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数据记录判断儿童语言能力是否有进步


    如何判断儿童有没有进步?收集数据很重要,凭它你就能知道他学会了多少。这样做对孩子和你都很棒。有时候你会感觉好像没有多大成效,但是你能够从数据中真正知道你和儿童学了多少。
    数据的收集在语言行为教学中是非常重要的部分,课程进展得越来越复杂时,你就会很高兴记录了数据。可以使用和追踪问题行为同样的计数器来追踪进步的成效。可以去文具店或是网上买几个计数器。在一天之内的不同项目课程中,使用不同的计数器。在要求课程中,每位训练师都应该用计数器收集这名学生出现要求行为的数据。将每次要求训练中学生所出现的要求次数记录在本次课时长度的旁边,然后把计数器的数字归零,以备下一次上课时使用。
    还可以在要求课程中同时使用两个计数器以统计孩子要求的次数,一个用来计算辅助后的要求次数(你用口语提示说“薯片”,学生仿说“薯片”);另一个用来计算孩子独立完成要求的次数(孩子不需要口语提示就能说出要求来)。开始阶段,经辅助的要求数量应该至少是孩子独立要求数量的两倍。
    代替计数器的一个方法是制作一张简单的表格,在上面列出这五样要求目标,孩子每一次说出那个字就做个记号。这会帮助你看出孩子对哪些物品要求的频率高,对哪些物品要求的频率低。
    不管通过哪一种方法,都可以得知课程效果如何,它是怎么进展的。这些记录还会激励有进取心的教师更努力地帮助孩子提高每天、每周的要求次数。在继续更高阶的要求课程之前,必须确定孩子的语言基础已经足够稳固了。

发布于2016年12月28日 16:29 | 评论数(2) 阅读数(261) 我的文章

随班就读与融合教育的几点显著不同


    (1)随班就读参照了西方融合教育的做法,例如,也是将特殊儿童安置于普通教室,逐渐重视学生的潜能的鉴定与开发;另一方面,它也保留了某些苏联教育的影响,例如,重视对学生的缺陷进行补偿与矫正,这些缺陷学的理论与方法在中国特殊教育领域受到重视,其效果也为实践所证明。
     (2)融合教育以西方的自由、平等、多元的社会文化价值观念为基础,而中国特殊教育发展生长于传统儒家教育思想的历史文化背景之上,并体现社会主义的政治与教育理念。
     (3)随班就读处于起步阶段,还比较简单、粗糙,并不像融合教育那样具备一个理想的教育哲学或完备的教育目标、方法体系;随班就读只是解决我国特殊儿童教育问题的一个切实可行的具体实施方法。西方“瀑布式体系”较系统,供选择的层次较多,而我国以随班就读为主体的发展格局比较简单,层次较少。
     (4)融合教育的根本目标是要在普通教室为包括特殊儿童在内的所有儿童提供高质量的教有,面向的是全体学生;随班就读的服务对象目前来说还是以盲、聋、弱智三类特殊儿童为主,许多中重度残疾、综合特殊儿童以及其他残疾类型的儿童还没有进入普通学校,还没有上学接受教育的机会。
     尽管随班就读与融合教育具有一定的差异,但是肖非教授坚信中国的随班就读最终会“演变成为真正的融合教育”。从随班就读与回归主流的比较以及随班就读与融合教育的比较来看,我国开展随班就读的初衷是尊重特殊儿童的教育权利,但根本的出发点是为了普及义务教育,让特殊儿童与普通儿童享有平等的教育权。

发布于2016年12月21日 15:30 | 评论数(0) 阅读数(1080)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2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