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公共图书馆建设存在问题分析


    在信息无障碍建设法律法规支持体系中,对公共图书馆权利义务的规定存在以下问题: 第一,权利与义务的失衡,违反了法律的合理原则,大大降低了公共图书馆参与信息无障碍的积极性。法律是社会公平、公正的体现。公共图书馆在信息无障碍建设方面却呈现权利与义务不平衡的现象。公共图书馆的义务是要为残疾人提供借阅服务,为残疾人提供优先、优惠、辅助性的服务,而公共图书馆的权利却显得比较模糊。主要表现是公共图书馆的经费缺乏保障。是否将公共图书馆事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公共图书馆经费是否列入财政预算,并与经常性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相适应?这些问题在相关国家法律法规及地方性法规中是没有答案的。没有经费的保障,公共图书馆为残疾人提供服务受限,加上政策法规中任意性的规定,公共图书馆完全可以以不具备条件而不建设盲文资源、有声读物等,对残疾人使用互联网所需要的软件和硬件设施更无从谈起。最终使公共图书馆对信息无障碍的推动没有较高的热情和积极性。
    第二,相关权利义务的缺失.导致公共图书馆很难有效地为残疾人提供无障碍的服务。首先.我国目前并没有一部法律法规如《公共图书馆法》来约束、指导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公共图书馆的权利义务自然没有得到统一的规定。即使已有的其他省份制定的几部公共图书馆条例或管理办法中,也几乎不能挖掘出公共图书馆实施信息无障碍所应有的权利和义务。其次,信息无障碍的宗旨是使每个人都能够获取信息,这些信息当然不仅仅是纸质信息,还有网络信息、数字化的资源,公共图书馆除了能为残疾人提供图书借阅服务以外,还应该提供使残疾人利用互联网获取数字化信息的服务。但如前所述,目前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及地方性法规中对公共图书馆数字化资源无障碍建设的权利义务并没有任何体现,已有规定基本上还局限于传统的提供盲文或盲人有声读物借阅服务上,这样导致公共图书馆对残疾人的服务停留在印刷文献的范围内,使信息无障碍的宗旨和目标没有得到真正实现。

发布于2013年08月30日 09:29 | 评论数(2) 阅读数(778) 我的文章

成人出现依赖或成瘾对家庭的影响


    人们可能产生对事物、事件、人物、经历以及药物的依赖或成瘾。有些人在内心深处有低自尊和羞愧的感觉,他们为了从这种情绪的困扰中摆脱出来通常会出现依赖和成瘾的问题。以这种方式使用作用剂导致依赖或成瘾有几个阶段。有依赖或成瘾问题的人被称为相互依存。这种情况是由于他们在儿时没有得到父母适当的养育,父母没有满足孩子的依赖需求,因此产生的长期效应。
    家庭系统理论认为,当一个成人受到某种依赖或成瘾的影响,那么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都会在某种程度上也受到影响。有关相互依存的文献首先关注的是出现依赖和成瘾问题的人的配偶。早期的很多研究对酗酒者的妻子进行了分析,研究发现,酗酒者的妻子通常会否认或刻意淡化丈夫的酒瘾,其结果是使酗酒者的问题更为严重。例如,如果酗酒的丈夫有一天喝了很多酒,由于宿醉而在第二天无法去上班,其相互依存的妻子就可能会给丈夫的老板打电话,为他不能去上班找个借口来保护他。这种做法,其实会使丈夫的酗酒问题更为严重,无助于让他看到酗酒造成的严重后果,即酗酒会怎样影响工作以及损害家庭的幸福。
    在20世纪80年代,治疗师和对此感兴趣的其他人逐渐意识到,相互依存这一问题所涉及的不仅仅是酗酒者和其他瘾君子的妻子。相互依存的定义在修改后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展,相互依存被用于描述在父母未能满足孩子的依赖需求时,孩子们所发生的情况。随着公众日渐意识到成年阶段相互依存现象的普遍性和表现,相互依存也变成了某种文化现象。如今,专家们认为,某个人所经历的物质依赖或成瘾问题或其家人的问题,归根到底是相互依存的问题。
    瘾君子与其相互依存的配偶在多年的共处中,形成了各种自暴自弃的行为。这些自暴自弃的行为在其孩童时代和青少年时代就出现了,这些行为被用作应对父母忽视或虐待的种方式。由于父母没有以适当的方式满足子女的需求,因此,这些孩子也会以这种自暴自弃的方式去试图得到父母的认同、接纳和关注。待到这些孩子长大成人之后,他们还依然会采用这种方式在亲密关系中去获得情感和爱。然而,因为至少对于夫妻双方中的一人来说,其主要关系其实是与所依赖或上瘾的药物或经历的关系,因此,夫妻间的亲密关系就会变得更为扭曲。然而,这种不健康的关系却反映了夫妻关系中双方的依赖或成瘾。只不过是夫妻双方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这种依赖和成瘾。药物依赖或瘾君子的配偶也会致瘾,不过主要是对于关系本身成瘾。
    成年时期出现的诸如依赖和成瘾这些行为习惯,在个体的生活早期曾经会起一些作用,但具有讽刺性的是,这些行为习惯到了成年期就会蜕变为自我损害了。这些相互依存的模式阻碍了个体在与他人建立爱恋关系时出现真正的亲密和真实性。

