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教育学校医疗康复的产生与发展


    西方早期特殊教育学校的产生以及学校采用的康复手段与医学的产生与发展有密切的关系,产生于欧洲的早期特殊教育学校多为医生或神职人员所创办,教育对象残疾程度也较重,教学方法则注重“生理学的方法”。法国人谢根甚至把智力落后儿童教育学校命名为生理学学校,认为自己的教育训练是属于生理学的。除了医学的发展,心理学的诞生也为特殊教育提供了新的理论与方法。以智力测验为代表的儿童能力测验技术与鉴定程序的广泛应用成为证明少数人优越性的有效的、科学的工具,也成为隔离、控制残疾人士的“科学”的证据。在此背景下,心理一医学模式残疾观应运而生(一直延续到现在),该模式的核心观点是:①残疾是问题的根源所在;②残疾人需要治疗;③残疾人不能为自己的生活做出正确决策;④残疾人需要专业技术人员的“照料”;⑤残疾人由于自身的缺陷不可能拥有与非残疾人一样多的机会。在心理一医学模式残疾观的影响下,隔离的特殊教育学校主要运用医疗手段对特殊儿童开展训练,特殊教育的着眼点是关注特殊学生病理学的根源、行为特点及其矫正补偿方法,其假设是,残疾是由个体生理、心理缺陷所致,而缺陷是能够测量和诊断的,应对残疾人进行医学的诊断、训练与缺陷补偿。例如,19世纪早期对智障儿童的教育训练主要倾向于伊塔德等人的感官训练的方法。19世纪后期,塞甘的关于智障儿童教育理论与实践的经验在特殊教育领域中有很大的影响。在塞甘教育理论的影响下,19世纪的智障教育强调从训练学生的感官知觉出发,教学内容主要包括:肌肉训练、神经系统的训练、感觉教育、抽象思维训练、语言理解训练、社会理解训练和道德品质的学习等。学校普遍采用的康复方法也来自于塞甘,主要有身体锻炼法、音乐训练法、语言训练法等。

发布于2019年03月28日 12:29 | 评论数(0) 阅读数(31) 我的文章

一起来了解儿童的感知和运动能力


    如果把人体比作一辆汽车的话,感知觉系统是汽车的启动系统,脑是汽车的发动机,运动系统是汽车的底盘。正如,汽车的正常行驶需要启动系统发出正确的信号、发动机处理信号并传达至底盘,感知运动活动的顺利完成依赖于感觉器官、脑和骨骼肌肉的协同合作。一般而言,自闭症是感觉器官、外周神经系统和骨骼肌肉功能正常,脑功能失调引起包括感知运动异常在内的广泛性发育障碍。通俗来说,自闭症儿童与各类特殊儿童(除感官障碍的特殊儿童外)一样都是“脑子出现了问题”。
     自闭症患者因脑功能异常而引起感知和运动能力异常。其中感知觉异常在1980年《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SM)第三次修订版中作为自闭症临床诊断标准之一,而后第四次修订中又把这一标准删除。这并不等于说感知觉异常对自闭症儿童的困扰减弱了,而是研究发现越来越多普通儿童和其他障碍类型儿童也伴随感知觉异常,感知觉异常这一标准的区分度不够。但是在2013年<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的第五次修订版中又把感知觉异常作为自闭症临床诊断标准之一。同样很多研究者呼吁把运动发展异常作为自闭症儿童临床诊断标准,这不但是因为自闭症者普遍存在感知和运动异常,而且感知和运动异常由机体内外的刺激引起,不以时间、场景和人的意志为转移且直接指向自闭症者自身。自闭症者并不需要时时刻刻与他人沟通交流,语言障碍只在与他人交流中出现;刻板行为和狭窄的兴趣也是有停歇的时候;而且他们的语言和行为异常更多的是困扰和影响他人,他们自己却可能自得其乐。所以,作为自闭症者本身而言,感知和运动异常应该是他们亟待克服的首要也是最大的困难。
     学龄前期(也可延缓到8岁)是脑发育的关键期。这一时期不仅是脑体积发育的最快时期也是脑功能快速完善的重要时期。在关键期开展感知运动干预将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干预前必须了解自闭症儿童感知和运动特点、产生原因、评估方法,以确定干预的原则,分析目前常用的干预方法的优劣,开展感知和运动能力干预,并根据干预需求调整居家环境,改善自闭症者感知和运动系统功能。

发布于2019年02月13日 15:29 | 评论数(0) 阅读数(55) 我的文章

父母怎样让孩宝宝安稳睡觉?


