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儿童隔离化教育的先驱


    1.阿曼(Johann Conrad Amman,1669-1724)
     瑞士人阿曼在荷兰从事过聋童教育,被认为是聋人口语教学的奠基人,对德国聋童教育影响甚大。因受人之托,教一位女聋童学习口语说话获得了成功,继而开始了聋童的言语语言训练。他强调口语教学对聋人的重要性和可行性,他的《能说话的聋哑人或能帮助聋哑人学会说话的方法》一书,总结了一套通过矫正发音部位和方法的口语教学方法,对聋人教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2.约翰•布韦(John Bulwer,1614-1684)
     在英国,约翰•布韦是第一个论述聋人教育的人,出版过《聋人的朋友》、《普通手语》等书。他是英国第一个申请办聋校的人,但由于种种原因,学校终于未能开办。
     3.伊塔德(Jean Marc Gaspard Itard,1774-1838)
     伊塔德由于受到法国精神病医生皮内尔(Pinel,1745-1826)及教育家洛克和卢梭等先进教育思想的影响,在对野男孩维克多(Victor,在巴黎附近阿维龙森林发现的一个随野兽长大、秉性似兽、十二三岁的男孩)的态度上,认为自然界和社会文明对人性的影响是最重要的。他认为维克多是人,是野化了的人,他试图通过为维克多精心设计环境、用单一感官功能训练、医教结合等方法使维克多产生学习经验,使其智力得到发展,最终再人化。尽管后来训练的结果不是很满意,维克多到30多岁死时也没有成为伊塔德理想中的人,但是伊塔德的一系列工作取得了许多训练智障者的宝贵经验,开创了训练智障者的先河。

发布于2018年11月20日 10:26 | 评论数(0) 阅读数(7) 我的文章

学习障碍儿童教育新进展


    西方在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研究“学习障碍”,我国对学日障碍的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在头20年的发展期自始终和西方亦步亦趋。进入21世纪,我国学日障碍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十年发展阶段,突破了医学主导期的桎梏,研究者大量采用了认知心理学的理论和技术,研究数量也较前一个阶段有翻倍的增加,我国学a障碍的研究在曲折中缓慢前进。本章旨在总结我国学日障碍儿童教育在2000至2010年,这10年期间的研究情况从叶学日障碍儿童教育的研究数量、自客和对象上进行分析;解释7这10年以来,学日障碍儿童教育在理论和实践上的进展;总结了学日障碍儿童教育研究的发展历程,并时未来的发展趋势做了预测。
    1958年,美国的三位学者:特兰德,菲尔普斯,柯尔克在《儿科杂志》上发表T-篇论文《与轻微脑损伤有关的学习障碍》,最早提出了“学日障碍”一词。经过丰个世纪的发展,在美国,学日障碍成为教育部门承认的一种需要接受特殊教育服务的障碍类别,并且构成了美国特殊教育系统中最大的一类障碍类别。在我国,学习障碍尚不属于一种特殊障碍的类别,然而学困生在学生群体中占据了相当的比重,研究学日障碍不但是提高教育质量的需要,也体现了教育舟平的价值理念。本文旨在回顾2000年1月1日 -2010年12月31日,这10年间的中国走陆地区关于学日障碍的研究情况,向读者呈现10年闰学a障碍儿重教育在中国的最新进展,为教育者、受教育者以及决策者开展各种活动和工作提供准确而丰富的文献资料。

发布于2018年11月06日 08:26 | 评论数(0) 阅读数(11) 我的文章

残疾学生职业康复的现状


    职业康复的形成历史较短,就职业康复的实施模式而言,我国尚处于摸索阶段。我国现阶段较为常见的职业康复形式有以下两种:一种是由政府部门开办的各种职业康复中心,为残疾人提供包括作业治疗、物理治疗、心理治疗等相关内容的康复服务;另一种是由私营教育或康复机构开展的职业康复服务,这种职业康复服务大都直接套用学龄期“特殊教育”的模式,只是对前期教育康复工作进行时间上的延续,没有开设与职业相关的、系统的康复训练。这两种职业康复服务在实施过程中都存在着诸多不足,比如说:职业评定的方法不当,不能较为准确有效地对康复服务者进行客观的评定;职业培训的力度不够、形式单一,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职业咨询和职业指导的作用不明显,不能为残疾人获取或重新获取工作,进而参与社会生活提供有效的帮助。简而言之,职业康复的实施很难实现预期目标,很少有学生能够通过现有的职业康复服务来有效地提升自己的综合职业能力,进而获得并保持适当的职业。特殊学校特殊学生的职业康复,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的职业康复,主要是通过各种职业性质的课程、培训和实习来实施的。

