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信息法制环境保障力弱的体现


    法制环境是保障社会主义各项体制得以建立、运行、维护和发展的法律活动。信息法制环境是指在信息领域各项体制或机制得以建立、运行、维护和发展的法律活动。随着我国电子和信息技术、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信息科技领域也面临若干新情况和新问题,根据我国信息无障碍立法的现状,信息法制环境如同其他法制环境一样,缺乏对相关主体、客体及其内容的合理诠释。这是我国信息无障碍法律法规体系不完善的根本原因。
    这种保障力弱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强制性规定少、法律意识淡薄。残疾人相比健全人而言,由于身体机能的限制未能全面、系统地接收或学习法律知识,法律意识淡薄。虽然健全人有能力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但信息无障碍法律体系的不完善使得整个社会忽略了残疾人某些合法权益,很多网站都没有残疾人使用的接口,忽略了残疾人信息获取的需求。而法律对公益性事业的规定也多是任意性规定,可为或不为,实施力度就大大削弱了。残疾人依然处于劣势。
    二是经济发展水平制约法律体系的完善。要强制实施法规中的要求是需要付出很多成本的,包括经济成本和社会成本。如要实现残疾人无障碍上网,需要针对不同类型的残疾情况分别设置相应的设备,如读屏软件、助读器等;残疾人使用城市道路的无障碍,需要更新现有的无障碍设施,需要社会大众对无障碍建设的理解和支持。没有经济发展中社会的进步,立法进程和立法质量都必将受到极大的负面影响。
    三是我国信息技术发展水平制约了立法的完善。要使残疾人以较低成本、无障碍地获取和使用不断更新换代的技术,就要求信息无障碍法律法规能够多方面、多领域、多角度地保障残疾人的权益。而现今信息技术在对健全人普及的程度都不高的情况下,对残疾人信息无障碍获取、使用的保障自然就不受重视。

发布于2013年08月30日 08:29 | 评论数(3) 阅读数(607) 我的文章

什么因素会影响青少年采取避孕措施?


    尽管使用了保护性措施,但研究者发现,某些先决条件与少年使用避孕用品和进行安全的性行为有关。其中,一些社会心理因素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例如认为自己已经可以经常有性行为。很明显,心智成熟地认为自己已经经常可以有性行为而没有内疚感,会极大地影响青少年是否避孕。此外,如果少年能将经常的性行为推迟到青少年晚期,他们就更有可能选择避孕,因为那时他们已具备对性做出有效决策的能力。
    随着青少年性经验的增多,他们会更经常地正确使用避孕用品,也能克服阻碍青少年获得和使用避孕用品的羞怯感。此外,来自弱势群体的少年如果能得到帮助而继续他们的学业,那么,他们使用避孕用品的机会也会相应增加。
    家庭是否为青少年提供生育控制的信息,也会影响青少年采取避孕措施。父母越是不赞成或无法容忍青少年的性行为,他们的孩子反而怀孕的可能性更大。与流行观点相反,研究发现,父母与孩子公开交流及给予孩子援助,往往能促进青少年采取避孕措施。
    如果父母未能与青少年子女就性行为进行沟通,那么,同伴就成为重要的影响源和信息源。如果同伴赞成使用避孕用品,而父母不赞成或不给予讨论,那么,青少年会积极地采取避孕措施。反之,如果同伴群体不使用避孕用品,那么青少年子女很可能也会仿效。
    当那些有性行为的青少年能参与学校或社会的家庭计划服务时,这也能有效防止早孕的发生。无论从正面还是从负面的角度看,学校的性教育课程似乎并没有明显影响青少年的性行为,也没有影响少女怀孕的可能性。
    婚姻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青少年通常并不会因为怀孕而选择结婚。很多时候,非婚生育的决定往往受怀孕少女的母亲和孩子父亲的影响。不管结婚与否,少年在成为父母后都会变得非常穷困,而婚姻并不能有效地改善这种境地。此时此境的婚姻往往具有很高的风险并可能导致过早离婚。