    一旦说服父母相信他们自己的快乐和宝宝的快乐一样重要,他们必须愿意为管理宝宝基本生活事务做决定,比如几点钟睡觉,那么,针对宝宝不肯上床睡觉问题的处理方法就相对简单了。但是,要让他们相信,如果他们在与宝宝道了晚安之后就坚决不再回到他的房间,宝宝不会因此一直哭个没完。第一天宝宝可能会大哭20~30分钟,第二天可能哭10分钟,慢慢地就再也不哭了。
    要把这样的宝宝放回床上,先要满怀爱意温柔地拥抱宝宝和他说说话,告诉宝宝也是告诉自己,他们并不是变成了铁石心肠,而是要把宝宝从一种令人痛苦的状态中解救出来。然后我建议父母用一种友好但是坚定的语气告诉宝宝,他和爸爸妈妈都要休息了,所以他们不会再回到宝宝房间里来,但是他们就在隔壁房间里。(可以说是医生告诉他们要这样做的,如果这样说更容易一些的话。)宝宝不可能理解这些语言,但是他会得到这些信息,他们的生活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开始,并且父母不会再犹豫不决了。
    如果父母被内疚的想法所折磨,担心宝宝的头会不会被小床的栏杆卡住,或是他会不会被窒息,因此过十几分钟就到宝宝房间里去看看,以确认他没有发生什么危险,宝宝就会以为自己最终将会被抱起来,当他发现结果并非如此时,他就会被这种看似欺骗的行为所激怒,他会哭得加倍厉害。如果父母每十分钟回来偷看一眼宝宝,宝宝就会愤怒地哭上一整夜。

发布于2019年01月10日 14:24 | 评论数(2) 阅读数(58) 我的文章

残疾学生职业康复的现状


    职业康复的形成历史较短,就职业康复的实施模式而言,我国尚处于摸索阶段。我国现阶段较为常见的职业康复形式有以下两种:一种是由政府部门开办的各种职业康复中心,为残疾人提供包括作业治疗、物理治疗、心理治疗等相关内容的康复服务;另一种是由私营教育或康复机构开展的职业康复服务,这种职业康复服务大都直接套用学龄期“特殊教育”的模式,只是对前期教育康复工作进行时间上的延续,没有开设与职业相关的、系统的康复训练。这两种职业康复服务在实施过程中都存在着诸多不足,比如说:职业评定的方法不当,不能较为准确有效地对康复服务者进行客观的评定;职业培训的力度不够、形式单一,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职业咨询和职业指导的作用不明显,不能为残疾人获取或重新获取工作,进而参与社会生活提供有效的帮助。简而言之,职业康复的实施很难实现预期目标,很少有学生能够通过现有的职业康复服务来有效地提升自己的综合职业能力,进而获得并保持适当的职业。特殊学校特殊学生的职业康复,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的职业康复,主要是通过各种职业性质的课程、培训和实习来实施的。

