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班就读轻度智障儿童写作时的语法能力


一、词法能力

    在词法能力上,本研究从正确词、错误词两方面对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和普通学生的作文进行评价。正确词归为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副词、代词、连词、介词、助词、语气词、叹词、象声词13个类型。错误词归为三类:(1)用词不当,如“今天天气很凉爽”错写为“今天天气很爽快”。(2)生造词,如“一只风筝从小明旁边飞过”错写为“一只风筝从小明旁面飞过”。(3)添漏字,如“一天我和小明在学校里看见有人摔跤了”错写为“一天我和小明在学校里看见有人跤了”。

    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写作中错误词占全文的2.19%,普通学生写作中错误词占全文的0.75%,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写作错误词比例高于普通学生。

    分析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和普通学生作文中的正确词,可以发现,名词、动词、代词是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使用较多的词类,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语气词、叹词和象声词的使用较少。名词、动词、代词本身在词中所占的比例就大,而且是实词,容易理解和表达,所以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使用较多,而语气词、叹词和象声词没有实在意思,对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来说,较难掌握。进一步比较两类学生作文中的错误词,可以发现:“用词不当”与“添漏字”是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在错误词中出现最多的类型,“用词不当”现象随年级的增长而增长,“添漏字”现象随年级的增长而降低。普通学生作文中“用词不当”现象随年级的增长而降低,“添漏字”现象随年级的增长而增长。

    造成这一结论的原因可能是由于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的认知缺陷,使他们在语文学习的过程中,往往只是掌握了一些字、词的基本意思,但未掌握其引申义,导致在组成新词之后对其意义理解错误所造成的。而“添漏字”情况的减少可能由于,三年级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刚开始接触正式的写作练笔,由于注意力不集中或知觉能力落后,造成添漏词情况较多的出现,但是随着年级的增长,家长与老师之间的配合,有意识地培养了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阅读及书写习惯,并根据他们注意力容易分散的特点,合理布置学习环境,并加强督促,使随班就读儿童的手眼协调能力得到提高,从而减少了添漏字情况的产生。

二、句法能力

    在句法能力上,本研究从正确句、病句两方面对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和普通学生的作文进行评价。正确句归为单句、复句两个类型。病句归为五类:(1)添漏词,如“小明高兴地说:“你真好”,错写为“小明地说:‘你真好”,;(2)语序颠倒,如“我开始跑了”错写为“开始我跑了”;(3)成分残缺,如“我让奶奶做早饭给我吃”错写为“我让奶奶早饭给我吃”;(4)词意重复,如“人人心里都有自己喜欢的卡通明星吧”错写为“人人每人心里都有自己喜欢的卡通明星吧”;(5)句式杂糅,即多句话并为一句,前后交叉错叠,句子结构混乱,形成病句,如“一天我在动物园里看到了我喜欢的动物是小狗汪汪的叫起来”.

    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平均一篇作文中有24. 50%的句子是病句。普通学生平均一篇作文中有9.15%的句子是病句。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写作病句比例高于普通学生。

    分析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和普通学生作文中的正确句,可以发现,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和普通学生写作正确句中单句的比例多于复句比例,且两类学生复句的比例都随着年级的增长而增多。进一步分析病句类型可以发现,成分残缺与句式杂糅是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写作中最多的两个病句类型。添漏词是普通学生写作中最多的一个病句类型。细究其因,可能因为写作牵涉到语言表达,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在语言上,具有词汇贫乏,语法简单的特点,甚至不理解虚词,连词,介词等的意义和使用规范,用词来构成句子,颠倒词语顺序,所以就容易造成成分残缺、句式杂糅等现象。

三、标点符号的使用

    此次研究中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和普通学生写作中共使用了1 0种标点符号,分别为:逗号、句号、问号、感叹号、省略号、引号、冒号、书名号、顿号、破折号。

    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作文中,逗号、句号、引号是写作中使用比例最多的标点符号,对普通学生而言,除了逗号、句号、引号以外,其他七种标点符号也占有一定的使用比例。

