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制功能对口吃者的语音编码的影响


    某研究在词汇水平上用双任务范式考察了口吃组被试和对照组被试在抑制优势反应次任务条件下重复词语的反应时和口吃频率的差异。结果表明,尽管两组被试在重复词语时发生口吃的频率并无显著差异,但是,无论是在重复双声词条件下,还是在重复叠韵词条件下,口吃组被试重复词语的反应时都显著长于对照组被试,口吃组被试重复双声词比重复叠韵词显著快,对照组被试则没有这种差异。这说明,口吃者在重复词语任务中用于语音编码的认知加工资源比非口吃者要多,因而加工时间更长;而且,口吃者在加工叠韵词时比在加工双声词时出现了更多困难。两组被试在抑制优势反应次任务中的组间差异虽然不显著,但是,线索类型和任务类型的主效应显著,说明抑制优势反应任务在被试的认知加工中占用了更多的注意资源,在双任务条件下尤为显著。根据内在修正假说,当口吃者说话速度快于语音编码速度时,会造成时间上的匹配错误,从而增加语音误选的机会。口吃者一旦监控到错误语音就会立即进行自我修正,从而出现口吃。在研究中,被试在双任务条件下进行词语重复任务,词语重复任务是一项自动化程度相当高的任务,加工可以在最小注意控制中进行,当相同的三词语序列连续重复时,只那些与语音编码和发音相关的部分被激活。因此,词语重复任务占用的认知资源较少。次任务是抑制优势反应任务,与言语任务关系较小,但仍然占用了一定的认知资源。因此,在双任务条件下,由于认知资源限制,口吃组被试在言语加工时间上就显著长于对照组被试,但口吃组被试和对照组被试的平均口吃频率差异却并不显著。这可能是因为词语重复任务的难度较小,当被试语音计划出现错误时,他们会在发声前进行内在自我修正,因而延迟了语音编码。因此,本研究结果支持内在修正假说。

    在双任务条件下,出现了口吃组被试在加工双声词和叠韵词时的不同情况。这表明,抑制功能对双声词和叠韵词加工的影响在不同被试之间存在差异,抑制功能需求的增加对口吃组被试影响可能更大:口吃组被试在进行抑制优势反应次任务的同时,加工双声词比加工叠韵词要快。这一差异可能与汉语言语产生中语音编码的单位、双声词和叠韵词本身的语音特性以及心理不应期有关。张积家等人的研究表明,在汉语言语产生过程中,声母最先得到编码,声母加工可以撇开韵母和声调;韵母和声调加工继后,韵母和声调加工不能撇开声母加工,声调很可能是附着在韵母之上。从双声词和叠韵词的语音特性上看,双声词的两个音节声母相同,叠韵词的两个音节的韵母相同或韵腹、韵尾相同。在语音学上,从音长角度看,声母发声持续时间短,韵母发声持续时间长,韵母比声母在工作记忆的语音回路中可能保持更长时间,所以抑制相同韵母比抑制相同声母要困难些。在词语重复任务中,当双声词或叠韵词的三词语序列连续重复时,相同声母或韵母得到连续重复的激活,可能会出现一个不应期,这对于有语音编码缺陷的汉语口吃者影响可能更为显著。因此,在词语重复任务中,声母先于韵母得到编码,此时,加工者的认知加工资源还相对充裕;如果语音重复激活存在心理不应期,那么,声母在重新激活时,心理不应期就应该相对短些;韵母在重新激活时,心理不应期则要相对要延长许多。所以,加工叠韵词就要比加工双声词需要更多的注意资源。词语重复任务是相对比较简单的加工任务,自动化程度比较高,但是,由于口吃者的语音编码存在缺陷,所以,在进行词语重复任务时就比非口吃者更容易出现注意资源的缺乏,因而口吃者加工叠韵词就比加工双声词要困难得多。

