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教育的产生与发展


    对融合教育做历史考察,我们需要回溯到整个特殊教育发展历程之中。我们知道,世界特殊教育发展的整体趋势是由隔离走向融合。在隔离式的特殊教育时期,特殊儿童与普通儿童分别居于不同的安置方式,泾渭分明,特殊教育与普通教育是并行的双轨,极少存在互通。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公平理念的深入人心,使得传统的隔离教育逐渐受到置疑,普通教育与社会开始向特殊儿童开放,融合教育的理念遂逐渐产生和形成。
    在融合教育的酝酿过程中,北欧率先出现的“正常化”(Normalization)思潮对融合教育的发展起到了直接的奠基和推动作用。1968年,瑞典学者本格特•尼尔耶(Bengt Nirje)出席在美国召开的智力落后问题研讨会,对正常化的思潮做了介绍,提出“保证智力落后者应尽可能使他们日常生活的类型和状态与成为社会主要潮流的生活模式相接近”。正常化思潮蕴含着一种比隔离式教育更加公平与民主的理念,反映了人们对特殊教育公平的理解和认识,适应了人们对革新隔离式特殊教育方式的迫切愿望。在正常化思潮的传播和影响下,欧洲和北美的国家开始反思传统的隔离式特殊教育,并力图将正常化思想融人和践行到特殊教育改革之中,从而产生了特殊教育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融合教育运动,从根本上打破了特殊教育与普通教育之间的藩篱。正常化思潮下的融合运动在以美国为代表的北美洲通常被称为“回归主流”运动(Mainstrcaming),而在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则被称为“一体化”运动(Integration)。二者之间只是称谓上存在差异,其核心理念与实施模式都是趋同的,都是在正常化思潮影响下将特殊儿童融入普通教育机构和主流社会中的实施活动。“回归主流”和“一体化”运动形成的一些理念和思想,如“最少受限制环境”、“个别教学计划”、“资源教室”等,极大地推动了融合教育的实践和发展。残疾儿童有了更多的机会融入主流社会之中,受到更有针对性的教育,教育的公平和权益得到了进一步的保障。“回归主流”(“一体化”运动)真正开启了融合教育的实践,但它在发展和实施中还存在着一些无法解决的矛盾和问题,对其实施模式的批评与反思特别是对教育公平的根本诉求,引发了人们开始思索更合理的融合教育发展形式。

发布于2018年11月14日 09:29 | 评论数(0) 阅读数(12) 我的文章

特殊教育课程理论研究的回归途径


    从特殊教育发展的需要来说,特殊教育课程理论研究缺失的这种困境是不应该维持的。只有打破这种困境,寻找它的未来发展道路,才有可能使特殊教育的发展找到一个新的起点。
    “一种理论的形成总是依托于一定的研究范式,研究范式变了,其理论体系的结构也将随之发生变化……要想建构起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在研究方法上就应该转化自己的范式。”过去,特殊教育课程理论研究只是一味移植普通教育的课程理论,或者热衷于介绍和借鉴国外的理论,很少关注特殊教育自身的教育实践问题。因此,要转化研究范式,首先必须实现这种“移植”研究向对特殊教育自身最基本问题进行“本体”研究的转换,特别是要研究目前面临的特殊学校课程如何改革、怎样实施改革等一系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才能建构起其自身特色的特殊教育课程理论,才能为特殊教育的课程改革起先导性和引导性的作用。
    其次,实现“演绎”研究向“归纳”研究的转换。应当说,演绎研究和归纳研究都是教育科学研究的有效方法,但在目前我国特殊教育课程理论研究十分贫乏的现状下,我们需要在研究中更多地关照特殊教育课程改革的现实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掌握来自实践方面的大量可靠的第一手资料,以实现自下而上的、以“实证——实验”为基础的归纳式研究,然后在归纳的基础上,抽象出特殊教育课程的基本理论。这样的研究才可能既具有一定的理论品性,又能关照到实践的层面,解决面临的实际问题。