    进一步研究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和普通学生逗号、句号、引号的使用情况,可以发现,逗号、句号、引号虽然是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与普通学生使用最多的标点,正确率却远远低于普通学生学生,但随着年级的增长,正确使用率在逐渐提高。引号是三种标点符号中正确使用率最低的。在随班就读轻度智力残疾学生作文中,“一逗到底”和“只写上引号不写下引号”的现象随处可见。

发布于2011年09月28日 14:21 | 评论数(0) 阅读数(1745) 我的文章

听写困难儿童对形声字的学习特点


    听写困难(spelling difficulties)主要是指在没有阅读障碍病史的情况下,由于某种原因导致儿童的特定拼写技能显著受损(包括口头与笔头正确拼写单词的能力受损),主要表现为拼写成绩落后于同龄(或同智力水平)儿童的现象。听写困难不是由于教育不当、视觉缺陷或精神等问题所致,目前,其病因、病程、相关情况或结局都知之甚少(ICD-10)。汉字是表义文字,在字形产出过程中难以根据语音拼写出字形组合,因此,国内研究者把spelling difficulty翻译为听写困难,而不是拼写困难。听写困难儿童的特点是阅读成绩正常而听写成绩落后。这种特殊的听写困难现象,在英语学龄儿童当中是比较普遍的。与英语儿童相比,听写任务对于汉语儿童来说更加困难,初步调查表明,汉语听写困难在儿童学龄期的发生率达到5%

    听写困难儿童的字形表征存在某种缺陷,这种缺陷导致他们在听写时无法直接提取字形表征,不得不利用语音分析等间接途径完成听写任务,从而产生大量的语音型(Phonetic spelling)错误(即在语音上可接受的听写错误,比如把sky写成sgie。对于字形表任缺陷的原因,有西方研究者从一般性视觉加工的角度,考察听写困难儿童是否存在视觉加工方面的缺陷,但至今并没有得出统一结论。比如,David(2003)以视觉方向为加工任务,考察在动作干扰下的视觉加工水平,发现听写困难儿童的视觉加工水平落后,更容易受动作干扰。而DavidColin(1997)以不同大小和方向的三角形为材料,考察听写困难儿。童的视觉加工水平。结果发现,尽管听写困难儿童的视觉加工水平落后于普通儿童,但当控制智商因素后,这种差异就会消失。

    与英语不同的是,汉语听写困难儿童在听写任务中的主要错误形式是零反应,这种零反应的原因,一种可能是形音联结缺陷,因为,汉字听写时可利用的语音线索较不明显,同时,听写困难儿童利用语音线索帮助听写的能力也相对落后。张丽娜等(2006)考察了一例典型的汉语听写困难个案,发现该个案在形音联结记忆任务上出现明显落后。产生大量零反应的另一种原因可能是字形表征存在某种异常。汉字以字形表征为主,字形表征不仅包括具体的部件和笔画,还存在一种整体表征。初步研究表明,汉语听写困难儿童在整体字形的加工和表征上与普通几童存在差异。在知觉加工阶段,听写困难儿童对整体字形加工存在困难,干扰了局部的笔画加工进程。在表征加工阶段,听写困难儿童难以快速形成有效的整字字形表征。

    既然听写困难儿童难以快速加工整字字形表征,那么,在与字形加工密切相关的整字语义加工上,听写困难儿童又具有怎样的特点呢?字形表征的保持与激活,离不开语义表征。从语音到字形的通达,部分是以语义做中介的。语义方面的缺陷,势必引起拼写过程中字形表征的选择困难。有研究发现,拼写损伤与语义记忆损伤密切相关。

    另一方面,汉字以形声字为主,比例超过80%,而形声字的整字语义,是可以根据形旁来进行判断加工的,研究表明,4年级儿童已经开始认识到声旁和形旁的功能和位置分布,也就是说,4年级儿童已经能够根据形旁来获得整字语义。研究表明,形声字的字形输出成绩,受到形旁语义透明性的影响,也就是说,通过形旁获得整字意义的整字语义加工,可能会影响到字形输出的水平。因此,考察听写困难儿童对形声字的整字语义加工水平,对于揭示其字形输出落后的机制,具有重要意义。本研究拟采用启动范式,考察听写困难儿童快速加工整字语义的特点。启动材料包括语义透明材料和语义不透明材料。由于声旁信息和整字信息平行加工并相互竞争,启动材料中的整字语义会干扰声旁语义的激活。由于透明材料隐含了整字语义,被试对整字语义的加工,必然会干扰声旁语义的加工。而不透明材料是不包含整字语义的,其声旁语义就相应地不受整字语义干扰。因此,如果被试形成了透明材料的整字语义,那么,透明材料中的声旁语义就会受到整字干扰,其激活水平会低于不透明材料中的声旁语义。

