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儿童感官发展促进智力提升


    1.视觉
    孩子依赖视觉学习胜过任何其他感官,视觉所带给大脑神经的发育也是脑神经线路成长的主要来源。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这些感官在出生时已大体发展完成,视觉发展较晚。初生婴儿眼睛尚不会对准焦距,两个月左右眼看见的是两个影像,四个月大时可以看见一个影像,并对任何距离的物体对焦,对移动的物体特别有兴趣。下列这些方法有助于对婴孩的视觉进行训练,帮助孩子的神经丛网络成长更稠密:
    ①床单要使用亮丽的颜色,墙壁上贴上各种形状的图案、动物图形等;
    ②房间光线要充足;
    ③多看看图识字的书,多看彩色动物故事书;
    ④多看儿童电视节目;
    ⑤常在社区、公园、杂货店等散步。
    2.听觉
    加州大学尔湾(Irvine)分校的神经生物学中心,做了这样一个实验:给36个大学生听莫扎特的D大调双钢琴奏鸣曲10分钟,然后给他们做智商测验,发现提高了9分。这一实验被称为“莫扎特效应”。研究人员认为,古典音乐的精巧结构可能整合了某一部分的大脑,使它更有效地工作。不过,此效应太约持续15分钟,过了这段时间,学生的智商又恢复到平常水准。但如果每天坚持听两次各15分钟的古典音乐,可永久性地提升孩子的智商。他们还发现:学钢琴等其他乐器可有助于脑神经网络成长更稠密,提高孩子的思考能力。孩童学音乐对其智力的建设性是永恒的,即便是成年人听莫扎特音乐,也能提升思考能力。既然如此,家长就让孩子多听、多弹、多唱、多学古典音乐,让古典音乐优美的旋律去建设孩子的脑细胞线路,强化他的智力吧。
    清理期及其之后在提升孩子的智商具体方法上有所不同,但其原理是一致的。家长要多给孩子提供动手、动脑的机会。如美国教育家杜威所指出的:“从做中学。”“教育即经验的改造。”

发布于2017年11月16日 09:29 | 评论数(2) 阅读数(46) 我的文章

“大特教观”的难题


    首先,在全纳视野下,“大特教观”主要从社会学的视角,把“社会排斥”理论引入教育领域,并以此作为重要的分析框架,来考察学生的社会文化背景差异,“其本身的兴趣并不在特殊教育领域……而只是把特殊教育作为一个平台来探究差异结构和文化、不平等和处境不利等问题,关注机构在‘复制’差异中的关键角色”。这种社会学批判模式“已超出了特殊教育的范畴”。因此,社会学视角中的“特殊需要”与教育学中的“特殊需要”在内涵上是不尽相同的。“大特教”把包括残疾学生在内的所有弱势或处境不利儿童归人特殊教育范畴,只是在教育平等的意义上找到“交集”。其要探讨的主要是公平教育的问题。诚然,特殊教育也涉及公平教育,但公平教育与特殊教育是相对独立、不可互相替代的两个概念。
    其次,在实践上也是难题。正如社会上人们所质疑的那样,“社会学的批判只是一种洞察,其对学校和社会的分析不能给教师和学生带来直接的、实际的影响”。由于全纳概念在性质上是不分类的,所以,从社会学来探列“特殊需要”的概念并没有“度”的限定。但是.避免消极的标签的分类不等于取消具体的特殊教育需要的诊断和评估。对于特殊教育而言,我们可以秉持消除“标签”似的分类理念,但在具体的教育过程中,则必须对学生的特殊需要的性质、类别和程度等进行具体的评估,这样才能更好地促进他们的发展。把所有处境不利儿童的教育纳入特殊教育范畴,从表面上看似乎并无大碍,但一旦涉及实施的途径和方法,就会发生问题。譬如,下岗工人、农民工子弟(如果不存在着身心残疾或障碍)的教育与特殊儿童教育,在内容、手段、方式及与心理学的联系上有许多不同,是属于截然不同的层面的问题。在教育学上,前者主要涉及的是教育政策问题,后者则主要涉及教育方法和手段的特殊性。