发布于2013年08月21日 16:25 | 评论数(2) 阅读数(1013) 我的文章

青少年家庭教育与亲子关系的变化


    对青少年的指导和培养亲子关系需要不断地重新协商和重新定义,在这个过程中,父母要充分考虑孩子发展变化的需要,也要能体现成长中的孩子的需求。这也是本章所反复强调的一个主题。
    许多父母不太愿意接受孩子的变化,这与家庭系统的功能相关。当任何影响系统功能的改变发生时,一个家庭系统的凝聚力会受到威胁。系统的一个强烈趋势是保持现状,因为任何方面的改变都可能威胁系统的完整性。尤其是,家庭系统遇到挑战时就需要有所变化。当一个儿童成长为青少年,其个体独立的愿望就会对家庭的功能和家庭凝聚力的维持造成威胁。和遇到其他的压力情景一样,家庭会从多个方面对这种变化做出反应。
    在儿童的早期发展阶段,父母对孩子会有很多的控制、限定和界限,当孩子迈入青少年阶段时,父母很勉强地放松了监控。尽管许多父母也意识到这种改变终究无法回避,但很多青少年渴望平等,也期望父母把权力转交出来,希望自己能更为自律,因此,他们总觉得这种改变来得太慢了。
    然而,研究者一直认为,儿童的良好发展源自权威型家庭教育。尽管父母在青少年的自主过程中,对孩子的反应发生了改变,但权威型的教养方式对青少年而言也依然有其优点。例如,如果父母能够保持分离参与或监督,那么,青少年的行为问题就会减少,而学业成绩则会有所提高。这种权威型家庭教养方式的变化,与青少年对父母的看法有关。他们认为,父母一方面参与了他们的生活,同时,父母又能给予他们足够的自由,让他们感到自主。父母依然会给青少年子女提供指导,父母在进行指导的过程中,既公平合理,又严肃认真,而且还让子女感到温馨幸福。
    从父母的影响和控制下争取自主的努力,在青少年时期表现最为明显。这个变化,使得青少年能去尝试极限,去发现自己的能力和不足,在学习许多技能和问题解决策略时允许犯错误。青春期早期,自己与父母之间的界限清晰,但同时与同伴之间的界限模糊。曾经对父母的拥护和忠诚现在转移到了同伴身上。这个转变使青少年和家庭的关系变得紧张。此时,要求遵循既定或设想标准的同伴压力很大。来自他人的接受和肯定会极大地增强自信心,但是由于青春期会有强烈的疏离感,这会对积极的自尊产生不利的影响。
    到了青春期晚期,认知能力发生改变。与同伴交往的经验,让孩子有信仰,有自己的态度和关于自身不同方面的了解。这些经验形成了个人的特征,自我和社会群体之间也形成了分界线。在家庭、学校、社会中获得的经验让青少年逐渐成长为一个独特的个体。在这整个时期,青少年总会围绕着这些问题寻找最初的答案“我是谁?我属于谁?我的生活目标是什么?”

发布于2013年08月12日 12:27 | 评论数(2) 阅读数(1015) 我的文章

有关“做父母是危机”的研究


    许多早期研究表明,那些已经做父母的人被认为是现在第一次做父母的人的先行者。这些早期研究关注初次做父母的人面临的转换角色方面的问题和挑战,成为了当代研究的基础。早期的研究者第一次关注这个主题时,认为新的父母身份是夫妻婚姻生活中的危机事件。现在我们通过深人了解新父母面临的问题,更主张把它看成是家庭系统生活中的一种转变角色的经历,而不是一种消极的、会带来危机的事件。
    突然变成了新父母,家庭社会学家一直研究这种角色转换对家庭的影响。他认为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在夫妻婚姻关系中是一件危机事件。
    LeMasters提出,社会关于为人父母提供的是一种充满浪漫色彩的描述。民间广泛流传的有关父母身份话题的传说,对父母们应该怎样养育孩子和如何做父母,造成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印象和期望。LeMasters的研究数据证明,人们在有了第一个小孩以后开始对婚姻失去幻想。他采访了46对中产阶层的夫妻,他们在接受采访前的5年中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有83%的人表示在面对孩子的出现时产生了很多危机,并随后影响了夫妻间的关系。母亲们会出现例如失眠、担心她们的外貌、家务没人管理、长期劳累、放弃社会交往和外出工作等危机。父亲们与母亲们的情况类似,并且还提到了对妻子性反应能力下降的不满。
    尽管LeMasters所做的新生儿对父母婚姻关系影响的研究备受人们关注,但是也有其他研究者对他的研究提出了质疑。Everett Dyer随后进行的研究试图验证LeMasters的研究结果。Dyer的研究表明了产生危机的严重程度依赖于(1)孩子出生时,婚姻和家庭的凝聚力;(2)夫妻为自己的父母身份和婚姻的准备力度;(3)在孩子出生之后,婚姻关系的调整力度;(4)其他的变量,例如在孩子出生之前,夫妻结婚的时间长短。Dyer的研究报道了在孩子出生时,多数夫妻间出现了严重的危机,但是他们有能力在孩子出生几个月后,恢复并重新组织他们的关系。
    家庭社会学家Dan Hobbs的研究比LeMasters和Dyer选择了更具代表性的新父母组群来进行研究。在他的研究中,Hobbs发现有86%的夫妻认为他们仅有轻微的危机反应,这个发现与LeMasters和Dyer的发现是截然相反的。
    随后的研究证实了Hobbs刚开始的发现。这个研究促使人们重新评估首次生育时所面临的挑战,它给家庭系统中的角色带来了转变,而不是危机。最近,很多研究讨论了影响首次做父母的成年人在适应新父母角色时的其他因素。

发布于2013年08月06日 10:28 | 评论数(2) 阅读数(775)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4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