发布于2011年09月28日 13:38 | 评论数(0) 阅读数(2110) 我的文章

引导儿童道德学习的基本原则


儿童的道德自主构建,并不是孤立进行的,而是在与亲密的重要他人互动中发展自我意识,提高自我调节能力。因此成人要当好儿童的道德自主构建的号角、镜子和灯塔,既能对他们的行为、认识进行唤醒、反馈,又能进行价值引导,也就是把握好从共生走向独立过程中的道德学习,适时培养未成熟主体的前道德素质和道德素质。

    (一)发现道德潜能、道德敏感性

    套用一句名言“世界上不是缺少道德萌芽,而是缺少发现”。如果不是“把道德看作是一种单纯外在的约束、管理人的法”,而是想培养主体性道德,那么,认真发现未成熟主体的道德潜能、道德敏感性,就是成人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二)在交往、实践中进行道德学习

    道德发展和认知发展不同,道德要解决“信不信”的问题,只有依靠亲身体验,尤其是情感体验,才能内化为主体的素质。交往、实践活动的重要性不仅对于道德学习,而且对于前道德素质的生长也很重要。情感的发展,自我意识和认知能力的发展同样离不开交往、实践。事实证明在交往中才能发展自我,理解他人与自我概念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当通过交往发现别人的长处后,推动自己主动学习;当交往引起争论时,不论是吸收对方正确观点,还是指出事情的真相,抨击对方的错误,捍卫自己的观点,都是在发展自我和认知水平。

    (三)关注道德困惑的第一次解决

    成人要重视在儿童早期出现的道德困惑,特别要抓好第一次结合具体行为指导的解惑。如第一次和(相对的)陌生人交往;第一次解决孩子关系中的矛盾。例如儿童反映“他不让我玩,他打我”,  他们不带我玩”,成人要及时和孩子交流。但是调查发现不少家长就是忽视了在儿童早期遇到道德困惑时进行互动(发现孩子好的做法,引导解决不足),留下了道德学习的隐患。

    (四)通过“重大的小事情”和游戏开始培养道德学习的能力

    对于未成熟的孩子来说,许多小事情和游戏都有重大的意义。成人要认真研究孩子的这些“重大的小事情”和游戏,引导他们通过对小事情和游戏这种儿童特有社会生活的处理过程进行道德自主构建。

    古人说“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对于未成熟主体更应该如此。因为道德无时不有,无处不在,而且未成熟主体不可能经常经历重大事件。但是就是这些小事情、游戏,它不但能够提供道德学习的内容,而且由于它和儿童生活亲近,又浅显易懂,容易掌握,反而成为培养未成熟主体道德学习能力的最佳选择。

    (五)成人要善于对儿童作情感表达

    在儿童的道德敏感期,他的观点采择能力的形成要依靠成人的反馈。最有效的方法是成人善于作情感表达,而不是灌输抽象的道理。情感携带着大量认知的信息,又是与儿童互动时受欢迎的表达方式,因此需要大力提倡。

    (六)从小引导“换位思考”

    未成熟主体的不成熟,就在于不能区分自我与外界,习惯于从自我出发认识和对待外界。但这点并不是永远固定不变,随着自我意识和认知水平的提高,认识和理解他人的需要和可能都在逐渐出现。这时道德的一个重要观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往往通过“换位思考”有效地为未成熟主体接受。例如现在通过实践证明比较成功的角色扮演——扮演盲人、孕妇,甚至为母亲洗脚,都能够得到“换位思考”的效果。

    成功的原因,还在于这个“换位思考”是通过“换位”亲自去行动,才能带来的“思考”,不同于那些灌输与说教。

    (七)不同智能结构的孩子,道德学习有不同的突破口

    道德是建筑在智能之上的。因此不同智能结构的未成熟主体,他的道德学习应该有不同的突破口。一个交往智能强的孩子自然能够通过他善于交流的能力、理解别人的需要而掌握“民主”的涵义;而一个音乐智能强的孩子,通过他熟悉的乐队中指挥与乐手的关系同样可以掌握“民主”的涵义。

