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看不见病症”的实例


    感觉综合失调症(SI)
     阿莱所接触东西的质地使她发狂。她拒绝吃任何肉,说太难嚼。穿衣是个大难题。她母亲只有先用力按摩她的脚才能给她穿上袜子。在学校她不肯用手沾颜料画画,她不喜欢上面有任何胶水的手工纸。这些抗争总是发生,很花时间和精力,特别是当别人说阿莱的母亲应该强迫她服从时。
     塞迪喜欢用手沾颜料画画。问题是她不是只在纸上画,她也画自己的胳膊和脸,陶醉于那种颜料在皮肤上的感觉。不论何时,只要有颜料,她就把手伸进去去,直到胳膊肘。她的老师也很难使她从秋千上下来,她似乎非常渴望运动并会长时间荡秋千。在下雨天或太冷的天气,不能出去玩使她受折磨。
     彼得也喜欢玩秋千,但他经常在排队准备出去玩时给自己找麻烦。因为他几乎会在墙上弹跳或用力挤前面的孩子。他的鞋带从来不系好,因为他喜欢那样。他常常扮小丑并“绊倒”,然后在地上滚,他好像喜欢那种感觉。
    焦虑症
     阿利森是一个操心的人。她的母亲对此不觉得奇怪,因为她自己就是在一个有很多操心人的家庭长大的。但阿利森不是只操一点心,她操很多心。她需要知道去哪儿——不像那些适应慢的孩子。她也要知道要出去多长时间,准确地将会发生什么。即使她得到这些信息,她仍不能安心。一年级时她问她的母亲:“如果我放学回家找不见你会怎样?”
     “你会怎么做?”她母亲问。“去金家。”阿利森回答。“好主意。”她母亲说。“但要是金不在家呢?”阿利森接着问。“去萨拉家。”她的母亲建议。“但如果萨拉和金都不在家呢?”阿利森还问。谈话继续着,每次阿利森都会加问一个“如果”。终于,她母亲说:“在这条只有一个进出口的小街上一共有四个学生,他们放学时家里都有大人。这些大人不会同时都不在家。”但是担忧还是让阿利森不安。她不肯坐校车,不肯上学。她的忧虑堆积如山。

发布于2014年06月10日 10:30 | 评论数(2) 阅读数(716)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1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