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聋生网络交往的建议


一、改善校园的网络环境

在美国,1997年为聋生提供服务的学校中就有70%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本次调查的几所特殊学校都有自己的计算机教室,但由于各种原因还不能上网或是没有很好地发挥校园网的作用。学校可以利用现有资源,组建绿色网络工作室,定期向聋生免费开放,指导聋生通过网络进行交往和沟通。有条件的学校还可以把学生熟悉的社会生活环境通过网络虚拟的形式表现出来,建成虚拟社区。让学生通过虚拟社区参与到社会生活中去。除了加强校园网络建设外,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缓解学校网络配置跟不上聋生需求的问题,比如可以通过努力,为有手机的聋生争取到移动公司赠送的“爱心卡”,让聋生免费发短信进行沟通,发挥移动QQ的作用等。

二、重视聋生的网络交往

    学校、家长对聋生的网络交往要端正认识,网络交往可以突破时空和地域的限制,不但实现了交往的普遍性、无限性和平行性,而且可以免除面对面交往的压力,使交流变得更为自由和无拘束。更重要的是通过信息传递、交流,还能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有效地促进智力的发展和交往能力的提高,以及健康心理的形成,使其成为主动适应社会和自我发展的主体。因此,对聋生的网络交往不能一味地限制,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要充分利用聋生对网络交往的喜爱来组织教学,促进聋生语言能力、社会交往能力等方面的发展。但网络交往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也不能放任自流,应当趋利避害,让网络交往真正促进聋生的发展。

三、增强对聋生网络交往的指导

    《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中明确提出要培养学生的交往能力。普校已在八年级的思想品德课程中开设了《网络交往新时空》一课,内容包括网络交往中的自我保护,网络交往遵守的规则,如何文明上网等。聋生与健听人网络交往的意愿是强烈的,但是实际上交往的健听人较少,主要是由于缺乏交往的技巧和信心。聋校可结合《聋校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试行)》对课程设置的要求,开设网络交往指导课,加强聋生网络安全意识教育及网络诚信道德教育。交往指导课的内容可以包括,如何正确筛选和防止有害信息,如何选择网络交往对象,网络交往必备的心理品质和道德修养,以及网络交往的自我保护、交往具体技巧和如何树立交往的信心等。美国在互联网聊天环境下聋生与健听学生的在线交流方面作了有益的探索:为远距离甚至是跨时区的聋童与健听儿童建立网上聊天环境,并且使用可以从网上免费下载的软件;由一个聋童和健听儿童构成的小组每天能与在线教师交流10 - 20分钟,老师给每个组布置一个科学计划任务;在线教师可,以由父母、帮助者或高年级学生担任。这些经验都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四、构建聋生学习和交流的网络平台

    建设校园网络资源平台,充分利用好聋生课余时间,可以让他们学习一些网络课程,浏览聋人相关网站,与他人进行学习、生活、情感等方面的交流,比如创办网络心理咨询网站、QQ、博客、论坛等。学校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联系、寻求有助于聋生成长的热心网友,学校的教师自己也可以成为聋生的网友,通过网络与聋生进行平等的交流,帮助聋生解决他们的心理问题,以及在学习和生活上遇到的其他问题,让网络交往能够真正发挥其积极的力量。

发布于2011年10月20日 13:40 | 评论数(2) 阅读数(1260) 我的文章

培智学校学生亲社会行为研究


一、三类儿童助人、分享情况有差异,合作情况无明显差异

    实验中,自闭症儿童的助人行为水平比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的低很多,但并未显著低于唐氏综合征儿童,唐氏综合征儿童和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的助人行为水平间无明显差异;唐氏综合征儿童的分享行为水平远差于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但唐氏综合征儿童和自闭症儿童,自闭症儿童和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间的分享行为水平差别不明显;合作情况,对他人痛苦的反应则无明显差异。

    分析来看,助人需要直接与人交往,这恰恰是自闭症儿童最典型的缺陷,因此他们表现最差;而实验涉及到的分享情景不需要与人交往太多,更多地反映了一种对物品的态度,因此自闭症组表现并不是最差,与其他两组也没有显著差异,反而是唐氏综合征组表现最差,这说明唐氏综合征儿童可能更看重物品,特别是他们爱吃的糖果;合作要求的认知水平较高,故三组儿童的表现都不好,只有极少的人能够进行合作;在对他人痛苦的反应方面,虽然大部分儿童能对主试表示关注,但并未产生具体的亲社会行为,这一方面可能与他们缺乏相应的助人技能有关,一方面也可能是他们无法理解主试摔倒的这一情景。

    对于助人行为和合作行为,也可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在这些儿童的日常生活中,老师经常叫他们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擦黑板、帮老师拿东西等,因此,助人行为的发生频率相对较高,有利于他们助人水平的发展,而合作的机会就较少,因此合作意识很薄弱。所以,应注意在日常生活中加强合作训练。