    (八)发现新道德

    道德在不断地发展,道德具有鲜明的时代性,所以我们不应该把我们成人熟悉的甚至原来认为绝对正确的道德都僵化固定起来。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谈到:“……取而代之的将是什么呢?这将要在新的一代成长起来的时候才能确定……这样的人们一经出现,对于今日人们认为他们应该做的一切,他们都将不去理会,他们自己将知道他们应该怎样行动,他们自己将造成他们的与此相适应的关于各人行为的社会舆论——如此而已。”

    当然并不等于新一代所呈现出来的所有表现都是自然正确的,同样重要的是道德也有继承性。所以哪些新道德符合社会发展方向,代表了人类最大利益;哪些是貌似新颖,本质陈旧,则需要鉴别。但是不论怎样,发现新道德,推动新一代的道德学习肯定是所有人的历史使命。

发布于2011年09月16日 14:51 | 评论数(2) 阅读数(1252) 我的文章

有ADHD病史的世界名人


从古到今,许多名人被后来的医生认为患有ADHD的症状,但是,他们凭着自己的努力及周围人的帮助,成为世界知名人物,为人类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一个人只要相信自己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挑战,不轻易放弃,就一定有机会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安徒生的求学经历充满了坎坷。小时候,他的学习非常吃力,常常留级。他17岁的时候还在小学六年级,班上的同学几乎都小他六、七岁,直到中学毕业,他也没有拿到高中的文凭。但是,安徒生从未放弃努力,他请了家庭教师来辅导,通过自学考试拿了大学文凭。虽然后人在他的手稿中发现许多拼写及语法上的错误,但他的作品充满了创造力,成为全世界的财富。

    爱因斯坦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他发现了相对论,改变了人们对宇宙的看法。可谁会想到,他小时候是一个ADHD儿童,4岁时他还不会说话,9岁时还没学会阅读。爱因斯坦小时候的成绩非常糟糕,他的父亲在给朋友的信上写着:“他中学的学业并没有完全符合我的希望和预期。一直以来,我已经习惯他的成绩总是不太好这一事实。”爱因斯坦的儿子汉斯提到他的父亲时说:“他告诉我他的老师对他的评语是:智力迟钝、不擅社交,永远在自己愚蠢的白日梦中漂泊。”

    温菲尔德是美国一位商人。从1879年开始,他成功地建立了全国五美分和十美分连锁店。21岁时,他在一家商店打工,但是商店的老板却不让他直接接触客人,因为他“太笨了”。他经常说话不经思索,言谈举止非常冲动,非常符合注意力障碍的行为特征。但是,人们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并没有阻止他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卡什是美国富商界巨子.曾创办T·C·彭妮连锁店,并率先实行员工分红制度。他做事很容易分心,注意力范围很窄。但是当他从事感兴趣的事情时,他就可以高度集中。57岁时,他被认为是“疯子”而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当时,他已经拥有600万美金的财富。到92岁他去世的时候,他的财产又翻了数番,成为亿万富翁。注意力缺陷在这个辉煌的成就面前简直可以忽略不记。

    列夫·托尔斯泰是俄国伟大的作家,他的代表作《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林娜》享誉全世界。他有极强的想象力和对人类的同情心,可以近乎完美地描写人们经历爱、恐惧、恨时的心理体验。可这个世界顶级的大文豪却因为考试不及格而被迫从大学退学。他行为的组织性差,并且很难在一个主题上保持长时间的注意力。

    马克西米连·冯是德裔美籍火箭工程师,世界著名的火箭工程师和物理学家,曾任美国第一颗入造卫星挑战者I号的总设计师。但是,他上学时数学却学不好,他在某些方面很有才华,甚至是极有天赋,但在乘除法的简单计算上却困难重重。幸运的是,他的母亲并没有失去信心——总是尽其所能地帮助他,终于使他渡过难关,走向成功。

