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是人的生命面临的“存在问题”


    作为人的存在必须面临生存、发展和死亡等问题。这些问题在不同人的不同阶段都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哲学上把它称为人的“存在问题”。这里所说的“存在问题”区别于“生存问题”,“生存问题”一般只涉及人的具体存在方式,而“存在问题”是人生的根本问题,关系到存在本身的意义、价值和根据。对存在问题的触及和思考,会更有益于人对生存问题的认识和解决。
    残疾、障碍也是人的“存在问题”的特殊表现形式,是人类必须共同面临的“存在问题”。人与动物不同,作为人的社会存在,人的生命既是个体的存在又是群体的存在,人的身心差异的特殊性还表现为它的社会学意义。一般而言,大多数人对于超常儿童往往抱着羡慕、赞赏的积极态度,但对残疾儿童则多半会怀有歧视、排斥的思想意识。如果我们从人的存在意义上,从社会学的角度、哲学的深度去分析残疾现象,就会有更深刻的理性认识。残疾作为一种消极的身心差异而存在,不仅阻碍了个体身心的顺利发展,同时也是人类群体生命存在发展中必须面对的问题。从残疾发生的角度看,残疾现象的发生对于个体而言,是随机的,具有偶然性,但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群体则是一种必然,是无可逃避的,即使某个个体在当下是健康的,也并不能保证未来或后代不会发生残疾。从残疾与健康的关系分析,残疾与健康既对立又统一,各以自己对立面的存在而相互影响着。这就意味着,在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过程中,个体的残疾与群体的健康构成了人类生命发展相互作用影响的“共同体”。换句话说,没有个体残疾所做出的牺牲,就没有群体的健康发展。古往今来,人类得以战胜种种疾病困苦、维持并促进生命的发展,正是基于对残疾问题存在的不断研究和残疾个体的痛苦和牺牲。因此对包括残疾在内的特殊儿童进行教育的问题,既是人类社会生存发展的过程中所不可回避的事实,电是人类社会必须共同面对并且需要克服的问题。因此,对特殊儿童,我们施以教育,不仅仅是一种慈善的道德义务,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需要,而是包括他们在内的“我们”人类生命存在发展的共同需要和责任。

发布于2016年02月19日 15:24 | 评论数(0) 阅读数(647) 我的文章

特殊教育价值认识的基本视野


    批判分析与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的启示奠定了特殊教育价值认识的基本视野,即必须回归特殊教育作为教育活动的本体论认识,且在实践的平台上构建特殊教育价值论认识论。首先,本体论的“是”奠定了价值论“应是”的基础,特殊教育价值的“应为”和“能为”绕不开特殊教育本体之“真”,因此,从本体论出发是我们在多元的价值认识冲突中厘定特殊教育价值认识的必要方式。在特殊教育众多相对主体中,绝对的、基础的、本源性的是特殊儿童价值主体。特殊教育的价值自然就在特殊儿童自身之内,特别是在特殊儿童内在的身心结构中。特殊教育价值正是以特殊儿童存在为价值基础而不至于流为随意言说和任意附加的东西。其次,马克思实践观的启示,让我们深刻认识到,价值来自实践,主体意志出发的“纯粹善”与客体的“真之善”就统一在实践中。只有在实践中,特殊教育才能一方面把自身属性不断转化为特殊儿童的尺度,以特殊儿童价值体现自身价值;另一方面又把特殊儿童等主体的尺度不断转化为自身属性,以特殊儿童等主体价值理想射程度量自身价值。以实践形态转换价值,以价值形态贯穿实践,是特殊教育张扬特殊儿童价值并以之确认自身价值的主要形式。可见,朝向特殊儿童存在及其实践,是揭示特殊教育价值的根源。“为何要教育特殊儿童”、“特殊儿童何为”、“特殊教育何为”等根本性问题就是特殊教育价值追问的基本问题。特殊教育之于特殊儿童的价值意义是特殊教育活动合理性与合法性的根本标准。这是基于特殊儿童存在论的价值论,是笔者所欲分析特殊教育价值的认识视野和逻辑依据。借此确立的特殊儿童存在论价值论是特殊教育价值认识的基本原则,是我们解释特殊教育价值和改造特殊教育品性的原点。我们对好特殊教育的追寻,对特殊教育的变革创新,无不是基于这一价值的追问。在这里,我们既不迷信特殊教育客体属性本身会白动产生价值,也不简单地撇开特殊教育者、国家和社会的愿望对特殊教育价值的投射,而是意在回归特殊教育本体,从实践平台上确立特殊儿童是“教育的目的”、是“教育的尺度”这一价值中心,为其他价值选择提供依据。

发布于2016年02月19日 12:29 | 评论数(0) 阅读数(713) 我的文章

智障儿童感知觉的视觉训练


    视觉是由眼睛、视神经和视觉中枢共同活动完成的。对智障儿童进行视觉训练的目的,是提高和增强他们视觉器官的感受能力和大脑对视觉信息的加工处理能力。
     (1)视敏度训练。①观察不同距离的同类物体(如火柴梗、小木棍以及牙签);②观察不同物体(如家俱、工具、蔬菜以及水果),分辨室外远处不同物体(如房屋、街道或交通岗);③辨认某种熟悉的物体(如公共汽车、小轿车或卡车);④弱光下观察物体(如茶杯、书以及笔桶)。
     (2)辨色能力训练。主要训练智障儿童对红、白、黑、蓝、绿等几种基本颜色的辨别,如指导智障儿童认识布料颜色,认识彩笔颜色;或者让他们说出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物体的颜色。
     (3)形状知觉训练。结合实物训练,认识圆形、三角形、长方形、正方形、五角形、椭圆形、菱形以及圆柱形。
     (4)距离知觉训练。训练智障儿童知道近物大、远物小,近物清晰、远物模糊。
     (5)方位知觉训练。一方面以自身或身体为准进行训练,辨别前后、上下以及左右等方位;另一方面进行东西南北方向的训练(如识记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
     (6)视觉追踪训练。教师指导智障儿童用眼睛追踪移动的物体,如看由近及远的汽车,或观察乒乓球比赛、鸟类飞行以及飞机飞行路线等。
     (7)视觉搜索训练。教师指导智障儿童从一大堆不同的物体中把要找的东西找出来。如从一大堆皮球中找出红色的皮球。

发布于2016年02月05日 12:24 | 评论数(0) 阅读数(781)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3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