发布于2018年10月24日 08:25 | 评论数(0) 阅读数(21) 我的文章

顶层设计构建城市和农村随班就读工作的模式


    1.依托市智力障碍教育资源中心,加强随班就读和资源教室工作的指导和管理
     杭州市成立了杭州市智力障碍教育资源中心,依托市智力障碍教育资源中心深入推进随班就读工作。依托市智力障碍教育资源中心开展随班就读师资培训,连续三年举办杭州市资源教师培训班,聘请专家学者组建杭州随班就读工作顾问团;通过专家讲座、同行交流、组织考察等多种形式的培训,在全市培养了200位资源教师,形成了“专家学者一特殊教育专业教师一资源教师”三部分人员组成的专业梯队;依托市智力障碍教育资源中心组建业务指导网络,形成了“杭州市智障教育资源中心一各区县(市)特殊教育中心(资源中心)一首席资源教师”三级业务指导网络;依托市智力障碍教育资源中心开展随班就读课题研究;依托市智力障碍教育资源中心开展资源教室绩效评估;连续三年开展杭州市合格资源教室评估工作,通过评估,有80个资源教室被评为杭州市合格资源教室,计划通过2012年的评估,将使全市的合格资源教室达到100个。2013年将开始进行示范性资源教室的评估,通过此项工作,切实加强了全市随班就读资源教师队伍的建设,有力地保障了资源教室工作的持续深入发展。
     2.提供支持保障构建城市和农村随班就读工作的模式
     根据城市地区和农村地区的基本情况,在多年研究和实践的基础上,创建了“零拒绝、全覆盖、多模块、支持性”的城市随班就读工作模式和“适宜性安置、协同化运作、多平台支持、个性化培育”的农村随班就读模式。

发布于2018年07月05日 16:24 | 评论数(0) 阅读数(78) 我的文章

用眼神对孤独症儿童进行主动性交往


    在普通儿童的发展过程中,利用肢体语言来与父母或照料者进行沟通的行为在他们大概3~4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比如,4个月大的宝宝,在妈妈下班后来到他的小床前时,他会用张开自己的小手的方式来告诉妈妈“你抱抱我吧”。到12个月或稍早一些的时候,他们能够指着物品在物和人之间有规律地来回看等。
    所以,在教导孤独症儿童用眼神进行主动性交往时或之后,还要教导他们用肢体语言来进行主动性交往。步骤还是和教导用眼神来进行主动性交往一样。首先,还是找到孩子喜欢的物品或活动。创造一个主动性交往的机会,利用合理的示范和辅助教导孩子正确的行为,再通过给予自然强化来强化所期望的行为。待孩子逐渐出现主动性交往的肢体动作之后,使用时间延迟法来增强他们的主动性交往行为,直到他们能够独立地通过肢体动作来发起主动性交往。下面举例说明。
    小锐与他的妈妈一起参与了PRT的训练。通过与妈妈的交谈和对他的观察,教导者发现他对于触觉类的游戏非常感兴趣。于是,教导者要求妈妈将小锐放在一个“懒骨头”上面,然后教妈妈用“小蚂蚁,爬爬爬”的方式去搔他的痒痒,小锐哈哈地笑个不停。反复几次之后,妈妈突然停下来,看着他,他也看着妈妈,与此同时,教导者在一旁用全身体辅助小锐(把着小锐的小手)去拉妈妈的手,然后将妈妈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妈妈马上开始继续和他搔痒痒。在他笑得很开心的时候,妈妈又突然停下来,创造了一个让小锐主动性发起要求游戏的动机。经过十几次的练习,小锐在与妈妈玩这个游戏时,可以很主动地去拉着妈妈的手来要求妈妈继续这项活动了。

