。澳大利亚对残疾儿童少年的关注和干预是广泛的,特殊教育支持体系建设也比较完善。下面主要论述澳大利亚的特殊教育法规和特殊教育机构。
     澳大利亚特殊教育有强大的法律支持保障。1992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颁布了《残疾歧视法》,这是一部规范整个澳大利亚联邦各行各业行为的法律文件。依据此法,残疾人可以到法院起诉所受到的歧视,被起诉的部门、公司和雇主将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由于《残疾歧视法》的威慑,尊重残疾人、帮助残疾人已经深入澳大利亚各个角落,成为社会共识和共同责任,残疾人的利益和尊严得到了最大的庇护。在澳大利亚,到处都有无障碍设施设备,残疾人处处充满自信,《残疾歧视法》对保障特殊儿童的教育具有强大的力量和作用。在《残疾歧视法》的基础上,2005年新州政府颁布了《残疾人教育标准》,这是一部促进残疾人教育、保障残疾人权益的详尽法规,不仅有效保障了残疾人受教育和培训的权利,也保障了实施主体的操作与执行,是一部在立法、实施和监管方面都相对完善的法规。可以说,澳大利亚特殊教育能够快速发展,根本上是受益于这两部法律法规。

发布于2018年06月04日 14:25 | 评论数(0) 阅读数(2) 我的文章

区域特殊教育对区域残疾人口的影响


    通过教育更好地开发区域残疾人口的潜能,提高区域内残疾儿童的素质。特殊教育是通过使用一般或经过特别设计的课程、教材、教法、教学组织形式和设备,根据残疾人的身心状况和不同水平进行有针对性的教学,因此,与普通教育相比,特殊教育能更好地因材施教,最大限度发挥残疾人的潜能。而在普通教育中,多采用统一教材、统一进度、统一要求的班级教学,很难照顾到学习基础和接受水平过低或过高的儿童,不能满足不同水平儿童的学习需要。因此,区域特殊教育能更好地开发残疾人的潜能,提高残疾儿童的素质。
    通过特殊教育使残疾人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教育是一种人力资源的开发,教育投入可以产生个人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未受教育或受教育程度很低的残疾人,大多数需要靠父母或社会来抚养。但是,接受一定的教育和职业训练后,他们就有可能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甚至和正常人一样,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依靠自己的劳动为社会创造财富。而他们也只有在为社会服务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自己的社会价值和尊严。因此,通过特殊教育可以使残疾人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发布于2018年05月24日 14:26 | 评论数(0) 阅读数(6) 我的文章

给适应性慢的孩子足够的时间完成就寝


    要让适应性较慢的孩子上床睡觉,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的。试图匆忙了事或是跳过一些日常程序只能延长这个过程,因为情感强烈的儿童对于太多、太密集的过渡无法承受。要把就寝时间列入一天的计划。你要准备好至少花上1个小时,这样才不会遭受挫败。如果实际花费的时间较短,对于你将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从收尾工作开始。这听起来很疯狂,不是吗?从收尾开始?但是我们无法让适应性较慢的孩子上床睡觉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不想停下当前的活动。就寝程序需要从结束当前的活动开始。你可以通过以下话语进行收尾工作:
     10分钟内,我们就要开始准备睡觉了。你需要找到一个结束点,如果你找不到,我会帮助你。
     在下一次广告时间,我们就要关掉电视了。
     搭完最后一块积木,就不要再玩了。
     你可以再接5次球,然后我们就不玩了。
     设定一个定时器可能会有帮助。定时器是帮助适应性较慢的儿童完成过渡的一个很好的办法。有些家庭会使用一个音乐盒,它会演奏10分钟音乐,然后声音逐渐消失。对于对噪音敏感的儿童,这样的音乐声比较令人愉快。
     当适应性较慢的儿童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时,他们就能更加轻松地完成过渡和遵从指令。你可以制作一个图表或图画册,上面描绘出你们的日常程序中的所有步骤。孩子可以一边查阅一边完成这些步骤。使用这种方法可以消除适应性较慢的儿童的就寝之战。