发布于2013年08月21日 10:28 | 评论数(2) 阅读数(717) 我的文章

美国白人父母与子女的亲子关系发展


    特征我们对美国民族家庭多样性的讨论从处于主导地位的白人家庭开始,因为具有欧洲血统的人占美国人口的大多数,他们从300年前便开始了殖民主义进程。2005年,美国大约有80%的人为白种人,他们占据了美国除3个西南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以外的地方。大多数白人属于中产阶级或工薪阶级,拥有因高学历而得到的工作,年家庭总收人介于25000美元到100000美元,甚至更多。
    白人和其家庭在美国文化中处于主导地位,原因有以下几个一是因为与其他民族群体相比所占的规模,另一个是因为他们在社会和经济上的统治地位。大多数的白人与其家庭在后来成了美国的殖民地定居,与在边境区域产生的其他州同组成联邦社会。现代社会的中产阶级是在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之后出现的,他们都来自白人群体。他们是白人群体的部分,这些人的价值观对美国社会的整体文化有主导性的影响。
    教养方式大部分人都知道.我们所了解的关于教养方式与亲子关系的研究都是以白人群体及其孩子为基础的。直到最近,研究者们才开始关注白人社会结构,以调和其他亚文化教育方式表现出的显著差异。
    以往公布的研究中一个基本发现是,社会地位的变化会导致不同的养育方式。中产阶层与蓝领阶层、优势群体与弱势群体,形成了养育儿童的不同方式,他们传给孩子不同的价值观。这种观点得到了以往研究的支持:中产阶层父母在养育孩子的各个方面与其他阶层是不同的,例如他们喜欢严肃,强调对孩子即刻需求的延迟满足,让孩子从小就了解工作的价值,看重学术成功,如获得高中文凭或大学学位,注重个人生活的整洁。研究者还描述了中产阶层与低收入阶层父母在口头表达、交流方式与互动模式方面的差异。导致这些差异的家庭社会生态因素是家庭收入、房屋质量、卫生保健的可及性、合理营养的供应,以及为养育孩子所贡献的时间。这些研究所表明的内在信息是-民族优越感与中产阶层父母养育孩子成功有关联。
    后来的研究者驳斥了这些结论,他们注意到,由于整个社会受到描述中产阶级价值观的电视节目等媒体的影响,也由于工作薪酬及职位的提高,越来越多原来是低收入的群体逐渐迈入中产阶级的行列。这些因素缩小了美国社会不同阶层间的差异性。
    毫无疑问,在界定成功和社会地位方面,中产阶层的价值观仍将发挥着主要作用。然而做范本要付出代价。中产阶层白人似乎生活在美好的“美国之梦”中,但成功的压力,通常也未能让白人中产阶层达到理想的幸福程度。物质主义的价值观也让中产阶层们时常心绪不宁。白人中产阶层的消费观,也许最终会因为一些危机而侵蚀了某些道德和民族价值观。尽管有种种缺陷,白人家庭还是为大众提供了在一般文化和相对文化里都可以应用的养育孩子的模式。
    白人仍是美国当今社会最大的种族群体,许多关于亲子关系的研究都是以该群体为基础的,但现在也逐渐开始关注一些不同的社会子群体。

发布于2013年08月19日 09:26 | 评论数(2) 阅读数(775) 我的文章

美国的隔代家庭教育:大家庭


    20世纪90年代早期,研究者、政府官员和媒体首次注意到家庭结构的新变动。这种家庭结构包括祖父母以及与祖父母起生活的孙辈,有时候还包括一些关心孩子的其他家庭成员。1970年,大约有220万未满18岁的孩子与至少一位祖父母生活在一起。到1997年,这一数字增长到390万,占美国18岁以下孩子的5.5%。2001年,已有8%的美国孩子与祖父母一起生活。
    由祖母掌管的此类家庭占大多数。当父母面临个人问题,如监禁、吸毒、虐待儿童、艾滋病、慢性病或精神病,甚至死亡,而无法有效地照顾孩子的时候,祖父母监管家庭就产生了。在这种情况下,祖父母经常会获得孩子的监护权,而不是抚养权。祖父母承担基本照顾责任的目的是为孙辈们提供稳定的成长环境。
    这些家庭的孩子(1)大多是6岁或不到6岁的孩子;(2)大部分是白人;(3)生活贫困;(4)没有购买健康保险;(5)很可能会接受某种公共救济。
    监管家庭面临着其他家庭结构所没有的挑战。许多祖父母为了孙辈的利益不惜竭尽全力,他们为了照顾孙辈,不得不推迟或放弃安度晚年的计划。有些家庭由于收八有限,在开支增加的情况下,只好申请公共救济。孩子也因为父母离婚、不连续的养育行为而面临多种问题。另外,监管家庭的祖父母通常比较贫穷,他们不太可能为孙辈购买保险,所以孙辈们般缺少儿童健康保障。此外,祖父母很难满足孩子受教育的需求。他们中许多人并没有完成中学教育,或者不太清楚如何指导孩子接受教育。

发布于2013年08月08日 16:29 | 评论数(2) 阅读数(739)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4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