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要学会尊重父母


    小孩子和青少年都必须深刻认识到,他们的父母也是“人”,他们也有感觉,也会疲劳,也会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亲爱的,我现在实在是太累了,我觉得我都要晕倒了”——而他们的身体语言比话语更能说明这一点。父母还不得不说:“是,我犯了一个错误。我没有认真想清楚,就不准你出去玩。”承认自己的缺点是一种力量的标志——也证明了父母对孩子的爱有绝对的自信。它还向孩子们表明,当他们犯错误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勇敢地承认,并同样得到谅解。
     尤其需要告诉青少年,即便父母客观上是错误的(对其他的民族有不正确的看法,打扰教练的训练过程,对孩子过度保护溺爱),他们也应该得到尊重——不是因为父母在这个具体问题上的看法,而是因为父母的身份。无论父母有什么错,没有他们,孩子也就不可能存在。没有这个孩子,父母可以用多出来的25万元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他们觉得拥有一个孩子是值得的。一个孩子可能在某个时刻不是特别喜欢他的父母,但是即便是出于公正(或者说感恩)的原因,孩子也必须尊重父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仅仅是犹太教和基督教道德标准中特有的信念。它是一件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事情。可以在儒家思想、老子学说、古巴比伦的赞美诗、古希腊和古罗马的著作、美洲土著和萨摩亚人的传说,以及过去3000年来每个文明的几乎每个民间故事中,都能找到这样的思想。

发布于2014年05月22日 15:30 | 评论数(2) 阅读数(678) 我的文章

早产儿的个别需求


    当胎儿还在母亲子宫中发育的几个月中,他们受到充分保护,不会受外界环境剧烈变动的影响,悬浮在羊水中的胎儿也没有重量。心理学家艾尔斯和其他学者为了减少育婴室的环境干扰,发展出一种针对每个早产儿的不同情况提供个别照护的方式。婴儿刚出生的头几天,他们就为婴儿进行详细检查,并且根据检查结果拟定个别照护计划。唯有在完成了详细的早产儿行为评估后,他们才根据个别情况,调整灯光、声音、位置和拟定特殊照护计划。针对体重特别轻、风险高的早产儿个别需求所拟定的特殊照顾计划,将婴儿的行为需求和环境需求都纳入考虑范围,对于早产儿早日恢复健康有很大的帮助。
     研究人员观察到,在利用这种方式进行的两个随机实验中,接受个别行为管理的婴儿使用呼吸器和补充氧气的天数都大幅减少,平均每天清醒的时间增加,比一般早产儿提早好几天出院,同时也较少发生内出血。这些婴儿出院后的行为发展比较正常,他们的父母也比较能够感觉到他们的需求,也能比较愉快地和他们互动。如果早产儿比较有反应,通常父母也会比较容易适应生下早产儿的情况。随着婴儿成长发育,父母在观察早产儿和协助护士发展照护计划的过程中也获益良多。

发布于2014年05月15日 08:26 | 评论数(2) 阅读数(637) 我的文章

新生儿与母亲“早接触”和“晚接触”的利弊研究


    研究人员分别在三个阶段观察三组母亲与婴儿的互动:出院前、出院一周后以及出院一个月后。生下足月婴儿的母亲比较常对婴儿微笑,也比较会和婴儿有完全的接触。然而,与早产儿分开及有机会与早产儿接触的两组母亲,则没有明显的行为差异。不过与婴儿分开的母亲,如果生的是第一胎,则对照顾婴儿的自信心会不太足。
     当母亲第一次获准进入育婴室碰触早产儿的时候,她们的典型反应都是先绕着保温箱走一圈,然后用指尖碰触婴儿的四肢。这些反应和足月婴儿的母亲很不一样,足月婴儿的母亲第一次探视婴儿时,离开前都已经会用手掌抚摸婴儿的身体。足月婴儿的母亲也比较常和婴儿面对面相互凝视。
     有趣的是,在研究期间,能和早产儿接触的二十二位母亲中,只有一位离婚,而和早产儿分开的二十二位母亲中,却有五位离婚。值得注意的是,早产儿的父母加入这项研究的先决条件是,他们必须打算亲自抚养孩子。尽管如此,在于早产儿分开的那组,仍然有两对父母后来决定把孩子送给别人抚养,因为爸爸和妈妈都不想要孩子的监护权。
     克利夫兰大学医院进行的一项研究把五十三位生下早产儿的母亲分为“早接触”和“晚接触”两组。“早接触”这组母亲在婴儿出生后一到五天,就获准进入育婴室照顾小宝宝。 “晚接触”那组的母亲则得等到婴儿出生二十一天后才能进入育婴室。她们在最初三个星期内,只能隔着育婴室的玻璃窗看看自己的小孩。
     研究人员在婴儿出院前和出院一个月后,都以影片记录两组母亲喂奶的状况。“早接触”的这组母亲在出院前拍摄的喂奶影片中,注视婴儿的时间显然比另外一组母亲多。在婴儿出院一个月后的喂奶影片中母亲注视婴儿的时间,与婴儿在四十二个月大时根据斯坦福一比奈智力测验所测出的智商之间,出现发人深省的关联性。也就是说,较早与婴儿接触的母亲喂奶时注视婴儿的时间比较长,这些婴儿测出来的智商分数也比较高,“早接触”的这组孩子平均智商是99分,而“晚接触”的这组孩子平均只有85分。
     两组研究人员都发现他们无法同时在育婴室进行“早接触”和“晚接触”的研究,因此他们都先花三个月进行“晚接触”的研究,然后再花三个月做“早接触”的研究,免得“晚接触”那组母亲看到另外一组母亲居然可以进入育婴室照顾小孩而感到不平。最后,两组研究都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必须终止,因为参与的护士觉得太痛苦了,有的护士甚至开始觉得不公平,因为没有让所有的母亲都及早接触到自己的孩子。无论如何,这两个研究都为准许父母进入早产儿育婴室开启了一扇门。

发布于2014年05月14日 16:26 | 评论数(1) 阅读数(1100)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3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