发布于2018年01月26日 08:30 | 评论数(2) 阅读数(90) 我的文章

家长在近现代的含义


    在近现代社会,家长的涵义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当代中国,在法律或法学意义上,家长一般指未成年人子女(自然人)的监护人或法定代理人,包括父母、爷爷、奶奶、叔父、姑姑、外公、外婆等长辈亲属。从民俗学上讲,“家长”一词就是家庭的掌舵人,具有一家之主的意义以及“专制”和“家长制”的色彩;从管理学上讲,家长就是家庭公共事务的管理者和决策者;从教育学意义上讲,家长是使子女在家庭内接受教育的决策者、教育实践者与研究者,是子女的第一任导师;从社会学意义上说,家长是具有特定身份和社会地位的成年人,是具有家庭责任和义务的社会人。北京联合大学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齐大辉教授认为:家长是社会学方面的概念。此外,在近现代西方社会,随着科学进步和民主发展,中世纪封闭文化和封建专制逐渐被文化开放的民主制取代。因此,近现代社会父母一词一直出现,而家长概念因文化开放和民主制发展而逐渐消失。
     综合古今中外父母和家长的概念与涵义可以发现,就社会学、法学、教育学、管理学等学科领域而言,家长具有社会人或社会学的意义,而父母则具有自然人(生物人)或工具人(即为子女提供衣食的工具)的意义。虽然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常把“家长”等同于“父母”,但它们涵义明显不同,蕴含着人类社会文明发展水平和人的社会化发展程度,这对于科学理解家长和社会化的本质含义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

发布于2017年12月08日 14:28 | 评论数(0) 阅读数(98) 我的文章

特殊需要学生行为评估与干预的意义与特性


    理解问题行为“为什么”会产生的原因,往往也就回答了“如何”改善问题行为的方法。而在没有理解原因之前就开始干预,往往具有盲目无效的特点;在一般的方法和技术不能奏效的时候,教育人员就有可能动用惩罚性方法来解决学生的问题行为。例如,在功能性行为评估尚未普及的六七十年代,美国有些心理学家和教育工作者曾主张对自闭症学生的有些极端行为采取有限的惩罚方法。而功能性行为干预因为是对症下药,所以更有效。功能性行为评估与干预减少了使用惩罚的必要性,其本质是正面积极的。
    功能性行为评估与干预的伦理特征已经得到了实证的支持。从方法论上说,要考察一种干预方法的有效性,光看一篇或者几篇有关研究报道是不够的。如果能够把一定时期的有关报道汇集综合,那就会得到高屋建瓴的数据和事实,而这也就是所谓的元分析。例如,美国天坛大学的学者为了考察不同时代对儿童问题行为的处理方法,查阅归纳了从1963~1997年发表于国际行为科学领域主要期刊的所有论文。他们把干预方法区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强化奖励为主的积极干预方法;另一类则包括某种惩罚手段,如扣分或隔离等。结果有两个非常有意义的发现。一是越晚发表的论文,其方法越倾向于以强化奖励为主的积极干预方法。例如,1990年以后,对学生侵犯性行为的干预,有90%以上的都是使用积极的干预方法,而只有10%左右的干预方案中包含了某种惩罚性的方法。第二个发现是,功能性行为评估的应用有助于增加使用积极干预方法而减少使用消极干预方法。该研究把所有实验报道分为包含和不包含功能性行为评估两个类型。他们发现,如果对问题行为的干预是以功能性行为评估为基础,那么干预方法更多地带有积极的性质;反之,没有功能性行为评估为基础的干预方法,则比较有可能包含某种惩罚性的手段。
    可见,心理学界和教育学界对各种问题行为的干预越来越朝着积极正面的方向发展,与功能性行为评估方法在八十年代后期和九十年代初期逐渐形成发展具有相同趋势。数据表明,功能性行为评估的应用,增加了积极干预方法的使用而减少了惩罚性干预方法的必要。