发布于2018年05月22日 09:25 | 评论数(0) 阅读数(70) 我的文章

特殊儿童箱庭疗法的应用


    箱庭疗法是在治疗者的陪伴下,来访者从玩具架上自由挑选玩具,在盛有细沙的特制箱子里进行自我表现的一种心理疗法,是一种将分析心理学理论同游戏以及其他心理咨询理论结合起来的心理临床方法。
     箱庭疗法的治疗要素主要包括治疗者、沙箱、沙、玩具等。治疗者可以为来访者营造一种自由、信赖而安全的氛围,这种安全与受保护的空间能够鼓励来访者去体验自己内在的无意识的自我。因此不仅需要具有出色的心理治疗技术和完善的人格,还需要“具有鼓励和激活心灵自我治愈能力的那种能力”。沙箱是一个有边界限定的容器,一般内侧统一为57cm*72cm* 7cm,外侧涂深颜色或木本色,内侧涂蓝色。这一容器既确保了箱庭制作者在限定的空间内自由地表现其心理内容,又能够帮助他们获得自我约束的能力。箱庭中的沙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沙与儿童具有天然的亲和力,也往往与自然、灵性联系在一起。它是能量的象征,沙的流动感如同水一样,让人体验到一种自由和生命感,对沙子的移动、利用可以理解为个体对自身心理能量的调控和重新分配。箱庭中的玩具可以是包括人、动物、建筑物、桥梁、交通工具、家具、食物、植物、石子、贝壳等在内的任何微缩模具。它们是将箱庭制作者无形的心理内容具体化的重要媒介,如同文字的作用一样,是其内心世界的象征性语言和投射性展现。玩具的种类和数量越丰富,来访者能够选择使用的象征性“词汇”也就越丰富,就越有创造性。

发布于2018年05月09日 12:27 | 评论数(0) 阅读数(80) 我的文章

特殊儿童康复的评价内容和评价形式


    (一)评价内容
    康复训练效果的评价是针对康复训练的内容和学生在康复训练阶段取得成绩的评价,评价内容包括感知觉、运动能力、认知能力、语言交往能力、生活自理能力、社会适应能力等六个领域,与康复评估几乎相对应。元平学校根据学校实际及学生情况,已制订出关于感知能力、运动能力、劳动技能等方面的阶段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
    (二)评价形式
     1.康复人员评价
    康复人员参与智障学生康复训练的评估、计划的制订与实施等全过程,对学生训练情况比较了解,根据评价量表和训练过程中的观察可以对康复领域做出全面的、综合的评价。康复人员评价是训练效果评价的必不可少的形式。
     2.教师评价
    教师比较了解学生在课堂及学校生活中的表现,同时教师也参与到教育康复、职业康复中,不仅可以配合康复人员的评价,同时也可以自己做出评价,以检测康复训练的效果。
     3.家长评价
    家长对子女的进步和发展最为敏感,能很快捕捉到孩子的不足和进步。对康复训练效果进行评价,不仅仅是老师的任务,还包括家长的参与。在康复训练前,家长要参与基线评估,同样,在康复训练结束后,也要参与训练效果的评价。元平学校认识到家长参与的重要性,不仅在期末评估中需要家长填写意见,在每次康复训练营结束后,也需要家长填写康复服务满意度问卷,如下:
     4.同学评价
    同伴支持在智障学生康复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孩子同样可以看到彼此的进步,同学评价主要是言语评价,是以上评价形式的补充,而且他们对彼此的评价需要教师的参与和引导。