    一些研究结果支持这一假设。例如,内在修正假说认为,口吃者在语音编码时错误语音有较强的激活,从而导致编码错误。当他们试图修正这种错误时,口吃现象就发生了。因此,口吃现象与口吃者抑制错误语音的能力低有关。有研究发现,诱导口吃者产生不流畅言语(如自发言语或朗读)时,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成像发现,口吃者大脑皮层的语言加工区活动减低,而与运动功能相关的大脑皮层区(如一级运  动皮质)却有过度活跃现象。口吃者也缺乏正常人身上观察到的强左脑言语支配现象。对成人口吃者词语押韵判断中的语音加工过程研究发现,成人口吃者的ERP反应成分的头皮分布呈现非对称性,在右半球记录的ERP成分,峰值大于在左半球。因此,成人口吃者在进行押韵判断时,右半球有较大程度激活,较大程度地参与了协调押韵判断的后期认知加工活动。脑磁扫描法研究也发现,成人口吃者和正常人大声朗读单词时,虽然他们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彼此相似,却有着不同的大脑神经活动模式:在看到一个词时,正常人大脑皮层活动,首先出现在与视觉加工相关的枕叶区,然后出现在左前额区,最后出现在运动区和前运动区;口吃者却显示出相反的激活模式,他们首先激活大脑皮层运动区,然后是前额区。他们似乎在发音编码完成前就先启动了运动程序。这些现象说明,口吃者的抑制功能较弱或者有缺陷。

    单、双任务条件下被试重复词语的反应时和口吃频率无显著差异,这可能与主任务难度较小,次任务又为非言语任务有关。对次任务考察表明,在双任务条件下,被试抑制功能的反应时都显著长于在单任务条件下,说明抑制功能增加了被试的注意资源的负荷,对口吃者的语音编码均产生了一定的干扰作用。

    首先,要重视内在修正语音编码在口吃现象发生中的作用。现有的一些口吃矫正法,如以言语技巧学习和大量言语练习为主的方法,由于缺乏理论依据,矫正效果只是暂时的。在矫正后,口吃者的口吃现象还会有反复。其次,在临床治疗中,应当结合言语技能训练,培养口吃者完成语音编码的能力,逐渐降低口吃者由于监控到语音计划中的错误而引起的焦虑和恐惧情绪。只有这样,才能循序渐进地矫正和治疗口吃。

发布于2011年09月26日 13:29 | 评论数(2) 阅读数(1410) 我的文章

阅读障碍与朗读错误


一、讨论

    汉语阅读障碍儿童与普通儿童相比,确实存在着更多的朗读困难,表现为朗读的流畅性差(朗读速度慢且不合理停顿多)和朗读准确性低(存在更多的省略、添加、替代错误)。这一结果扩展了对于汉语阅读障碍儿童临床表现的认识,确认了汉语阅读障碍儿童朗读方面存在的困难,并明确了汉语阅读障碍儿童朗读困难的具体表现。这一发现对于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临床诊断和干预训练都具有重要意义。在临床诊断方面,以往的诊断标准大多主要依靠阅读成绩和智力水平之间的差异,未来的阅读障碍诊断应该更多重视临床表现方面的指标,例如可以制定专门的阅读障碍儿童朗读困难症状诊断工具,为临床诊断提供更有效的手段。在干预训练方面,西方阅读障碍干预研究中,朗读训练是重要的干预途径之一。由于汉语阅读障碍儿童在朗读流畅性和准确性上也存在问题,因此可以借鉴西方阅读障碍朗读训练中的干预技术,例如重复朗读训练等。

    尽管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朗读错误数量显著多于普通儿童,但是两者在各种错误类型上的相对比例非常近似,意味着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朗读错误主要表现为错误数量较多,而不是错误类型的差异。这与Thomson在英语中的研究结果一致。造成这一结果的可能原因之一是,阅读障碍儿童与普通儿童之间只有加工效率上的差异,而没有加工方式上的差异,随着朗读经验的增长,阅读障碍儿童的朗读表现可能会逐渐接近普通儿童。然而,这一推测还需要未来更多干预研究和纵向追踪研究的检验。