    著名音乐家莫扎特小时候是一个典型的ADHD儿童。他学习时总是没有耐心,行为冲动,情绪控制不成熟,容易分心。但是,他精力旺盛,富有创造性,他的作品总是独树一帜。美国精神病学教授哈利维尔评价莫扎特的作品时说:“作品的结构很好地表达了ADHD儿童特有的思维方式,即跳跃式的思维,飘浮不定。实际上,这正是他作品的独特性。ADHD儿童经常具有巨大的潜力,一旦被开发出来,力量无限。

    乔治·巴顿,美国著名将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率第三军团横扫法国进入德国。他阅读不好,在上西点军校之前,是他妈妈读给他听,上学之后,他付费给同学让他们读给他听。有人认为由于他不会阅读所造成的社会情绪问题是他在二战期间受到外伤的原因,但是他的战略才能在历史上无人能及。

    迪斯尼·沃尔特·埃利亚斯,美国动画片制作家、演出主持人和电影制片人,以创作卡通人物米老鼠和唐老鸭闻名。他小时候是一个注意力缺损多动障碍儿童,学习成绩不好,管不住自己,他继承遗产七年后完全破产。但他是一个很有创造力的人,于1928年制作了第一部有声动画片《威利号汽船》,并于1938年制作了第一部长篇动画故事片《白雪公主》。他设计的米老鼠改变了美国的娱乐界。

    还有一个ADHD儿童,后来成长为一名卓越人物,她就是奥尔科特·路易萨·梅,美国著名作家,以其自传性质的小说《小妇人》而闻名。曾经有编辑告诉她,她永远不会写得很好。她后来写的《小妇人》成了十分流行的书,她也因此被认为是一个伟大的作家。

    美国著名神经学专家威廉以其对大脑和脑垂体的研究而闻名于世。后来,他所著的《奥斯勒传记》获得美国新闻类最高奖——普利策大奖。而他小时候是一个是读写障碍儿童,直到博士阶段,他依然具有拼写障碍,不得不让别人代他书写博士论文,但是研究工作是他自己的。每当写作时,他的拼写总是出错,写出来的都是一些自造的词汇,写的东西也混乱,没有条理。

    保罗是一位德国著名细菌学家,因在免疫方面的发现和成就而获得1908年度诺贝尔奖。但是,他有学习障碍,小时候在拼写方面有很大困难,曾被诊断为严重的阅读障碍,连预科班都没毕业,更别说上大学了。

    巴斯德是法国历史上著名的化学家和生物学家。他创立了现代微生物学,在微生物学和免疫学上发明了巴氏杀菌法,并且改进了炭疽、狂犬病和禽霍乱的疫苗,他的发明挽救了上亿条生命。他上学的时候表现平平,计划性和组织性很差,但这些都不妨碍他成为最伟大的生物学家。

    巴克利·莫兹是美国的一位著名艺术家。上学时,她多动,注意力分散,学习效率低下,学习速度很慢,因此被认为是笨孩子。整个上学时期,她赢得的惟一的称赞是她的绘画。经过努力,她已经是在全世界享有盛名的画家。现在,她经常通过捐赠她的画来支持美国的学习障碍协会和ADHD协会。

    杰伊·利诺是美国一位著名的戏剧演员,他在口头表达上很有天赋,可是书面语言却不行。他被诊断为阅读障碍,阅读和拼写对于他都是困难的事情。但是,他的表演天赋使他在《今晚秀》节目中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爱德华·哈利维尔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著名精神病专业的教授,专门研究注意力障碍和学习障碍。但他小时候,具有严重的ADHD,学习成绩落后。他说他有时可以像林肯一样进行出色的演讲,有时又像小孩一样笨拙。

    汤姆·克鲁斯是当今的美国好莱坞超级影星。他从小就被ADHD的症状所困扰,据他本人回忆,从7岁起他便发现自己有阅读困难,不管他如何专心、用功,读了之后脑中仍然一片空白,他曾经为此感到焦虑、难过、恐惧。在18岁以前,他曾经换了15所学校,高中毕业时没有拿到文凭,同学们都歧视他,认为他是一个不识字的文盲。刚开始试镜时,他曾为读不懂剧本而困扰,后来他通过与导演或制作人聊天来了解他们对角色的观点。汤姆·克鲁斯现任好莱坞的非营利机构“教育与阅读写作基金会”的董事。他希望帮助每个学习上有困难的孩子,让他们会读、会写,有能力解决碰到的所有问题,不要重走他走过的弯路。