发布于2018年05月03日 08:29 | 评论数(0) 阅读数(114) 我的文章

隔离式特殊学校教育的历史


    到了近现代,我国特殊儿童的教育开始以学校形式为主。以学校形式为主的特殊教育是我国特殊教育发展的第二个阶段。随着特殊学校的不断增多,特殊儿童接受学校教育的机会和权利也在增加,这时特殊教育就开始从理想逐渐走向现实,特殊学校就成了特殊教育从理想走向现实的主要推动力量。据考证,我国在夏商周时期就出现了公有性质的特殊教育学校,但数量极少。到近现代,我国出现了大量的由传教士举办的特殊学校,如“瞽叟通文馆”(1874年,苏格兰教会人士William Murray在北京创办)、“启喑学馆”(1887年美国传教士A.T.Mills在山东蓬莱创办)等。1921年江苏省立第三师范附小为智力障碍儿童开设了“特殊学校”,揭开了中国特殊教育各领域发展的新纪元。新中国成立前,共有42所盲聋学校,2380名在校生。新中国成立后,特殊学校成为国民教育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特殊学校形式的特殊教育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1874年,英国苏格兰长老会传教士威廉•穆恩( William Murray)在北京东城甘雨胡同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盲校——瞽叟通文馆,后曾改名启明瞽目院,招收社会盲童学习文化和劳动技能,传播宗教。这是中国的第一所盲校,即现在北京市盲人学校前身。学校最早引入布莱尔盲文体系,结合中国的语言文字特点,创建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套盲文系统——康熙盲字,又称“瞽目通文”。该系统是根据布莱尔的六点盲字符型和康熙字典的音韵,以北京语音为基准,整理了代表中国北方常用单字的408个字音,用40个数字符号组成408个音节,每个音节由两个数字盲符编成编码以表示不同的读音,并以前后两个盲符号位的高低区分声调。“瞽叟通文馆’’为中国近现代特殊教育提供了基本范式,对学制、课程、教材等都提供了样板。

发布于2018年04月25日 12:28 | 评论数(0) 阅读数(104) 我的文章

听力障碍儿童医教结合的基本原则


    1整体性
    系统方法是系统地研究和处理有关对象整体联系的一般科学方法论。三大板块之间既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前者是后者发展的基础,后者又是前者的扩充与发展,它们相辅相成,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这里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将整个聋儿教育康复系统分为三大板块,只是为了逻辑的清晰与叙述的方便,实际上三大板块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总体,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例如,听觉康复必然是与发音诱导及发音矫治同步进行的;另外,在语言训练中也会同时涉及构音与语音训练。
    2.联系性
    在整个大系统中,听觉康复、言语矫治与语言教育可分为三个子系统,它们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如言语矫治子系统,在结构上,它是联结听觉康复与语言教育的中介物;在功能上,它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又如,对于人工耳蜗植入,只关注人工耳蜗手术的作用,而忽视术前与术后的康复训练,那就等于割裂了各子系统的必要联系,自然无法发挥系统的整体效应。同样,聋儿康复中,如果只关注语言教育或其他教育康复,忽视医学康复,那么这种康复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3有序性
    从昕力障碍儿童康复系统来看,横向结构为:听觉康复——言语矫治——语言教育,其实质反映的是聋儿康复过程的时间顺序,即先医后教,医教结合。纵向结构为:理论基础——康复内容——康复手段,其实质反映的是具体康复的有关理论与实践。
    4动态性
    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科技的日益进步以及整个社会希望听障儿童回归主流的热切愿望;其发展变化的方向与趋势就是:人们对医教结合的康复理念的理解更为全面与统一,社会经济的发展能使更多的聋童享受高科技成果。