发布于2017年11月10日 09:28 | 评论数(0) 阅读数(41) 我的文章

随班就读发展的政策应对与出路


    从当前随班就读政策存在的问题来看,随班就读政策亟待重构和完善。要摆脱当前随班就读政策所面临的困境,在笔者看来,需进一步强化政府责任,提高重视程度,并力求从未来全纳教育发展的视角来构建随班就读政策,同时重视政策执行和制度建设,从而为我国随班就读的健康、快速发展营造一个宽松的政策环境和提供有力的支持保障。
    教育政策是政府关于教育发展的意志表现,一项教育政策的实施效果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重视程度和发展意愿。随班就读之所以能够得到大力推行与政府起初的强烈意愿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正是由于政府的重视与大力推行,“以特殊教育学校为骨干,以随班就读和特教班为主体”的特殊教育格局才得以形成。
    然而,解决了大量残疾儿童就近入学和实施义务教育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政府在随班就读这一问题上任务的完成。随班就读已经获得了蓬勃发展,随班就读的实践正在步向深入。如每年的教育部公报所展示的,大量的残疾儿童目前已经进入到普通学校随班就读。随班就读已经初步进入了一个由简单追求招收特殊儿童的数量向提高随班就读教育质量迈进的阶段。另外,随班就读这种教育方式已经逐渐由义务教育向学前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延伸,随班就读的教育体系正在逐渐形成规模,随班就读政策势必不能囿于原有的发展目标模式。如何切实提高随班就读质量,为随班就读的持续发展提供全方位的支持,是政府在随班就读政策构建中必须要回答的重要问题。作为教育主管部门的政府,对当前随班就读实践中的困境与问题,以及随班就读的发展模式作出明确回答和应对。通过进一步地制定可持续发展的随班就读政策,来强调政府大力发展随班就读的意愿和决心,从宏观角度为随班就读实践向更深层次的发展指明方向,提供支持和保障。

发布于2017年11月08日 09:26 | 评论数(0) 阅读数(47) 我的文章

“全纳教育”与“融合教育”关系辨析


    近些年来,“全纳教育”、“融合教育”等字眼频繁地出现于教育理论与实践领域,并成为当前教育研究中的热点问题之一。然而,对于全纳教育和融合教育概念本身的界定,特别是两个概念之间的相互关系等问题却缺乏深刻探讨。以至于在很多情况下,教育研究者以及教育实践者将这两个概念等同于一个概念,不假思索地随意使用。或者是认为这两个概念都是自1994年《萨拉曼卡宣言》之后影响我国的“Inclusive Education”思潮的不同翻译方式,从而在翻译表述上争论不已,难有定议。
    概念的澄清与界定是对其进行深人研究的起始环节和基本前提,概念上的混淆必然会影响我们对全纳或融合的更深层次的理解与探讨,更容易导致实践领域的混乱与不清。很明显,近些年来由于理论研究者对于这两个概念的争论或随意使用,在实践领域已经产生了消极的影响。处于教育实践领域一线的工作者,对于教育的未来发展趋势,以及他们目前参与的各种全纳或融合实践究竟是何种教育,全纳教育还是融合教育,抑或二者皆可,存在着很大的困惑与疑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这两个概念作出分析与澄清,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理论研究的问题更是一个与实践休戚相关的重要问题。

发布于2017年10月17日 09:27 | 评论数(0) 阅读数(46) 我的文章

孩子的想象力和创新力被我激发了


    一个周末的上午,老公不在家,我教女儿芳芳学画画。
    该做饭了,我打开冰箱瞅了瞅,没什么菜,于是就对女儿说:“宝贝,妈妈出去买菜,你自己在家画画好不好?”
    那时女儿已经4岁了,她很懂事地点点头对我说:“妈妈,你去吧,要是陌生人来敲门,我不开……”我心里暗自发笑,看来平时对女儿的安全教育确实起作用了,这还没嘱咐她呢,她自己就意识到了。
    轻轻关好门,我出去买菜了。
    可是等我买完菜回到家一看,却大吃一惊。
    只见女儿手拿画笔站在椅子上,正对着客厅那面雪白的墙画得“如痴如醉”!本来好好的一面墙,却被她用绿色画笔画了一个巨大的正方形,涂抹得乱七八糟。
    我心里这个气啊,一个箭步冲到女儿身边,一把把她从椅子上拽了下来。
    可是还没等我开口训斥,女儿却大声对我说:“妈妈,妈妈,你看我画的方形西瓜好看不好看?”
    方形西瓜?听了女儿的这句话,我更来气了,抬手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小屁股上:“什么方形西瓜!乱七八糟的,西瓜只有圆的,哪来的方的?你看你,把墙壁糟蹋成这样……”
    女儿一咧嘴哭了,可是一边哭,一边还不忘对我解释她画的西瓜为什么是方形的:“我画的西瓜就是方形的!方形的西瓜比圆形的好,放在地上它不会滚来滚去,而且,卖瓜的伯伯也不用再麻烦地把西瓜给堆起来……”
    听了女儿的这番解释,我实在是不忍心再训斥她了。
    把西瓜画成方形的,女儿的想象看似天真,可是仔细一想又是多么可贵!不要说卖瓜的人希望西瓜是方形的——这样堆起来很方便,即便是我们,同样也觉得方形的西瓜搁在冰箱里,既方便又节省空间。
    想到这里,我把女儿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小脸蛋,然后对她说:“宝贝,刚才妈妈不该打你,妈妈向你道歉。你的这个想法很棒,但是不能画到墙壁上去啊。来,妈妈给你一张大画纸,你再把你的这个方形西瓜画出来让妈妈好好欣赏一下好吗?”
    听了我的鼓励,女儿马上破涕为笑,认真地在纸上画了起来。