发布于2018年12月13日 16:28 | 评论数(0) 阅读数(58) 我的文章

外来子女的家庭教育及其问题


    (1)家长非常重视孩子学习成绩,少数家长教育方式简单粗暴。父母家庭教育手段或策略的选择,与孩子成绩高低有紧密的联系。当孩子的成绩不理想或犯错时,谈心交流及联合老师共同教育是家长最惯常用的两种手段,但也有一些家长会采取比较简单粗暴的方式如责骂、打罚或干脆置之不理。从户籍来看,16%的外省市籍受访者称父母会责骂、打罚,略高于上海户籍儿童的家长。
    (2)大多数受访者父母教育子女态度较一致,近八成父母的业余生活习惯对孩子有榜样示范作用,但也有二成家长打牌、赌博、喝酒、唱卡拉OK,尤其是近四成外省市籍受访者父母中有不健康的闲暇生活习惯。
    (73)少数家长对学校教育参与程度不高,教育方法欠妥。当老师或其他人“告孩子的状”,有9. 4%的受访者父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大骂一顿”;0.9%的受访者父母会不相信老师,为子女抱不平;2.2%的受访者父母会不了了之。少数家长的作为会破坏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之间的分工与默契。尤其是14%的外省市籍的受访者其父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大骂一顿”,甚至还有一些家长不相信老师,为家校合作增添障碍。
    (4)有相当多的父母与子女间交换关于学习的信息其频度较低,父母对孩子假期教育管理的方式与取向还是以报辅导班为主。寒暑假期29. 1%的受访者表示家长经常报辅导班,21. 2%的受访者是偶尔报班,只有二成不到的受访者寒暑假期父母没有给孩子报辅导班/培训班,上海户籍学生寒暑假报辅导班比例明显高于外省市籍学生。

发布于2018年12月04日 08:24 | 评论数(0) 阅读数(55) 我的文章

听觉障碍儿童的认知特征


    1注意
    听障儿童视觉注意的发展是当前国内研究的焦点。虽然研究刚刚起步,但我国学者也开始采用实验论证其视觉注意的特点。实验揭示小学听障儿童与听力正常儿童具有相似的视觉注意加工方式,但昕障儿童视觉注意的搜索速度较慢;听障儿童的视觉注意能力与听障青少年和大学生相比,反应时显著长,准确率显著低。由于儿童的视觉选择性注意技能随年龄增长而逐渐提高,直到童年晚期才逐渐成熟。因此,以上研究也从侧面验证听障儿童视觉注意的反应速度慢只是发展上的延迟。关于听觉损伤对视觉注意的影响,也提出补偿假说和缺陷假说,当前国内已有研究支持补偿假说,也有研究既不支持补偿假说也不支持缺陷假说。
    2记忆
    国内对听障儿童记忆的研究主要涉及短时记忆、内隐记忆、外显记忆和工作记忆。首先,听障人群与正常人在短时记忆容量上的差别有限。其次,听障人群与正常人在内隐记忆方面没有显著差异,但听障人群外显记忆的质量低于正常人,听障人群的外显记忆能力随年龄增长显著发展。再次,工作记忆主要用来描述对信息短暂性的存储和加工,分为视觉空间模板、语音环和中央执行系统三个子系统。研究考察工作记忆子系统在听障儿童心算过程中的作用,显示听障儿童在商存储负载水平下的心算成绩艟著低于听力正常儿童;听障儿童在对中央执行能力有高需求的实验条件下的作业水平不比正常听力儿童差,说明其中央执行能力并没受到损失。