发布于2018年04月03日 14:27 | 评论数(0) 阅读数(113) 我的文章

信息无障碍建设法律法规支持体系存在的问题


    信息无障碍建设是一个跨专业、跨领域的事业。通过对我国信息无障碍法律法规支持体系的构成和内容分析,可以看出我国信息无障碍建设法律法规支持体系还处于起步阶段,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关于环境无障碍的立法是零散的,未能体现出残疾人深层次的信息需求。虽然我国无障碍环境建设的标准、规范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已经出现在法律法规文件中,但这些文件并没有自成一体。残疾人可使用的公共设施、交通、建筑等标准不断修改,造成公共设施、设备等处于不断整改或标准不一的状态。这主要是我国立法对残疾人的需求未进行系统分析和长远的考虑所导致。美国关于无障碍建设的标准的特色之一,就是在公共建筑、交通设施和住宅实施无障碍设计的要求方面,是一个整体的概念。而我国最早只是强调在城市道路上的无障碍。目前我国在居民住宅上还没有明确的规定,也缺乏公共图书馆、公同等的无障碍设施的立法或规范,这些空白将为残疾人利用这些公共文化机构获取信息带来更多的成本和障碍。
    第二,关于信息无障碍的立法是零散的。这种现象在通信行业、公共文化服务机构行业尤其突出。一方面,我国电信领域未能考虑到残疾人的通信需求,对残疾人的关注很低,对残疾人的信息需求关注就更低了;另一方面,我国公共图书馆条例各自为政,对残疾人的服务存在很大的随意性,有条件的图书馆就可以为残疾人提供相关辅助设施,没条件的图书馆就忽略了残疾人也有使用公共设施的权利。
    第三,从总体上看,信息无障碍的根本法、基本法、专门法和相关法之间在内容上的衔接性也不够紧密。
    第四,与信息无障碍建设直接相关的地方立法尚不全面、系统。目前中国有34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36个一级大城市. 200多个二级城市、而却只有相关地方性立法3个、地方政府规章1个、地方规范性文件115个,这显然与实际需求不符。

发布于2018年02月06日 15:26 | 评论数(2) 阅读数(236) 我的文章

融合教育的核心思想


    融合教育的核心思想是“教育应当满足所有儿童的需要,每一所普通学校都必须接收服务区域内的所有儿童入学,并为这些儿童都能受到自身所需要的教育提供条件。学校不能只为一部分普通儿童服务,而将另一部分儿童拒之门外”,这里的“另一部分儿童”其实是指特殊儿童。融合教育实质上主张将特殊儿童与普通儿童在普通班级混合就读,然而这可能只适合于少数资质优异的特殊儿童。如果把资质一般的特殊儿童也安置于普通学校,就可能会增加他们生活、学习中的挫折感,不利于他们身心得到最优化的发展。因此,特殊教育工作者和家长将特殊儿童进行安置时,必须针对特殊儿童的具体情况区别对待,采取适合特殊儿童身心发展的教育形式,即在特殊教育领域中实施因残施教,从而探索出一条投资少、见效快、效益大的特殊儿童教育发展的特殊教育新模式。
     因残施教就是根据特殊儿童自身的愿望、能力发展水平,针对特殊儿童的个别差异、年龄特征,及残疾的类型、性质与程度不同,有的放矢地对他们进行有差别的教育、教学,使特殊儿童获得最佳发展。实施因残施教所要遵循的基本要求:①因残施教应根据特殊儿童接受能力的不同,把他们安置在能够满足他们需要的教育场所,进行有目的、有计划、有区别的教育,使他们获得最佳的发展。②因残施教应根据特殊儿童残疾类型的不同,对特殊儿童进行有目的、有计划、有区别的教育。③因残施教应根据特殊儿童残疾性质的不同,对他们分班进行有目的、有计划、有区别的组织教学。④因残施教应根据特殊儿童残疾程度的不同,对他们分班分组进行有目的、有计划、有区别的组织分类教学。
     因残施教是特殊儿童身心发展的客观规律在教育、教学中的反映,特殊学校和其他特殊教育机构在教育、教学中只有针对特殊儿童的共同特点和个别差异实施因残施教,才能更充分地调动特殊儿童学习的自觉性和积极性,充分发掘特殊儿童的内在潜能,以使更多特殊儿童达到培养的要求。因此,因残施教在特殊教育中有重要的意义:①因残施教是保障特殊儿童受教育权利的最佳体现。②因残施教是促进特殊儿童身心健康发展的有效途径。③因残施教是因材施教在特殊教育上的具体体现。④因残施教是实现残疾人就业的重要保障。

发布于2018年02月05日 08:29 | 评论数(3) 阅读数(268) 我的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  共有记录数:135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