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融合教育的规模之争


    融合教育规模之争主要集中在特殊儿童将在多大范围内与普通儿童一起就读于融合学校,是不是所有类型的特殊儿童将都被融合。对此,有人极力主张取消特殊学校,将特殊儿童全部安排在普通学校就读.如雷诺(Reynolds)1989年提出,特殊护理学校、寄宿学校和机构安置应该彻底取消,以便所有学生能在普通教育学校中接受教育。有人主张保留特殊学校,将特殊儿童安排在特殊学校就读。多数人主张,让儿童在最少受限制的环境中受教育,依据障碍程度的不同,设置各种类型的特殊教育形式,制订个别化教育计划,使大多数特殊儿童尽可能在普通学校或普通班中与健全儿童一起学习和生活,改变以往主要将特殊儿童集中到特殊学校,将他们与健全儿童隔离开的传统教育方式,达到将特殊教育的“支流”回归到普通教育的“主流”中,特殊教育与普通教育融为一体的目的。但不完全取消特殊学校,特殊学校仍将发挥接收、教育障碍程度重、不适合在普通学校学习的学生,向普通教育学校提供特殊教育咨询服务等作用。
     融合规模的大小可根据特殊儿童的障碍类型、障碍程度、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学校教育教学条件等诸多因素的不同而酌情考虑不同的安置模式。例如《确保所有特殊儿童接受免费合适的公共教育:美国教育部向国会提交的残疾人教育法案执行情况第21份年度报告》提供19 96-19 97年度智力障碍儿童的教育安置情况是:普通班级占11%,资源教室占28%,家庭或医院占0.5%,寄宿机构占0.5%,隔离机构占6%,隔离班级占54%。而听觉障碍儿童的教育安置情况为:普通班级占38%,资源教室占18%,隔离班级占26%,隔离机构占8%,寄宿机构占9%,家庭或医院占1%。可见智力障碍儿童与听觉障碍儿童的安置形式有较大的差别。

发布于2016年12月27日 14:27 | 评论数(0) 阅读数(274)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1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