发布于2018年09月03日 15:26 | 评论数(0) 阅读数(46) 我的文章

共情和风险因素——抑郁症的发生


    人们已经知道,抑郁症和基因有关,有此基因的人更容易陷入抑郁。从医学意义上说,具有某些疾病遗传基因的人很容易患上此病。例如,如果一生下来就携带链状细胞性贫血症的遗传基因,无论后天生活环境如何,都会患上此症。
     但是行为性和情绪性的疾病并不完全是这样,特别是抑郁症。具有抑郁基因的人并不一定就会得抑郁症,必须要有一定的生活经历作为诱因。(遗传基因是患抑郁症的充分条件,而非必要条件。)这种生活诱因的学名叫做风险因素:让具有遗传基因的人患病的因素。
     男性和女性携带抑郁症遗传基因的比例是一样的。女性的遗传风险会稍微高一些——那是因为,相对于男性来说,女性的抑郁遗传基因比其他基因更容易对她们产生影响——但是总而言之,男性和女性患抑郁症的遗传几率大体相当。
     可是,在他们整个生活历程中,他们经历的事情是完全不同的。从青春期开始,女性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是男性的两倍。因此,我们必须思考为什么女性会有这么高的患病率,要么是因为女孩子的生活中有太多的风险因素,要么是她们容易导致负面事件的各种行为方式,或者两者都有。最重要的一个风险因素就是共情,包括理解他人情绪的倾向和把他人的情绪当成自己的来体验。
     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情绪共情和过度顺从(按别人的想法行事,即使以牺牲自己的需求为代价)倾向,是导致女性患抑郁症的关键因素。对于女孩子来说,把别人的痛苦当成自己的痛苦,从而否定自己的需要,可能会在整个童年时期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一旦女孩子的青春期来临——这是形成个性和独立成人的关键时期——过度关注他人的需要和情绪会导致非常严重的问题。

发布于2018年08月30日 16:27 | 评论数(2) 阅读数(70) 我的文章

孩子厌世,父母的反思


    人们常常喜欢把孕育着无限生命力和希望的青少年比喻成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这也就意味着在人们的心日中青少年代表的往往是健康、快乐、积极向上的力量。社会的发展让孩子处在一个安宁而又富足的时代,有人说,相比老一辈的人们,现在的孩子是生活在蜜罐之中的。然而,现代社会的孩子似乎存在着太多的困扰,他们总是被这样那样的问题缠身,却得不到解决的答案。近年来,不断攀升的青少年自伤、自杀现象怕是对孩子们诸多心理问题的最好注解吧。
     自杀是指个体蓄意或自愿采取各种手段结束自己生命的行为。目前,白杀问题已经成为一种严重的社会问题。近年来,青少年白杀事件频频发生,让社会再次聚焦青少年身心健康问题: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这么脆弱,如此莫视生命?也有人在反思,如何才能遏制类似悲剧的发生?
     2011年5月,安徽省阜南二小的两名六年级女生因“压力太大,不想活了”,喝敌敌畏自杀,幸好被及时救下。9月18日,南京六合区一名初三女生在上学途中溺死冰河。女孩留在书本里的遗书显示,父母离异给她的心灵造成很大创伤,她不堪生活压力,以这种方式逃避了。
     太原19岁的高考学生,在考试结束半小时就从自家三层阳台上跳下自杀未遂,但造成严重腰椎粉碎性骨折;某职业技术学院汽车系新生杜某,从四楼宿舍跳楼自杀死亡;保送上北大的山西籍学生冯某,在宿舍里上吊自杀,让社会震惊;运城市1 5岁女生贤贤跳水自杀;山西师大某学院大一新生赵某自杀,留下一纸遗书;襄汾县12岁李晶在家里把农药兑入饮料里,喝下后自杀身亡……
     生命是美丽的,生命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是极为珍贵的,但同时,生命又是脆弱的,而对这些让人触目惊心的报道,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孩子怎么了,他们真的这么脆弱,承受不了这个社会的风雨吗?为何如此轻视生命?在生命教育上,我们给了孩子什么?