    汉语阅读障碍儿童与普通儿童在朗读错误比例上,语义替代所占比例最大。这表明,语义通道是汉语阅读中的主要通道。而阅读障碍儿童亚词汇通道受损是导致朗读落后的重要因素之一,阅读障碍儿童无法限定朗读时的语义竞争,导致输出语义相近的读音如“楷模”——“劳模”。另外,音似替代与形似替代在两类儿童的错误中占重要比例。普通儿童在两类错误的比例上相近,可能是由于我国汉字80%都是形声字,启动声旁线索帮助朗读时必然带动形旁线索的启动,或者启动形旁线索时带动了声旁的启动。而阅读障碍儿童在两类错误的比例上形似替代错误比例更大,是音似替代的两倍。原因可能是,阅读障碍儿童已经会使用字形线索帮助朗读,具备了字形结构意识,在没有语义线索和声旁线索可以利用的情况下,只能采用形旁线索帮助朗读。如“彻底”读成“切底”。本研究的结果支持了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核心缺陷可能是语素意识。

    汉语阅读障碍儿童在颠倒错误上与普通儿童无差异。这一结果与ICD-10中描述的英语国家阅读障碍儿童的朗读表现不完全相同。这一差异可能是由文字特点引起的,英语由若干字母组成,朗读时容易颠倒字母串顺序,而汉字是平面结构图形,不具备英文中的字母顺序特性。如果这一发现能够得到未来更多研究结果的验证,那么则意味着颠倒不是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显著特点,不需要纳入到诊断和干预中来。

二、结论

    研究比较了汉语阅读障碍儿童和普通儿童的朗读表现,分析了汉语阅读障碍儿童和普通儿童的朗读错误类型及各类错误比例。主要研究结论如下:

    (1)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朗读流畅性和准确性显著低于普通儿童。

    (2)对朗读错误类型的分析发现,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替代错误、添加错误、省略错误在数量上显著多于普通儿童,而在颠倒错误上,两类儿童差异不显著。说明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朗读错误主要表现为替代错误、添加错误及省略错误,较少表现为颠倒错误。

    (3)对两类儿童朗读错误的比例分析发现,两类儿童各种朗读错误比例非常相近。说明汉语阅读障碍儿童与普通儿童相比,其朗读困难主要表现为朗读错误数量多,而不是表现为类型上的差异。

    (4)对朗读错误比例最大的替代错误进一步分析发现,在语义替代、音似替代、形似替代、无关替代上,汉语阅读障碍儿童显著多于普通儿童。说明汉语阅读障碍儿童在朗读中主要使用了字音线索、字义线索及字形线索。

发布于2011年09月26日 11:57 | 评论数(2) 阅读数(1529) 我的文章

儿童心理治疗的音乐治疗技术


很多音乐治疗技术被应用于哀伤干预中。尽管大部分此类技术都使用现场音乐,但在现场音乐不可能的情境下,音乐录音也可以作为替代。这里所呈现出的音乐技术都稍作了调整,使其更适合不同年龄的儿童和青少年。比如,敲鼓就是适合儿童青少年的通用技术。对咨询师来说,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记住,和十几岁的儿童一起玩敲鼓时要选择适合他们年龄特点的节奏乐器。年幼的儿童喜欢颜色鲜艳或有着卡通形象的鼓。有很多方式来促进团体的敲鼓体验,比如回应式敲鼓,引导者敲一段短的节奏,然后团体成员再敲回来。这一来一回的形式在团队中逐一进行,直到每个成员都有机会原创一段节奏,然后再听着这段节奏被弹奏回来。随后是一简短的讨论,治疗师引导来访者把这段体验看成是一次对话,有时需要聆听、有时需要反应。

    除了回应式敲鼓活动,引导者还可以鼓励如下的即兴表演,治疗师打出一个固定的节拍,团体成员演奏任何他们想要表现的节奏、音乐风格和动感的音乐。通过保持一定的节拍,引导者控制着即兴表演。还可以将团体一分为二,一组变换节拍,另一组则始终保持固定节拍。还可以在敲鼓体验中加入探索不同的动感(大/轻柔)、速度(快/慢)和变化(进行曲,高调或者低调)。根据某个团体成员的名字敲出节奏,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欢迎体验,而一次敲出很多成员的名字能够创造出丰富的多声部音乐体验。比如,团体可以学着一起边敲边按节奏说出南希米德尔顿(比如南一希一米一德尔一顿)的名字,然后慢慢地只是敲而不说出名字。在小团体里选择很多名字来一起敲奏,能够给成员带来丰富的节奏体验。这些敲鼓的体验有助于开启或结束一段团体干预的过程。他们制造出团体的凝聚意识,激励有抑郁症状的来访者,为过度活跃的来访者提供一个宣泄途径,培养合作意识。

