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预:多重作用的选项


    近来,经常出现这样的问题,那就是在特殊教育领域中早已存在那么多与行为问题有关的术语,为什么“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 ADHD)突然成为了一个风行一时的术语?它由何而来,最初是怎么产生的?
     答案当然是它并非新的术语,在1990年出版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次修订本)(ICD - 10)中就已出现,并被描述为“活动过多症”。这种分类基本上仅仅包括那些兼有多动/冲动( HD)和注意力不良(AD)这两类症状的综合型( AD/HD)多动症学生。按照这类标准,美国只有0.5%的儿童会被认为患有“活动过多症”,但相比起来,按照广义的AD/HD类术语来诊断,美国有3%~8%的学生患有多动症(S. Goldstein and M.Goldstein,1992)。
     问题在于,在当前特殊教育需求以及行为问题平台上,ADHD处于哪个位置上?一项改变对ADHD认知的政策是2003年出台的《反残疾人歧视条例》( Disability and Discrimination Act),它也是对《开业法规修正版》(Re-vised Code of Practice)(2001)的补充。该法案明确指出,ADHD确实是一种残疾,因此不管在工作场合,还是涉及更大范围的社区,都必须对该症患者予以理解和包容。
     正如对待大多数残疾人一样,对多动症患者采取的措施应该是多学科的,有若干机构需要与学校一起投入,包括健康及社会服务机构,居住管理部门及青年违法管理团队。
     针对青年犯罪行为,目前已有若干机构协作的合约出现,合约中包括了针对反社会行为的协约( antisocial behavior contracts)o这些条约是年轻人、当地房屋管理处或房东与当地警察之间的书面协议,列出了给持续违法者制订的行为目标,针对10—18岁的年轻人。
     这些合约,同父母行为条例( PCs)及反社会行为法令(ASBOs) -起,是目前聚焦于多机构合作的一个典型例子。当然,尽管只要存在能够增加违法风险的因素,大多数多动症学生当然不应该对青少年违法负责,但是如果上述的局面没有很好应对的话,犯罪的风险就会增加。最近社会各界[《格林日报》,《关注每个孩子》( 2003. 9),有关特殊教育需求(SEN)的新文件,《克服成就障碍》( 2004)以及新儿童法案(2004)]提倡一种新的架构,人们希望,这些架构将开始对那些现在还在为失败苦恼或已经进入了援助系统中的孩子们发挥作用。

发布于2017年02月09日 08:25 | 评论数(0) 阅读数(264)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1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