发布于2017年12月04日 14:24 | 评论数(2) 阅读数(177) 我的文章

与社区共同做好过渡期服务,帮助多重障碍儿童进入社会


    向成人期的过渡,是多重障碍儿童生活中的一个重要时期。对多重障碍儿童及其家庭来说,学生要离开学校进入社区或获得就业都是一个非常复杂而具有挑战性的问题。通过对以往离开学校后的学生生活状况的调查,我们发现,多重障碍的成人在获得和维持较好的生活品质方面比正常人存在更大的困难,他们在社区中常常处于一种隔离状态,这让他们感觉非常的孤独和无聊,可能他们缺乏与熟悉人员、同事、管理人员以及普通公众进行日常交往所需要的恰当行为的知识,也可能他们只具有有限的工作技能,缺乏对工作的恰当意识,难以获得和维持就业。虽然有些个体的家庭成员和朋友会帮助他们找到就业岗位,但那也只是一些低工资的工作岗位。
     当多重障碍儿童进入中高年级阶段,学校就需要考虑创建一种促进他们成功地从学校过渡到社会的教学环境和课程,以帮助他们发展成人生活所需要的技能。
     1.各种实用技能。在多重障碍儿童准备进入成人生活时,关注其社会和职业所需要的课程能够帮助他们建立学校和成人生活之间的联系,并提供有意义的经验。因此,应该提供实用性的课程,帮助他们掌握未来成功成人生活所需要的技能。
     2.独立选择技能。给予多重障碍儿童可选择的内容,能够帮助他们发展,促进他们更加自我满足和独立的技能。独立选择技能的培养可以从提供选择、给与多种选择、直至独立选择,要将选择的机会与课堂常规活动、学校实践活动、家庭生活、社交活动等结合起来。
     3.自我决定技能。“自我决定”是指个体进行选择、确定个人目标以及为达到这些目标实施行动的能力。向多重障碍儿童呈现选择内容,是帮助其成为自我决定者的一种途径,自我决定者能够自己进行决策并控制自己的生活。
     4.交流技能。多重障碍儿童需要学会在适当的时候请求帮助,他们要练习表达自己,以让他人明白自己的需要、想法和选择。
     5.人际交往技能。所有人都需要朋友,都需要感到对他人有价值,多重障碍的个体也不例外。他们不仅需要有回报的人际关系,让他们感到有价值,而且也需要有帮助他们参与社会生活的支持。所有关于发展友谊、找到支持、找到工作以及约会、婚姻、生育控制等问题都要包含在课程之中。要教会多重障碍儿童遵循指令、与同事合作、区分好的建议与不好的建议、应付来自权威者的建设性的批评等需要在工作中发展的人际交往技能。
     6.公民权利。多重障碍儿童需要知道自己所享有的公民权利,也要了解保护这些权利的法律,如《残疾人保护法》等。

发布于2017年11月21日 16:27 | 评论数(2) 阅读数(116) 我的文章

应用视觉社会性故事干预方法的一般原则


    第一,确定一个目标行为或困难情景。教导者首先要根据孤独症孩子的个别具体情况而选择干预的方向。例如,有的孩子在社会公共场合特别有可能出现的某一行为问题,还有许多孤独症儿童看到别人难过时往往无动于衷,显得特别地漠然,等等。其中每一个都可以作为一个目标进行训练。视觉社会性故事,就是为了解决这些具体的问题而引入的。
    第二,对目标行为加以明确定义。为了对这个目标行为进行观察并记录有关数据,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是非常重要的。同时,教导者也必须帮助孤独症孩子懂得什么是期望的行为或学习的目标。比如,看到别人难过时应过去询问、安慰和提供帮助等。
    第三,收集基线数据。所谓基线数据是指在没有干预的情况下行为的状况。教导者应该收集关于孤独症孩子的三到五天的基线数据。这能帮助教导者掌握孤独症孩子行为的特点和规律,更准确地制定教导的初始目标。同时也可以为教导者比较孩子在行为干预后所发生的变化而提供依据。
    第四,撰写社会性故事。在得到基线数据之后,教导者就可以开始在此基础上编写社会性故事了。一般来说,社会性故事应该针对孩子在特定情况下的特定行为而写,故事里所用的词语也应该与该孩子的特定发展程度相吻合。
    第五,编辑社会性故事。一般来说,社会性故事的形式和内容应该是简单易懂,目的在于为孤独症孩子提供必要的社会概念和社会知识。根据孩子的个别情况,社会故事的每一页可以有三到五个句子不等。