    杰克·斯图尔特是美国的出色修理工。直到今天他还是不能背诵字母表,他是个文盲,但在汽车修理和故障诊断领域,他非常有名气。他负责检查汽车的新轮胎,建议设计师从哪些方面做出改变。他为自己不识字感到遗憾,但是他还是找到了令他成功的行业。

发布于2011年09月16日 14:47 | 评论数(2) 阅读数(10779) 我的文章

特殊儿童早期干预中的专家


早期干预为医院的新生婴儿和他们的家属提供服务。需要特殊保健的低体重儿童和其他有风险的新生儿住在未满一月的加强保健的单位之中(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riitsNICU) NICU目前包括各式各样的专职人员,如为有特殊需要的婴儿提供医疗保健的专家、提供经常进行医药辅助的护士、帮助父母和家庭解决情绪和财务问题的社会工作者和心理学家以及促进父母与婴儿之间交流的婴儿教育专家。

    心理学家能评价儿童的社交情绪技能和认知发展水平。心理学家往往参加儿童的启蒙评价并经常主持标准测验。心理学教职人员往往为参加集体测验的儿童设计工作。尽管学校的心理学工作者受过传统的训练。他们为学龄学生准备标准评估表并对课堂教师进行咨询。当公立学校提供更多的早期儿童特殊教育服务时,他们参加丧失能力儿童的学前教育方案的机会也相应增加。

    由于大部分轻微无能儿童的根源在社会和文化因素之中,因此,一位社会工作者能在协助儿童获得很多需要的服务中成为中介助手。某些家庭工作者往往也是社会工作者,这些家庭往往是社会经济低微区域的家庭。个别工作者能观察出将来有行为问题的年幼儿童并介绍他们去接受评估。此后,社会工作者也可以协助解释、检验或评价以家庭为基础的干预进展。

    一位语言病理学家几乎是每个干预团队的重要组成部分。语言专家通常评估每个被指定接受服务的儿童,并且为许多儿童设计干预计划。

    对于具有身体多重残缺的儿童,理疗医生是很重要的。理疗家能阻止肌肉进一步衰退,他还能教儿童协调粗细两种运动。与此同时,职业治疗者为具有多重严重损伤的儿童干预方案作出贡献。他们在运动——自助技能和适应器材的运用中提供教学。

    在正规学前和日托中心的教师以及其他教职人员可能是第一批鉴定某些问题迟缓的工作者,如轻微的感觉损伤,社交情绪问题或语言问题等等。及时地介绍接受特殊教育服务往往能使这些轻微损伤的儿童在他们显著地落后于他们伙伴之前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帮助。越来越多丧失能力儿童与正规学前儿童结合在一起,在这些环境中,教师和助理专职人员甚至成为更关键的人物。在扶助残缺儿童转入正规学前和幼儿园中,教师负有重要的责任。

    不论在家庭方案中还是在中心方案中,服务的实际落实往往是特殊教师的本分。特殊教师必须全面掌握儿童的教学目标和目的、教学策略和活动以及儿童每天的进展知识。这位教师必须在观察、分析、选择和排列学习任务中受过良好的训练,这样能使儿童克服迟缓而不至于越来越落后。这位教师必须充满想象力并且愿意尝试新生事物,而且他要有足够的忍耐力将一经开始的方案进行到底。他不仅能引起儿童的学习动机和强化儿童的学习,而且能把儿童方案中其他所有的学员联系到一起。在家庭的方案中,家庭教师或采访者必须能训练父母使他们能担起教育他们子女的主要责任。即使在中心方案中,大部分中心的父母培训工作都落在特殊教师肩上。父母在所有重要人物中是最重要的人物了。

    在所有需要参与早期干预工作的人中,父母是最重要的人物。父母具有足够多的信息就能避免众多的风险发生,如怀孕前、产前而且在让儿童经年累月地遭受无人照管之前。机遇凑巧的话,父母能在决定他们子女的教育需要与目标发挥重要的作用,而且经过指导和训练后,父母能在家中甚至在学校中教他们的子女。