    值得注意的是,在助人和对他人痛苦的反应情景中,虽然真正做出亲社会行为的不多,但几乎所有的儿童都能够注意到所发生的状况,只有极少数的自闭症儿童无反应,不过各类儿童注视的时间长短不一样。我们试着用Eisenberg提出的亲社会行为模型来分析。Eisenberg将亲社会行为产生的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对他人需要的注意阶段、确定助人意图阶段、意图和行为相联系阶段,这其中对他人需要的注意就是亲社会行为的初始阶段、前提条件。分析来看,实验中儿童出现的注视行为可能就处于这个阶段,Eisenler认为,能否注意到他人的需要受个体因素和个体对特定情境的解释这两方面的影响,如果他人需要不太明显,则一定水平的推理能力是识别出他人需要的必要条件。这些注视的儿童已经注意到了发生的状况,但是否注意到他人的需要还不确定,推测来看,那部分注视时间较短的儿童的这种推理能力相对较弱,最终未认识到他人的需要。第二阶段,确定助人意图阶段,Eisenberg认为,非紧急情况下助人意图的确定主要由个体认知因素和人格因素决定,而认知因素又包括对亲社会行为的主观效用分析及对他人需要原因的归因。由于实验中所涉及到的助人行为不会有什么明显的代价,可以推测,起决定作用的应是对他人需要原因的归因,部分儿童可能认为,主试并不需要帮助,毕竟主试所代表的成人群体在他们的眼中是权威,是万能的,因此他们选择继续注视而不是帮助。第三阶段,意图与行为建立联系阶段,受个人有关能力、人与情景的变 化两方面影响。实验中前者的影响可能不大,因为实验涉及的助人行为都较简单,对被试的能力要求并不高,而后者,即别人的帮助行为可能会抑制自身帮助行为的产生,结合实验情况来看,也影响不大,因为实验中主试提醒后,其他未帮助的儿童依旧不会上前帮助。总之,那些未产生助人行为的儿童,可能只达到了前两个阶段,但具体哪些儿童达到了哪些水平,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二、唐氏综合征对亲社会行为的影响不明确

    唐氏综合征(唐氏综合征)是引起智力障碍的一种综合征之一,人们一般认为,唐氏综合征儿童与其他发展障碍儿童相比,与他人有更多的积极情感交流,会更关注他人的痛苦,还能够尝试去安慰他人。Kasari等的研究发现,唐氏综合征儿童在移情和对他人痛苦的反应中,表现更好,唐氏综合征儿童会多看表情痛苦的实验人员,并且更可能采取触摸、轻拍等亲社会方式去安慰实验人员,而其他的智力障碍儿童,就表现出更多的逃避,也不会出现亲社会反应。 NCWalz等使用行为评定法也发现,唐氏综合征组在大部分亲社会行为方面都要好于其他组[11]。不过也有研究例外。SirnanRuskin's对唐氏综合征儿童、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自闭症儿童和正常儿童进行了一个类似的实验,结果却发现在对他人痛苦的反应中,自闭组和唐氏综合征组的表现都不如一般性发展迟缓儿童和正常儿童,而其进一步的研究结果发现,唐氏综合征儿童和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在分享、帮助和合作行为上表现相似。

    本研究中,唐氏综合征儿童和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的亲社会行为差异并不明显。在助人、合作、对他人痛苦的反应方面无显著差异,其分享状况甚至显著差于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这与许多研究的结果不一致,但与Siman的研究结果相似,在他们的研究中,唐氏综合征儿童只是与一般性智力障碍儿童表现相当,而没有更好,他们认为,那些唐氏综合征儿童表现更好的研究,可能是实验情境过于简单不够真实,难以让水平较高的被试相信的缘故。

    因此,究竟唐氏综合征对亲社会行为的影响如何?目前还无法下定论。或许以后应加大样本量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发布于2011年10月09日 11:43 | 评论数(2) 阅读数(1357) 我的文章

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研究的反思


我国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历经了十多年,引起了众多学者、一线教师和教育主管部门的充分关注和参与,但无论是从研究的现状还是从研究的现有成果来看,仍有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深刻检讨和反思。

一、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理性研究缺失

    199410月国家教委颁布了《纲要》后,全国各地的培智(或称启智、育智、辅读等)学校以此为指南,纷纷投身到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实验研究中。起初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研究皆为自主、自发、校本的实验研究,直到“十五”教育部和各地的教科规划办才将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研究课题纳入审批项目,至此,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已是轰轰烈烈地推广,而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研究才引起国家和地方教育管理部门的重视。

    此前,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实验除了《纲要》,缺乏其他国家文件精神的指导。为了提高培智学校的教育教学效能,解决眼前的困境,满足特殊儿童的实际需要,一些培智学校自发去香港与台湾地区学习,回来后参照港台的经验摸索课程改革。此时,引导培智学校课程改革实验研究的理念和指导思想比较混乱,除了《纲要》以外,美国智力落后协会于1983年和1992年修订的智力落后的定义以及各种心理学理论也就成为此对校本课程改革实验的重要理论依据。由于,整个课程改革实验都是以校为本,而且多数是东部经济发达区域的学校率先开展,缺乏特殊教育、课程专家的介入、引导,在理论指导和研究方法上有明显的欠缺。因此,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国家《方案》一经颁布立即引起诸多质疑,因为,《方案》的理论前提研讨不够充分,东、中、西部经济区域的差异问题兼顾不够,许多问题并未从理论和实践层面得到解决。