发布于2018年12月03日 15:28 | 评论数(0) 阅读数(63) 我的文章

脑瘫儿童教育的发展趋势


    通过系统文献计量分析和深入的文献阅读和整理,进一步加深了对儿童脑瘫的认识,同时也从研究脉络中为未来的研究提供启发。
    (一)脑瘫儿童教育的研究文献持续增长
    从逐年发表文献数量来看,排除2008年数据库收录因素的影响,脑瘫儿童研究文献大体呈现上升的趋势,2010年的文献发表量几乎是2000年的2倍,充分表明该领域研究持续发展的势头。尤其是随着产科技术、围生医学、新生儿医学的发展,新生儿死亡率明显下降,但脑瘫患病率则呈现出上升的现象,必然引起医学界和教育界的重视,也促进了该领域研究不断发展的现实。
    (二J脑瘫儿童早发现、早诊断日益受到重视
    脑瘫的早期诊断,一般是对出生后0~6个月的诊断,其中。0个月诊断又称为超早期诊断。研究表明,如果早期诊断,早期治疗,除严重者外,均可以治愈或正常化。因为脑组织在婴儿早期(0~6个月),尤其是新生儿期,尚未发育成熟,还处于迅速发育阶段,这一时期脑的可塑性大,代偿能力高,恢复能力强。此外脑损伤也处于初期,异常姿势和畸形尚未定化,矫正的可能性较大,
    同时,对脑瘫的早期诊断往往也比较困难,因为运动和精神神经发育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年龄越小可观察的项目越少,未成熟儿脑损伤神经症状一般表现不明显;而正常孩子也可能存在发育脱落的表现,一定程度上对早期发现脑瘫儿童产生困难。因此如何科学准确的诊断鉴别脑瘫儿童对儿童的后期干预和康复预后至关重要。现有研究中涉及脑瘫的早期筛查、诊断评估的文献总体数量不大,所采用的评估工具良莠不齐,评估体系也尚未形成,更突出了该领域巨大的发展空间。
    (三)脑瘫儿童综合治疗呈现明显的发展趋势
    医学治疗儿童脑瘫是目前国内研究中数量较大的内容之一,然而长远来看,及时、长期、正规的康复训练才是治疗脑瘫的最主要方法,手术、药物及其他治疗只是为康复训练创造条件或作为补充手段,不能替代康复训练。单一的医学治疗模式往往缺乏对后续持久康复的追踪,长远来看并不利于脑瘫儿童的康复;而脱离医学治疗的教育训练则可能对运动功能和姿势畸形无能为力或收效甚微。基于此,未来研究中应考虑开拓思维,更多地将多种治疗方法、康复训练手法及教育辅助手段等相结合,多管齐下综合治疗儿童脑瘫。

发布于2018年11月08日 15:27 | 评论数(0) 阅读数(75) 我的文章

言语语言障碍儿童病因病理的研究进展


    对言语语言障碍儿童病因病理的探寻也是十分重要的,在这部分内容的研究中,论文主要研究了口吃儿童、听觉障碍儿童以及语言发展迟缓儿童的病因病理。
    (一)口吃儿童的病因病理研究进展
    很多研究者认为,口吃现象来源于言语产出过程中不恰当的时间控制,即言语计划于运动执行过程中投有很好地匹配。有关口吃者言语运动准备过程的研究很少,研究者为了检测准备间隔对口吃者言语反应速度的影响,采用定准备间隔下的预备反应时范式,通过三个实验,探索口吃者最佳言语准备间隔的特征及其与口吃现象之间的关系。研究者通过结果推断,“口吃者在言语运动准备过程中的异常很可能是引起口吃现象的重要原因”。
    还有研究者为了考察汉语成年口吃者的语音编码障碍对言语产生的影响,形韵不一致的认知冲突是否影响言语产生,采用语音启动的命名任务,选取20名汉语成年口吃者为实验组,20名流利的正常人为控制组。实验结果表明,口吃者的平均反应时慢于正常人。研究者得到结论:“口吃者语音编码的障碍影响了其言语产生,认知压力阻碍口吃者的言语产生。”这些研究都为了解口吃儿童的病因病理提供了依据。
    (二)听觉障碍儿童的病因病理研究进展
    儿童语言障碍的病因非常复杂,听觉功能异常是常见和主要的原因。有研究者选取1 108例语言障碍儿童,根据听性脑干诱发电位( ABR)检测结果将之分为反应闽正常组、轻度听力障碍组、中度听力障碍组和重度听力障碍组,对四组儿童进行声导抗检测。结果表明,所有受检耳中,听力障碍者占半数多,分泌性中耳炎( S0M)患者占12. 64%;部分S0M患儿ABR反应阈治疗后的均值比治疗前下降,但重度听力障碍组无效果。研究者由此得到结论,“听力障碍是儿童语言障碍的主要原因,伴轻、中度听力障碍的S0M患儿随着S0M的好转,部分语言障碍可随之改善,但伴重度听力障碍的S0M患儿的语言障碍并不随S0M的好转而好转。”因此,在儿童语言障碍早期筛查时,要对其进行听力检查,及早发现,及早干预。