    如此说来,为丧失能力的年幼儿童最成功的干预方案一定要使父母参与进来。父母在为缺陷儿童早期干预方案中是承担方案顾问成员之一。他们提供给其他成员信息。其他成员包括消费者、教职人员、主任教师、征兵人员、课程编制者、顾问、评价职员以及考试人员和记录人员。

    父母是他们子女日常行为的观察员。通常他们比其他任何人员更知道儿童需要什么,而且他们能协助教育家制定符合实际的教学目标。他们能报道外人永远看不到的家中发生的事件。例如,儿童对家中其他成员的反应如何。他们能在家中监测并报告他们子女的进展情况。简而言之,他们能在每一阶段有助于完善他们子女的教育方案,如评估、设计、课堂活动和测量等。许多父母甚至在课堂中如同教师、教师助手、志愿者或其他教职成员。

    大多数干预方案认为,家庭是最好的和最白然的学习环境并且认为父母是最好的教师,甚至中心重点依靠父母把中心方案带人家庭。但在我们把父母包括在方案的工作中,我们应注意下列的警告:

    早期儿童时代专职人员,在他们热衷于取得他们全部重要的早期发展成果时,一定不要把父母推到烧焦的位置,早期儿童时代,专职人员将把儿童转到新的方案中去。当儿童达到学龄时,他们的任务即将结束。但家庭仅仅是终身教育的开始。对于早期儿童时代方案,取得发展成果同样重要的任务是为家庭做好长期托运的准备。家庭必须学会用步子量好他们的未来,变得从容一些并从容地应付每个人的需要。他们必须懂得担负一个特殊儿童需要的责任并不是一阵子的努力。它更像是马拉松长跑,以慢而稳的步调取得胜利。

    最后,Macombo-3设计编制的课程《HCEEP早期方案在Macomb伊利诺爱》中,作者提醒我们必须记住,早期儿童时代被认为是儿童有趣味的时期,并对于有幸为他们工作的成人来说,即使为儿童编写的课程企图演示使他们和他们家庭生活困难的行为和情况,请不要忘记游戏的重要性、与这些年幼儿童相互交往中的快乐和情绪上的幸福。我们作为年幼残缺儿童工作的专职人员,有时对于我们任务的重要性过于严肃,以致任何幽默的成分在我们和儿童及他们家庭工作中都荡然无存了。

    我们作为早期儿童时代特殊教育领域中的专职人员,我们的使命是掌握使我们自己过得快乐的艺术并协助把它逐渐注入与我们共同工作的年幼儿童和他们的家庭中去。

    早期儿童时代一生只有一次……

    让我们重视它吧!(HutingerMarsLcallMc Cartan1983,前言)

发布于2011年09月02日 10:07 | 评论数(2) 阅读数(1229) 我的文章

美国两种语言的特殊教育


国家教育统计中心估计,1980年美国有3000万第一语言不讲英文的人民。到今天,大约有1000多万学龄儿童英语不够熟练( Limited English Proficieny LEP),因为他们的第一语言不是英文。两种语言或少数语言儿童“面临自然讲话关系的两种语言[]来自在与家庭成员交往中不用主要文化而功能地使用一种语言的家庭”。某些学校专区提供两种语言的教育方案——“在部分或全部学校课程中为儿童或一组儿童使用两种语言作为教学的工具”。两种语言的教育方案以学生的学术发展为他们的主要目标,也就是说,主要的宗旨并非就教英文本身,而是用他们掌握最好的语言将学校课程的基本技能、概念和知识教给LEP学生。

    对于既在语言上有所不同又丧失能力的学生来说,他们在校成功的目标是特别富有挑战性的。他们不仅必须克服由他们的无能造成的困难,而且他们必须在用外文讲课而几乎不经常讲土生语言的环境中进行。针对这些儿童,两种语言的特殊教育方案是必需的。BacaCervantes(1989)给两种语言的特殊教育下的定义是:

    伴随英语使用家乡语言和家乡文化是为学生个人设计的特殊教学的方案。两种语言的特殊教育考虑到儿童的语言和文化是适当教育建立的基础。两种语言特殊教育的主要宗旨是帮助每一个别学生发展学习的最大潜能。