    节奏的即兴表演还可以用于对情绪的确认与表达。团体成员可以演奏出他们正在感受的情绪,而其他成员则来猜测这一情绪是什么。为了使这一过程顺利进行,有时有必要将各种乐器放在房间后面的一张桌子上或者地板上,当一位来访者弹奏其选择的乐器时,其他成员背对乐器或者闭上眼睛。这一活动鼓励团体成员怀着尊敬他人的心态来聆听,减少和任务无关的行为,帮助自我意识的来访者充满表现力和创造性地去表演。还可以利用乐器进行自由的表演,治疗师只对来访者制作出的音乐做出回应。在这两个活动案例中,来访者都可以确认和表达他们的情绪,而这正是哀伤干预的目标之一。

    演唱为大家所熟知的歌曲也能够帮助发展团体的凝聚力,在这个过程中,来访者通过各个成员的音乐喜好来互相了解。所选择的歌曲也反映着来访者的情绪状态,来访者选择一首歌来代表他想到某人过世而有的感受。为了纪念去世的人,来访者被要求带一张死者生前最喜欢的歌曲的录音,并在团体中播放。来访者可以和歌曲录音一起哼唱,但是咨询者最好可以用吉他或钢琴伴奏来进行现场音乐的表演。使用歌词表能够帮助来访者和着录音或伴奏一起演唱。

    将音乐和其他艺术治疗技术相结合也有助于培养儿童的创造性。治疗师可以利用很多方式来完成此类活动,比如,让来访者根据音乐创作一幅哀伤的拼贴画。治疗师还可以拿出不同类型音乐的片段组合录音,当播放音乐时,让来访者在一张大纸上自由绘画。每次音乐变换时,来访者都移动到右边的椅子上,并且在之前那位来访者的画作周围继续画画。每个音乐片段结束,来访者对画作做些简短的讨论。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幅以来访者的哀伤体验为基础的艺术拼贴画。此活动也可以在现场音乐的伴奏下完成,治疗师演奏或者即兴表演出各种音乐风格或选择。

    另外一种为哀伤儿童青少年所喜爱的、音乐与艺术相结合的活动是创作CD封面。治疗师要求来访者创作一系列歌曲名称,这些歌曲名称反映着他们的哀伤体验。示范指导语包括“当你发现自己所爱的人去世时,你的感受如何,创作一个歌曲的名称来反映这一感受”,“创作一个歌曲名称来反映你和你所爱的人的关系,”“创作一个歌曲名称来反映你在哀悼仪式上的感受(如果你参加过的话)”,“创作一个歌曲名称来反映你现在想起那位你所爱的人的感受”,等等。来访者被引导着在一张纸上写出这些歌曲的名称,然后对其进行装饰,使其成为一张音乐唱片的封面。在讨论歌曲名称的时候,最好放些乐器在手边,让来访者给出歌曲的一个基调。此类活动能够促进情绪的言语表达并帮助来访者更易于参与到言语咨询中。

    音乐阅读疗法将音乐与故事阅读相结合,用于音乐治疗中以提升儿童青少年的学业成就,并利于创伤体验后的咨询。尽管这项技术最初是用于那些喜欢阅读故事的年龄较小的儿童,但它同样适合青少年。鼓励青少年写出他们自己的哀伤故事或者诗歌,然后给故事和诗歌配上音乐。对于年龄小的儿童,可以为现成的关于哀伤和丧失主题的儿童图书配音乐。

    使用音乐阅读疗法的治疗师经常为故事阅读创作原创歌曲。在阅读故事的间歇,治疗师和来访者一起唱歌,这能强化书中所学来的道理。治疗师也可以选择一首效果相似的、节奏高昂的歌来代替原创歌曲。治疗师还可以找到故事中的主要角色以及不断重复的动作,并为这些角色和动作各指定一种乐器。阅读故事时每次提到角色或动作,负责该角色和动作的来访者就弹奏指定的乐器。这一技术帮助提高和任务相关的行为以及对故事的注意力。有关哀伤和丧失的图书提供机会让团体成员谈论他们的体验并且有助于哀伤过程的正常化。音乐元素帮助儿童理解学到的道理,提供机会以促进积极的参与,提升聆听的技巧。