发布于2018年07月23日 12:28 | 评论数(0) 阅读数(38) 我的文章

西方国家特殊教育的正常化


    过去认为,“正常化”的环境就是正常人生活的环境,并将此定格为“最少受限制的环境”,随着人们对实践的认识转化以及对特殊儿童在“正常化”环境中出现的各种利弊的权衡,最少受限制环境得到了重新理解。许多研究揭示,有些被安置在普通班的特殊学生,一整天都孤立于同学中间。实际上,这些特殊学生仍是完全被隔离的,尽管他们是在一体化的学校里。梅罗拉斯基罗曾经提出将正常化原则应用于教育、住宿及社区,以服务于障碍者之建议为例:①对障碍者提供的方案与设施,应使障碍者之身心皆与所属社区统合。②不宜在一机构内收容过多的障碍者。③对障碍者之设施应依人口密度及分布状况而做不同的统合及采用正常化模式。④针对障碍者的服务与设施,应与其他类似机构服务正常人的服务与设施同一标准,故不必太严或太宽。⑤服务于障碍者的工作人员,应符合服务正常人之最低标准。⑥为完成正常化最大目标,障碍者必须经常在正常社区中出现或参与活动。⑦障碍者每日例行活动,应与同年龄之正常人在一起。⑧由于儿童会模仿成人的偏差行为,故儿童和成人应该隔开服务,其设施亦应分别设计。⑨对障碍者生活自理能力的教导,应以同年龄正常儿童行为表现为标准。⑩对障碍者的就业,最好以安置于与正常人一起工作的环境中为目标。

发布于2018年07月20日 15:24 | 评论数(0) 阅读数(44) 我的文章

脑瘫儿童的医学评估


    (一)肌力的评估
    肌力是肌肉在收缩或紧张时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以肌肉最大兴奋时所负荷的重量来表示。由于脑性瘫痪儿童长期的四肢、躯干自主运动障碍,大多数儿童有不同程度、不同部位的肌力降低。脑瘫学生能否恢复其自主运动,与其四肢、躯干肌力恢复正常是分不开的,所以脑瘫学生评估中肌力评价是非常必要的。学校对脑瘫学生进行肌力的评定时以肌力分级标准为准则,对脑瘫学生的肌力进行评估,主要包括上肢肌力、颈与躯干肌力和下肢徒手肌力评估。
    (二)肌张力的评估
    生理上肌肉的张力是指被动拉长或牵拉肌肉时所遇到的阻力。这种阻力的产生可以来自肌肉或结缔组织内部的弹性,反射性肌肉收缩。患有脑性瘫痪的儿童绝大部分有肌张力阻碍,或肌张力增高,或肌张力降低,或主动肌与拮抗肌不协调收缩,肌张力时高时低。临床上表现为姿势异常,或异常运动模式,或异常姿势反射。因此,肌张力的评价对脑瘫学生康复效果的评价比较重要。学校在对脑瘫学生进行肌张力评估时,采用改良A shworth痉挛量表进行临床肌张力等级评价,共分0-4级。

发布于2018年06月11日 10:29 | 评论数(0) 阅读数(58) 我的文章

特殊学校的模式


    学校是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系统教育的组织机构。学校教育是由专职人员和专门机构承担的有目的、有系统、有组织的,以影响受教育者的身心发展为直接目标的社会活动。学校教育专指受教育者在各类学校内所接受的各种教育活动。
     在特殊教育学校,有计划、有组织地对特殊儿童进行系统教育的组织机构,一般是指由政府、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他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依法举办的专门对特殊儿童、青少年实施教育的机构。特殊学校教育是使用一般的或经过特别设计的课程、教材、教法和教学组织形式及教学设备,对特殊儿童进行旨在达到一般和特殊培养目标的社会活动。特殊学校教育的目的和任务是最大限度地满足社会的要求和特殊儿童的教育需要,发展他们的潜能,补偿他们的缺陷,使他们增长知识、获得技能、完善人格,参与社会生活,增强社会适应能力,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我国的特殊教育学校一般有专门针对视觉障碍、听觉障碍、智力障碍儿童而设置的机构,如盲童学校、聋童学校、智力障碍儿童学校等,也有二类及多类障碍儿童安置在一起的机构,如特殊教育学校或盲聋哑特殊教育学校等。