发布于2017年08月17日 15:29 | 评论数(2) 阅读数(100) 我的文章

英国:重点为特殊教育需要学生提供学习及生活所需的资助


    如前所述,英国特殊教育对象不只是“残疾儿童少年”,而是范畴更宽泛的“特殊需要学生”,包括逃学学生、行为偏差学生、吸毒或酗酒学生等各类处境不利的学生。英国特殊教育经费以联邦政府投入为主。英国政府设立具有专门用途的基金用于发展融合教育。目前英国政府的资助主要来自于两大基金,即“标准基金”( Standards Fund)和“学校创始基金”( School Access Initiative Fund)。“标准基金”主要用于为英国学校开展融合教育提供资助。“学校创始基金”主要用于帮助地方教育当局提高普通学校接收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的能力。除此之外,校外活动基金( Out of School Hour Activities Fund)和额外教育奖励(Additional EducationReward)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校外活动基金旨在帮助所有不同背景和能力的儿童与青少年,尤其是那些处境不利儿童获得提高,额外教育奖励则是为学生参与校外活动准备的基金。各项基金都有自己特定资助的范围。
    ①标准基金。标准基金按用途可分为特殊教育需要标准基金和社会全纳标准基金。特殊教育需要标准基金主要用于:促进普通学校中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的全纳教育,发展特殊学校与普通学校之间的联系;资助有情绪与行为问题的儿童;开展言语与语言治疗;与家长进行合作;对特殊教育需要的协调人、教师、辅助人员和管理人员进行培训等。
    社会全纳标准基金又分为学生保留补助金和地方教育当局创始基金。学生保留补助金主要用于培训专业人员处理学生的行为与情绪行为,预防和早期干预学生的情绪与社会发展,加强家庭与学校的联系,为有情绪和行为问题的儿童制订调控计划,鼓励家长和社区注意学生的逃学问题,为那些被学校排斥的有叛逆倾向和分裂意识的学生提供短期的教学与辅导等。地方教育当局创始基金主要用于促进小学德育与早期干预,包括促进家庭联络,改善父母的教育技巧、促进相关人员与学校的合作等。
    ②学校创始基金。目的是帮助学生更好地适应幼儿园、小学、中学的学习环境,更顺利地从一个学段过渡到另一个学段。它改善学校的物理环境。例如,改良位置、坡道、扶手、电梯以及疏散设施等;提高学习国家课程的机会,例如:配备专家和信息技术交流设备;提高学校各项设施的接收能力,例如为身体残疾学生如厕提供方便,为有听力损伤的学生设置医疗室等。
    ③校外活动基金。这一基金优先资助那些处于不利处境的学生或是低成就水平的学校和地区。通过资助这些学校和地区开展校外学习活动,包括艺术、运动、研究、家庭作业俱乐部以及志愿者行动等,鼓励并提高学生的学习欲望,帮助他们建立自尊,达到更高的成就标准。
    ④额外教育奖励。该奖励也是为学生校外活动准备的基金。基金每年资助所有类型的校外活动,如上学前、午饭时间、放学后、周末和假期的校外活动。这笔资金直接拨给学校,学校可以决定如何使用。
     从英国特殊教育资助的内容可以看出,它不仅为特殊需要学生提供相关的医疗和教育服务,还资助其参与社区生活、享受自己的休闲生活等。