发布于2017年10月16日 08:30 | 评论数(0) 阅读数(108) 我的文章

孤独症儿童的特征:缺乏主动交往的技巧


    孤独症的一个核心症状——语言发展质的障碍,致使他们用语言与人进行沟通困难的问题显得尤为突出。更重要的问题是孤独症儿童不理解或不知道如何与人沟通。普通发展儿童在年幼时掌握的词汇量不多,但不会阻碍他们使用有限的词语与人进行交往,比如,用叠音、单词甚至单音等都可以表达自己想要或不想要的物品。但是有些孤独症的儿童虽然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语言能力,但他们无法将所学到的这些语言技能在交往的过程中合理地运用。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发起一个话题或维持一个话题。孤独症儿童不仅缺乏参与共同关注的能力,而且他们似乎也只能发展出非常有限的方式来使用语言。就是说,他们几乎不会使用语言来发起社交互动。与此同时,他们的倾听能力和理解能力也明显低于普通发展的儿童。所以,通常的表现是在语言交往中自说自话,或者问而不答,抑或是答非所问,不懂得在与人对话时要轮流发言,也不知道要使用礼貌用语等。
    有一些研究认为主动性发起社交的缺乏可能是孤独症儿童一个关键的问题,导致非常严重的非典型发展。例如,孤独症儿童使用沟通几乎都是用于拒绝(如说“不”“走开”或“再见”),这是限制或终止社会互动的有效方法。然而,这些形式的语言互动非常有限,如果有的话,就是社交学习的机会。大部分教导互动的时间里,孤独症儿童都是对成人的主动性发起做出反应。他们自发的语言则是很少,若有的话,孩子的社会性主动发起也并不是以提问题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从他人那里获得信息为目的的。

发布于2017年10月04日 08:27 | 评论数(2) 阅读数(169) 我的文章

对教育公平问题的新思考


    教育公平,从范畴意义上看,是一个反映教育质的范畴,而不是反映教育量的范畴;从教育本体角度看,教育公平是指教育活动中对待每个教育对象的公平和对教育对象评价的公平;从教育本质意义上看,教育公平包含教育平等及其合理性两重质的规定。目前随着全纳教育研究的不断深入,教育公平问题已成为人们新的思考方向。
    首先,从全纳教育产生的背景来看。法律基础方面,先后发表的一些国际性文件,如《世界全民教育宣言》、《萨拉曼卡宣言》等,以及各国相应的法律法规,如我国的《教育法》、《残疾人保障法》等都明确规定了包括残疾儿童少年在内的所有儿童少年平等的教育权利。思想基础方面,现代人权教育观、素质教育理念等都鲜明地提升了学生在教育中平等的价值主体地位。实践基础方面,国内外一体化教育的思想理论、方法与途径,为残疾儿童少年平等参与社会提供了成功的经验并指明了发展方向。这些都鲜明地体现出对教育公平的价值追求。
    其次,从全纳教育的目的意义来看,全纳教育是立足于全体国民的全民教育,其主要通过全纳学校提供满足全体学生各自特殊需要的成功教育,让包括特殊需要学生在内的所有学生,在教育权利、教育机会,课程、教学评价等备方面,从形式到实质上都平等参与教育的全过程.享有满足其特殊需要的成功教育,实现学生潜能与个性最大程度的发挥。可见,全纳教育内在目的意义是保障所有学生平等民主的教育权利,提升所有学生的主体地位,最大化地发挥学生的潜能与个性。其外在目的意义是充分利尉现代科技、经济、社区等条件,优化与开发教育资源,普及提高包括特殊需要学生在内的全民素质教育。全纳教育引发着人们对教育公平的思考。
    另外,从全纳教育的实践来看,教育资源的有限引起人们对一系列问题的思考,包括对特殊需要学生与非特殊需要的学生如何公平分配资源问题的思考,以及在教育内容结构的设计及实施上,对教育对象获得利益的公平性及其获得方式的合理性等问题的思考。

发布于2017年07月19日 16:29 | 评论数(0) 阅读数(221) 我的文章

   1 2 3 4     共有记录数:32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