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常教育的目的是如何形成的?

    对于这个问题,简单回顾一下美国超常教育史可以帮助我们理清思路。起初,社会达尔文主义是影响“超常儿童”鉴别的主导思想,“超常儿童”是当时发明的一个新概念,在当时的工业时代,与儿童期和成年期之间的过渡阶段“青少年期”概念的发明异曲同工。高尔顿对天才遗传基因的研究不仅出于他个人的求知欲,也受“维护民族的伟大性”这一动机的驱使。对于组织了首个大规模超常儿童纵向研究(主要通过智商测验鉴别超常儿童)的推孟而言,高智商的孩子不仅比其他孩子“更聪明”,也体现出通过种族进化获得的更强的适应性。“人种改良”是20世纪早期众多社会活动家的内在动机。与之相对,以智商180以上的孩子为研究对象,开启了一种新的传统——强调超常儿童自身的独特教育需求:帮助绝顶聪明又有社会情感困难的孩子,这是当代“超常能力”定义中“发展不同步性”的前身。20世纪50年代末,苏联的人造地球卫星让美国人震惊,之后的70年代和80年代,经济科技竞赛和国家利益的其他方面为超常教育潮流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
    如果“专长一创造力”之间的争议是就终极目标而言,超常教育的理想状态是培养训练有素的专家以及“满足社会基本需要的才能”,还是培养高水平创造型思考者和执行者,那么“超常儿童一才能发展”之间的争议就是,超常教育应该为超常学生自身的内在需求服务,还是要在提高学生个人成就的同时满足社会需求。

发布于2016年10月10日 14:26 | 评论数(2) 阅读数(243)

评论

左手握右手 发表于2016-10-10 15:44:01

    有争论是好事,最终还是以实践为验证手段。
cvnbsd 发表于2016-10-10 15:11:01

    以人为本是美国人,举国体制是苏联人,我想在超常教育上是美国人干得好。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