发布于2017年08月09日 16:28 | 评论数(0) 阅读数(77) 我的文章

“我爱上学”,完成智障孩子的入学适应


    从智障孩子入学那天起,不仅要帮助智障新生消除对学校、班级、老师和同学的陌生感和恐惧感,还应积极引导每一个新生喜爱上学。为了使智障儿童更快地熟悉学校的环境。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改变或降低他们的适应不良现象和不良行为,全校师生要共同努力,学校与教师要给予足够的积极的行为支持,帮助智障儿童通过调节自身的行为来适应正常的学校环境;同时帮助他们以社会可接受的行为方式去达到自己的目的,获得满足。学校要充分利用语言训练室、行为训练室等资源,并运用教育训练、强化以及隔离等手段,抵制新生不良行为习惯的发生,防止新的不良行为习惯的形成,引导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
     抓住智障新生爱玩的天性,让学生在老师组织的各种各样的游戏中学习训练,让新生感受新家的温暖,喜欢新家的老师和同学,喜欢新家的一草一木,爱上学习,爱上学校。带新生学唱关于上学的儿歌,学说关于学校的快乐事,学会欣赏学校的美丽花朵,学会表达自己对班级的喜爱之情。让学生能感觉到学校生活原来是这么好玩、这么有趣、这么美好,感觉到上学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教师要在这样的形式和氛围中潜移默化地引导新生喜爱上学,顺利完成智障新生的入学适应教育。
    总之,一个月的入学适应教育,对智障儿童来说,是一个适应学校环境与生活的过程;而对于学校来说,是教师全面了解智障儿童身心特点与水平差异的过程。同时,它也是学校教育训练的起点:学校正式生活自理能力的训练,个别教育目标和计划的订立,正是以利用这一段时间对智障孩子进行细致的观察量化为基础的。新形势下,智障新生的入学适应是一项系统、复杂的创造性工程,需要每位特教工作者树立现代教育观念,重新认识自己的角色,从探究者的角度,开创特殊教育新思路,为智障孩子播撒阳光雨露,让他们舒枝展叶,茁壮成长!

发布于2017年07月31日 08:29 | 评论数(0) 阅读数(89) 我的文章

特殊儿童问题行为的消退


    消退是指在已确定情境中,行为者产生了以前被强化的反应行为,若此时这个反应行为之后并不跟随着通常的强化,那么当其下一次遇到相同情境时,该行为的发生率就会降低。比如说,因受惩罚而减少的行为的发生率有可能由于惩罚停止而增加;受嘉奖而增加的行为的发生率也可能因为嘉奖的减少或停止而减少。
     例如:平时小孩以哭的方式得到想要的东西,但是,如果以后孩子再哭的时候不予理睬,孩子知道哭并不能满足愿望,以后也就不会由着性子乱哭了。
     再比如,某智障儿童有不停用手抓头发的怪癖,抓到头皮发痛时才感到舒服。父母用了很多办法都不见效,然后就把他的头发给剃了。一开始,小孩子又哭又闹,但一个月后,他的这种哭闹行为少了;而当两个月后头发再长起来时,他也没有再去抓头发了。
     注意,在实施消退期间很重要的一点是确保各种各样的强化物在不良行为发生之后不呈现,做不到这一点,消退程序大多要失败。比如,一个小女孩有呜咽行为,每次需要什么就长时间呜咽,母亲为了消退她的这种行为,当她再呜咽时就不理睬,而当她一段时间不呜咽时就给予奖励,这种程序白天进行得都很好。到了晚上,小女孩为要爆米花又呜咽起来,母亲仍然不理睬,但是她的父亲却忍不住给了她。
     千万不要一会儿满足孩子的愿望,一会儿又不理睬,那样反而会使他为了达到目的而持续的时间加长。
     有效应用消退的原则如下。
     (1)选择好被减少的行为。选择行为要具体,不要想一次改进所有的行为。
     (2)需要注意的是,不良行为在开始变好之前有可能会变得更坏,孩子抵触行为和攻击行为在消退期间会时有发生。
     (3)尽可能选择一个能人为控制强化物的行为。
     (4)注意让被矫正者脱离不良行为程序。