    创作歌词被成功应用于儿童青少年来满足很多情感的需要。歌曲或者说唱歌词创作是一种有用的工具,能够帮助儿童青少年表达他们的哀伤,使用健康的应对技巧,记住去世的人。年幼的儿童经常需要一定的结构来引导他们创作歌词。治疗师可以向这些儿童系统地询问哀伤过程中的系列问题,来帮助他们完成每一行歌词。这些问题包括“在哀悼仪式上你的感受如何?”“对于去世的人,你记住的有关他的事情是什么?”“你如何表达自己的愤怒(或悲伤或其他的情绪)?"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形成了歌曲或者说唱音乐的歌词。说唱歌曲的创作比较容易,因为来访者可以轻松地提供节奏。咨询师的任务就是要把来访者提供的歌词与节奏配合起来。有时这需要重复某些歌词或者把歌词分成短的小段。通过提供一些可选择的音乐元素,比如不同的调,节奏、动感和风格,治疗师帮助来访者创编出适合自己写作的歌词的曲调。另一个受欢迎的歌曲写作活动是,治疗师提供爵士乐风格的一段音乐,鼓励来访者即兴跟随音乐唱歌。

    分析歌曲的歌词能够帮助促进对死亡的理解,提供常态感,让来访者了解哀伤,帮助他们确认和表达情绪。治疗师经常引导来访者随着吉他或钢琴的伴奏唱歌,然后让来访者对歌词进行讨论分析。也可以使用音乐录音,有些儿童歌曲是处理情绪问题的,比如关于悲伤、孤独或者愤怒的,这些歌曲也有助于儿童哀伤的团体干预。Peter Alsop写过几首歌曲,旨在帮助儿童应对死亡、濒死、悲伤和丧失。他制作的录像带《当孩子说再见》和录音带《关于丧失和悲伤的歌曲》中有些歌曲的歌词就是帮助儿童理解他们悲伤的情绪,并提供基本的死亡教育的概念(比如,睡眠和死亡的区别)。播放这些歌曲可以使儿童有机会讨论,并对儿童提供咨询,以满足他们的需要。治疗师还可以经常鼓励青少年将能表达他们悲伤情绪和对团体的反应的录音带带来参与团体活动,但有时,治疗师有必要要求来访者带来编辑过的录音,以防止其他人被生动形象的语言所侵犯。把歌曲的歌词单列出来很有帮助,治疗师可以一行一行指着歌词展开讨论,并借机给来访者提供咨询。

    奥尔夫音乐教育(Orff-Schulwerk)是由Carl Orff创立的一种音乐教育方法,其所内含的理念就是让儿童通过操作来学习。利用这种方法,儿童通过游戏、唱歌和运动来学习各种音乐概念。治疗师采用奥尔夫音乐教育方法,因为其中的音乐元素能帮助他们实现很多治疗目标。奥尔夫音乐中使用到很多乐器,包括木琴、钢片琴、钟琴、录音机、鼓和其他节奏乐器。以奥尔夫音乐教育为基础的、针对哀伤儿童的一套课程已经被开发出来,并得到了实践的检验。在此课程中,儿童参与到歌曲创作、即兴表演、歌唱、弹奏乐器以及随音乐运动的活动中。课程中所有的音乐都和哀伤有关,儿童能够通过参与到音乐对话中来实现治疗的目标。

发布于2011年09月08日 14:49 | 评论数(2) 阅读数(1443) 我的文章

引起肢体障碍的外伤和疾病


脊髓损伤

    脊髓损伤通常因意外事故而起。脊柱的损伤一般用字母和数字标记损伤的位置。例如,C56损伤意思是损害发生在第五和第六颈脊椎水平——易受鞭笞、跳水俯冲或蹦麻床等意外事故损伤的颈部的柔韧部位。AT12损伤系指第12胸腔脊椎,而L3则指第三腰椎(下部后背)部位。一般说来,在损伤的水平之下要发生瘫痪和丧失知觉。脊柱的损伤越高而伤口穿过整个索状组织越深,瘫痪风险越大,车祸和跌跤是引起儿童脊髓损伤次数最多的起因。