    响应基于“要求,面临教导丧失能力儿童去学基本技能已感任务艰巨的特殊教育家们再学第二语言未免过分”的理由,对两种语言特殊教育加以反对,BacaCervantes(1989)认为:

    如果理解儿童的文化和语言是建造适当教育的基础,基础技能的传递就可以大踏步地前进了……简而言之,在儿童已掌握的技能上发展是健全教育实践的基础。英国语言和安哥拉文化的技能实际上是附加的材料。

    大多两种语言的教育方案通常强调转化的方法或强调保持的方法。在转化的方案中,学生的第一语言和文化只在学校所需要的机能范围之内使用,直到为所有教学掌握应用的英文而后止。转化方案不教本国的阅读和写作。

    某些教育家坚持对于讲两种语言的儿童来说,过快地转化到英语是错误的,而学校教学应用本国语和英语二者同时进行。“语言的运用对于儿童的智力发展至关重要……宁可冒本国语言运用和交往能力不成熟限制的风险,我建议继续使用本国语言直到有完全把握掌握英国语言为止”。尽管承认坚实的认知和语言技能的发展在第一语言中至关重要,Glenn(1986)指出“在儿童入学以前语言发展最关键的年月已经过去了……我们可以向难以对付一种语言的儿童表达两种语言以保持本国语言的永久性并调解原始文字的混乱”。

    以保持为宗旨的两种语言方案鼓励儿童伴随英语的同时发展并保持本国语言(包括阅读和写作)和文化。Cummins (1989)强调鼓励儿童发展他们第一语言(LI)技能的重要性。他提出若干研究,建议不同语言学生文学成功的主要指标是把他们本国语言和文化与学校方案结合一起的程度。Cummins说,即使不提供两种语言教育的地方,学校也能鼓励并促进儿童在他们第一语言中的技能与声望。他建议若干新西兰教育家鉴定的具体策略:

    ◇鼓励学生在学校周围使用他们的LI

    ◇为来自同一少数民族集体的学生彼此之间用他们的LI互相交往提供机会。

    ◇征求能用他们的LI辅导学生的人。

    ◇提供用各种语言编写的书籍。

    ◇在新闻信札和其他学校交往中收编各种语言的贺辞和信息。

    ◇提供两种语言的和多种文字的符号。

    ◇在校中展示各种文化的图片和实物。

    ◇创办收编学生的LI的研究单位。

    ◇鼓励学生用他们的LI为学校通讯和杂志贡献作品。

    ◇在开大会和其他法定学校活动时,聘请第二语言的学员使用他们的LI

    目前,所有为两种文字教育提供支援的政府与联邦法律独宠的转化模式。然而,按BacaCervantes(1989)指出的,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法律并不阻挠学校专区提供保持方案。

    两种语文教育的恢复模式寻求恢复学生祖先由于文化同化丧失或消减的语言和文化遗产。两种语文教育的扩大方案为只懂一种语言的集体设计教学一种新语言和文化方式,例如,某些学校专区目前提供用第二语言去教所有或大多课程的“immersion school专门学校(?)”(最普通的用西班牙文和法文)。

    关于教讲两种语言学生的最有效方法,教育家们议论纷纷。前美国教育部长William JBennet(1986)曾写过:某些儿童“来自鼓励他们掌握英语的家庭;有些列入讲土生语言表示尊贵的同等集团。某些到达此地从他所饼的语言译成英文相当容易;其他所讲的语言错综复杂,与我们的语言完全不同”。Bennett坚持在讲两种语言学生的具体方法应由地方选择,但他强烈争论:“所有美国儿童需要尽早学习用英语讲话、阅读和写作”,有些专职人员和立法人员呼吁指定英文“为美国唯一正式的语言”。不过,采用这样的政策可能给用学生土生的语言进行教学的学校带来挫折。

    两种语言教育的研究尚未给方法论提供指导方针。不过,普遍同意儿童与教师、父母和伙伴相互交往是掌握英文最有效的途径。从事并讲述有趣经验的儿童,比局限于课堂听讲和教师纠正错误的儿童更可能掌握优良的英文技能。应尽力给讲两种语言的特殊儿童提供用语言探讨世界的不同机会。

发布于2011年09月02日 09:01 | 评论数(2) 阅读数(1461)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6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