发布于2018年10月08日 09:26 | 评论数(0) 阅读数(91) 我的文章

残疾学生在普通高等学校接受教育的案例探析


    残疾学生在普通高等学校接受高等教育的实例很多,这里试举几例以说明残疾学生在高等学校接受高等教育的可行性。
     案例一:邹飞,1982年因小儿麻痹症不能直立行走,1998年以江都市理工科最高分考入南京大学计算机系。2001年11月29日,他不仅被批准为南京大学计算机系免试保送研究生,而且被团省委推荐为全国“五四”奖学金候选人。
     案例二:姚登峰,1980年因注射了过多的链霉素引起神经性耳聋,听力损失至左耳90分贝,右耳100分贝。1998年考上某名牌高校,该校将其档案提取以后又退回,最后他被湖北民族学院录取。在大学的几年里,他除了英语听力课无法正常上课外,其他各科成绩全部优秀,高等数学、专业英语等多门专业课获全系第一名,总分名列前茅。他还顺利通过了计算机中级程序员、微软ATC认证和高级网络操作员考试。他的散文、论文多次在校内外刊物上发表。他年年被评为优秀三好学生,并成为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2001年,他准备报考天津理工学院计算机专业研究生,11月16日,天津理工学院同意了他的报考申请。
     案例三:周婷婷,1980年生,出生时听力已有问题,1岁半时因医疗事故双耳全聋。在父亲的耐心指导下,她6岁已认识2000个汉字,还学会了看口型和人交流,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8岁时写出6万字的童话故事;11岁被评为全国十佳少年;16岁被辽宁师范大学教育系录取,成为中国第一个少年聋人大学生;17岁被评为全国自强模范;18岁主演了取材于两位残疾姑娘真实故事的影片《不能没有你》;21岁获准进入美国加劳德特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案例四:郑志高,5岁时因交通事故造成双下肢残疾。2000年高考以593分的成绩被武汉理工大学破格录取,后就读于化学工程与工艺系化学专业。
     以上案例只是残疾学生在普通高等学校接受高等教育的一个缩影。

发布于2018年07月23日 08:27 | 评论数(0) 阅读数(160) 我的文章

特殊教育学校课程建设规范性和科学性越来越高


    20世纪50年代,教育部陆续以复函、通知、指示等形式的文件,指导盲校和聋校开展课程建设工作。例如1953年的《关于盲哑学校方针、课程、学制、编制等问题给西安市文教局的复函》、1955年的《关于取消盲童学校的预备班制度并试行教新编的语文课本的通知》、1957年的《办好盲童学校、聋哑学校的几点指示》等,这些文件涉及特殊教育学校开设哪些科目、如何安排课时以及采用何种方式进行教学。经过几年的探索,1962年教育部颁布了两份重要文件,分别是《全日制六年制盲童学校教学计划(草稿)》和《全日制十年制聋哑学校教学计划(草稿)》。这两份文件总结了实践经验,明确指出了聋校和盲校的教学目的、学科设置及课时安排,初步搭建起我国特殊教育学校课程的基本框架。在这一阶段,课程建设工作主要是通过总结经验,并将经验体现在文件上,之后由中央政府下达到各地,指导学校开展教学工作。这一阶段特殊教育学校的教材建设任务,主要是改编普通学校教材。 到了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上半期,聋校、盲校及培智学校进入课程建设的新阶段,国家组织专家队伍为各类特殊教育学校课程拟订课程计划(或教学计划)。例如,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陆续制定了《全日制八年制聋哑学校教学计划(征求意见稿)》《全日制盲校小学教学计划(初稿)》《全日制弱智学校(班)教学计划(征求意见稿)》,经过几年试行后,在90年代上半期,教育部又陆续印发了《全日制聋校课程计划(试行)》《全日制盲校课程计划(试行)》《中度弱智儿童教育训练纲要(试行)》等文件,还编印了轻度智力落后儿童语文、数学、常识、美工、音乐、劳技、体育七门学科的教学大纲及教材。这一时期课程建设更强调制定全国统一性教学计划,同时也开始尝试编订适合残疾学生学习的特殊教育学校教材。

发布于2018年07月16日 14:24 | 评论数(0) 阅读数(128) 我的文章

   1 2 3 4 5 6 7     共有记录数:62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