发布于2017年07月28日 14:25 | 评论数(0) 阅读数(102) 我的文章

特殊教育概念的演变


    1.从“残疾儿童”到传统广义的“特殊儿童”
    众所周知,特殊教育概念最早应用的对象是指狭义的残疾人教育。早期特殊教育学校也是专门招收残疾儿童的学校.所以说,特殊教育的初始概念多半是作为残疾人教育的简称和同义语。随着时代和特殊教育实践活动的发展,人们把超常儿童也纳人特殊教育范围,这样在继承初始特殊教育概念基本内涵的基础上,形成了传统广义的特殊儿童概念,即基于身心特征的显著差异,把超出常模标准学生的教育称为特殊教育。它既包括对身体或心理发展有障碍学生的教育,也包括高于常态(正常)发展的超常学生的教育。
     2. 从传统广义的“特殊儿童”到“特殊教育需要儿童”
     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召开“世界特殊需要教育大会”,会议发表的《萨拉曼卡宣言》,正式提出了“特殊需要教育”和“全纳教育”的概念,同时通过了以“全纳”为导向的《特殊需要教育行动纲领》。全纳教育是基于教育的人权观,反对社会排斥和歧视,主张普通学校必须以一种满足其特殊需要的教育教学思想来接纳所有儿童接受教育。其重点关注的教育对象是在传统的学校制度和教育观念的影响下不能很好地获得教育机会的儿童,泛指“一切身体的、智力的、社会的、情感的、语言的或其他的任何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和青年……这就包括残疾儿童和天才儿童、流浪儿童和童工、偏远地区或游牧人口的儿童、语言或种族或文化方面属少数民族的儿童,以及来自其他不利处境或边际区域或群体的儿童”。自此,“特殊需要儿童”(Child with Special Needs)、“特殊教育需要儿童”(Child withSpecial Education Needs)或“特殊需要教育”逐步取代了“特殊儿童”和“特殊教育”,成为特殊教育领域中重要的专业性术语。“满足学生的特殊需要”亦成为特殊教育乃至整个教育改革活动的依据甚至“旗号”。这样,特殊教育的外延扩大到除了传统广义特殊儿童之外,还包括所有处境不利儿童的教育。有学者把这一概念的扩大称为“大特教观”。

发布于2017年05月10日 10:28 | 评论数(0) 阅读数(133) 我的文章

家庭中的优先顺序:夫妻>父母


    家庭中的优先顺序非常重要,只有重视家庭顺序的家庭,才能形成良好的家风。家庭以夫妇为中心,形成稳固的夫妻关系。在子女出生之后,就会产生子女之间的关系,以及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这些家庭关系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缺一不可。但为了家庭的秩序和幸福,我们必须要分清楚,在这些关系中存在着怎样的优先顺序。在家庭中,把夫妻关系放在首位是最重要的,其次是与子女的关系,最后才是与父母的关系。
     一男一女相见、结婚、组成家庭,由此可见,家庭的基本框架是从夫妻关系开始的。从这点上来看,其他那些关系都是次要的。家庭是一对离开父母的男女合二为一建立起来的,其产物就是子女。从字面上的前后顺序,就能把整个家庭的结构看得很清楚了。
     事实上,在中国家庭中,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一直占有优势。在儒教思想的支配下,“忠孝”是最重要的家庭生活理念,也是大家族制度中必不可缺的观念。然而,这些传统思想带来的负面影响非常多,甚至会导致夫妻关系的破裂。在中国家庭中,最艰辛、最难担任的就是媳妇一角。面对又苛刻又难伺候的婆婆,媳妇们甚至一听到“婆”字就开始打寒战,可见媳妇们的婚后生活是多么的艰辛和痛苦。同时,父母以孝道的名义.对孩子提出很多过分的要求,甚至按自己的意愿肆意摆布孩子的人生。想必在中国,每个子女都对父母持有一些特殊的情感,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如今,中国家庭的重心正逐渐从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转移到夫妻关系和与子女的关系上。其实在中国最可怜的就是我们父母这一代人。他们好不容易伺候完爷爷奶奶那辈老人,又辛辛苦苦地把孩子们抚养成人,可是到了他们享清福的时候,现代的孩子们却说自己不能像传统那样地伺候父母。在这种情况下,父母又不能无视时代的潮流逆流而上。这种过渡期从性质上就注定了其中一代人必须要做出牺牲。
     现在的家庭变得很畸形,就是因为没有准确把握家庭的重心,也就是说没有找到家庭的重点。好多人没有从夫妻关系中寻找幸福,夫妻之间没有默契。他们把精力耗费在养家糊口、做家务等事情上,两人之间充满了枯燥无味的生活杂事。等到老了之后,他们又想到应该投靠子女。也就是说,他们忽视本质的东西,在毫不相干的领域中寻找着自己的幸福。孝敬父母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夫妻之间的关系。等子女自己组建家庭以后,父母就不应该再进行干涉。同样,作为丈夫或妻子,在处理问题的过程中应把夫妻关系放在第一位,其次考虑父母与子女之间的问题。在这类问题上,丈夫扮演关键的角色。很多夫妻因为与婆家或娘家的关系不睦而苦恼,有的甚至走向了离婚。

发布于2017年04月27日 09:26 | 评论数(2) 阅读数(93) 我的文章

   1 2 3 4 5     共有记录数:42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