发布于2018年05月02日 10:25 | 评论数(0) 阅读数(81) 我的文章

特殊儿童隔离教学的过程


    目前,我国教育界对教学过程阶段的划分,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教学过程大致分为以下五个阶段:
     (一)激发动机
     学习兴趣和求知欲望是直接推动学生学习的动力。具有浓厚的学习兴趣和较好的学习愿望是进行学习的基本条件和心理起点。激发学生的求知欲与兴趣,主要靠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所学的内容及知识本身,如事实、现象、特点、逻辑等,具有吸引力;第二,要强调学生的活动;第三,要依靠教师的引导,教师要特别注意把所学内容与学生的生活实际有机地结合起来。可以说,三者的有机统一是激发学生学习动机的必要前提和基础。
     (二)领会知识
     领会知识包括感知、理解教材。感知是个能动的认识过程,是认识事物的第一步,它属于认识的感性阶段。感知教材主要是使学生获得关于所学内容的一个整体的表象。感知教材是任何教学活动的必经阶段。理解是个体认识事物的联系、关系以及认识事物本质、规律的思维活动。理解的目的在于形成概念、原理,在于认识事物的本质和规律。领会知识是教学的中心环节。
     (三)巩固知识
     巩固所学的知识是教学过程的一个必要环节。巩固知识的必要性在于:第一,学生在课堂上所获得的知识是间接知识,容易遗忘,必须通过复习来加以巩固;第二,只有掌握与记住知识,才能为下一步学习奠定基础,才能顺利地学习新知识、新材料。在教学的每一个环节上,都应重视教材的识记与巩固。教学中用一段时间专门复习,定期复习,对巩固知识是十分必要的。
     (四)运用知识
     掌握知识是为了运用知识。在教学中,运用知识,形成技能技巧,主要是通过教学实践来实现的,如完成各种书面或口头作业、实验等。学生从掌握知识到形成技能,再从技能发展成为技巧,需要经过反复的练习才能达到。要使练习效果良好,必须有明确的练习目的和要求,必须掌握练习的知识和采用正确的练习方法,注意练习的速度、质量,还要及时知道练习的结果等。运用知识当然不限于技能和技巧的掌握,它还包括“知识迁移”的能力和创造能力等。
     (五)检查知识
     检查知识是指教师通过作业、提问、测验等方式对学生的学习效果进行考查的过程。检查知识的目的在于使教师及时获得关于教学效果的反馈信息,以调整教学进程与要求,帮助学生了解自己掌握知识技能的情况。

发布于2018年04月25日 16:24 | 评论数(0) 阅读数(86) 我的文章

研究语言发展迟缓的孩子很有必要


    研究语迟孩子的文献的确有很多,很多严重的问题也经常被反反复复研究,但是显然,有一小群孩子仍然鲜被研究——他们迟于开口,在其他方面基本正常,但往往在智商等方面卓尔不群,明显高于平均水平。我就是这样一位孩子的父亲,在他从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我开始在报纸上连载他的成长故事。之后,全国各地的信件如雪片般纷至,写信的正是那些有着类似孩子的父母们以及祖父母们。
     当这些孩子度过2岁、3岁甚至4岁生日还未曾开口说话时,多数父母都会带孩子去做各种测试。大部分测试都查不出什么问题,专家们也往往跟周遭的其他人一样被搞得晕头转向,心灰意冷。非语言智商测试显示这类孩子能做同龄孩子一样的事。至少有一例案例表明,被测试的孩子甚至能答出主持测试的成人都答不出的题,而测试者之所以能知道孩子的答案是正确的,也只是因为测试题后附有正确答案。
     这类孩子还有一点很独特——我所听说的头30个这类孩子全部是男孩,至少证明男孩的概率很大。我的生活中遇到好几个长大后正常的语迟的孩子——除我儿子之外,还有6例,6个孩子无一例外都是男孩。我的一个朋友,也是我的经济学家同侪,乔治•梅森大学的沃尔特•威廉斯教授,幼年时也是这样一个语迟的孩子。当然,并非所有的语迟者都是男性,比如杰出的女数学家茱莉娅•罗宾逊,早年也是个语迟的孩子。核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爱德华•泰勒和爱因斯坦也都曾语迟。

发布于2018年04月24日 08:27 | 评论数(0) 阅读数(123) 我的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  共有记录数:166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