    多年来,我国对课程理论的研究尤其是特殊教育课程理论的研究一直都很薄弱。在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研究方面,课程改革方案和实施措施的可行性论证不足,课程改革成果的科学判断与评价有待完善,对培智课程改革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新问题缺乏正确的预见和把握,更无法解释和应答。我国对特殊教育课程论研究还有待深入、加强。

二、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管理、指导性缺失

    一方面,我国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研究、实验的整体性明显不足。自20072月教育部颁发《方案》后,我国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就进入了国家统一指导阶段。然而,梳理2007年以来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研究成果,共有12篇文献公开发表。其中,关于《方案》的实验研究的文献仅有3篇,2篇来自于北京地区,1篇来自于江苏南京。同时,1 5篇校本课程改革的研究成果皆来自于东部地区。由此可以看出,目前,培智学校课程改革仅在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和少数中部地区开展,而事实上真正参与课程改革研究、实验的学校为数并不多,更多的是处于观望状态,稍好一点的学校是改变教材——购买其他学校开发的校本教材。不少学校课程设置仍然是1987年《全日制弱智学校(班)教学计划》(征求意见稿)中规定的语文、数学、常识、音乐、美术、手工和劳技老七门。这些反映了国家、地方管理部门在培智学校课程改革实验研究中调控、指导上的缺失。

    另一方面,我国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研究、实验的全面性明显不足。2007年以来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培智学校课程框架构建、培智学校课程设置现状、康复课程的设置、常识课程的目标、职业教育以及德育、体育、生活适应等校本课程的研究。尤其是3篇关于《方案》的实验研究的文献中,1篇是关于北京市培智学校课程设置及改革的研究,1篇是关于培智学校职业教育的研究,另1篇是关于培智学校自闭症儿童康复课程的设置研究。事实上,《方案》的课程设置、原则、课程内容、教学策略、评价方式甚至课程标准的制定等都需要实践的验证、探讨和完善,而目前的研究远远跟不上实际需要。这些都反映出我国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研究不仅缺乏整体性规划、指导,而且缺乏科学规划指导下的全面的实验、研究。

三、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支持系统缺失

    目前,我国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支持系统严重缺失,这也是影响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研究进展的实质性因素。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并非有一个《方案》指导就可以完成,它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政策、措施、人力、物力、财力等构成的支持系统共同协作完成。

    从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配套政策、措施来看,目前除了《方案》,缺乏保障性的政策、措施出台。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了要“关心特殊教育”;200957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教育部、国家发改委等八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快教育事业发展的意见》中,提出要“完善特殊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提高特殊教育保障水平,加强特殊教育的针对性,加强特殊教育师资队伍建设,强化政府职能等”;2009511日教育部、民政部和中国残联召开了第四次全国特殊教育工作会议,刘延东在会议上强调“大力提升特殊教育事业水平,切实保障残疾人受教育权”等等。虽然,国家提出了这些方针、意见,但这些方针、意见只是在宏观上给予了指导,具体如何去落实、谁去落实、谁来担责、如何担责、如何检查评价、谁来检查评价等等,再具体到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管理、指导,又如何去操作?没有可操作的具体措施,无疑还是不能对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起到保航护驾的作用。

    从培智学校课程改革需要的师资队伍、专业队伍来看,如何来配备?虽然《意见》提出要“加强特殊教育师资队伍建设”,那么,如何加强?如何确保科学、合理的生师比?如何确保教师的专业化?如何确保职能教师的配备?如何提升教师的专业化水平,使其满足课程改革的需要?

    从培智学校课程改革需要的物力、财力资源来看,如何得以保证?如何得以高质高量、切合实际需要的保证?国家、地方财政该给予什么样的保障?不能落实又如何?即使有些地方政府部门给予了财力、物力支持,但这些财力、物力支持如何与学校的实际需求、与学生的特殊需求相结合?如何保证政府大力招标购买的器材、设备到了学校能真正用得上,而不是摆设?在这些方面政府部门该如何监管?如何保证高质高效?此外,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还需要其他多方资源的配合、支持,如医院、社区、家庭、专业研究机构、高校等部门、单位或个人,这些资源又如何获取和保证资质?

    综上,培智学校的课程改革如何能得以落实,如何能得以科学、规范性落实,国家、地方政府管理部门在培智学校课程改革中的调控、指导地位如何体现,如何能保证培智学校课程改革的成功和教育教学质量的提高,如何切实落实“以人为本”的精神、理念,等等,这些都有待于国家、地方政府管理部门作进一步的研究、落实。

发布于2011年10月09日 11:13 | 评论数(2) 阅读数(1862)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3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