    遭受脊髓损伤的儿童通常用轮椅来活动。电力轮椅尽管价钱昂贵,对于四肢瘫痪的儿童还建议他们使用。而患截瘫(下肢瘫痪)的儿童可以用自己推进的轮椅。由于正常控制呼吸的胸腔肌肉受到影响,四肢瘫痪儿童可能有严重的呼吸问题,大多脊髓损伤的儿童缺乏控制大小便的能力,为了保持个人卫生并避免感染和皮肤发炎,需要严守仔细的管理方案。

遭受脊髓损伤的儿童和青年的工作复原方案通常包括身体治疗、为了灵活性和独立生活而使用的适当方法以及帮助他们适应能力突出丧失的心理咨询。在教师和同班好友的大力支持之下,这些学生能参加学校教育方案。青年和成人往往要关心性功能问题。即使大多脊髓损伤确实影响性生活,在伴侣的理解和对自己的正确态度情况下,许多患脊髓损伤的人往往能享受满意的性生活。若干顾问教师目前专门为遭受脊髓损伤或其他情况的人士讲述性生活这方面的问题。

外伤性的头部损伤

    头部损伤对儿童和青少年来说是普遍性的。按RosenGerring(1986)估计,在美国约有2000021岁以下的人需要住院三个多星期医治严重的头部外伤后幸免于死。头部外伤显著的起因包括汽车、摩托车和自行车意外事故、跌跤、打架、枪击中伤和凌辱儿童。尽管关于头部外伤教育影响的研究报道有限,我们确实知道许多遭遇严重的头部外伤儿童在学习、行为和适应上体验了不良的后果。暂时的或永久的象征包括认知和语言缺陷、丧失记忆、痉挛和感知觉失调。受害者可能显示不适当或过火的行为,从极端侵犯到冷漠无情。儿童还可能难于注意和保存新信息。

    昏迷是一种从严重的头部外伤产生的异常行为,它不可能用时间延长的外部刺激唤醒受影响的人。当法律最初通过时,并未明确提出遭遇头部外伤和昏迷儿童的需要,不过,当这条法律被修改时,脑外伤作为一类新的能力丧失被加入了。尽管教育方案尚未对这个总体特殊设计,教育家们已经承认许多这样的儿童需要特殊教育服务。按RosenGerring(1986)所观察的,头部损伤学生带着他们病痛产生的缺陷附加上长期旷课又重返学校丁。这些学生很可能要求教学、心理和家庭的支援,而为其他丧失能力学生编制的方法很可能不适用。

肢骨缺陷

    肢骨缺陷是臂或腿的全部或部分丧失。先天肢骨缺陷却很少见到,每20000名新生儿中只发生1例。后天肢骨缺陷(截肢)可能由外科手术或意外事故发生。为了使儿童能参加多种工作,并给他再造一副比较正常的外表,往往用修复术(人工肢骨)促进平衡。不过,有些学生或他们的家长不喜欢用人工肢骨。大多儿童用他们残余的肢骨而达到很熟练的程度。例如,某些失去双臂的儿童用他们的双脚学会写字、吃饭、并完成职业工作。他们比用假肢对人对物更感觉高兴。除非这些儿童在肢骨残缺之外还有其他损伤,他们在无须重大修改的正规课堂中应当能正常跟班上课。

慢性病和其他与健康有关的情况

    许多情况不管是永久的、暂时的或间歇的都能影响儿童健康。在本段,我们将概述的是“慢性的”;就是说,它们已长期存在,既不见好也不消除。患慢性病的儿童除非当他们的疾病发作时,并不经常囿子床畔或住院,但“即便控制良好或长年稳定,再现危机的危险经常存在”。

    受到慢性威胁健康的儿童与家庭通常正确解决行动就是寻医求药。不过,在许多病例中,疾病或健康损伤能显著影响学校作业和社交来往,因而教师随时了解情况至关重要。虽然慢性病和其他与健康有关的情况不像矫形和神经损伤那样显而易见,它们对于儿童的后果同  重要。

发布于2011年09月08日 14:30 | 评论数(2) 阅读数(1255)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4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