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解决儿童错误应具备的态度

牢记过去

即使理解了儿童犯社会性错误的原因,我们仍然很难在冲突爆发时耐心地做出反应。冲突可能会把我们生活中的各种经历和情感牵扯出来。我们的童年记忆中也许有挫败和痛苦的冲突片段,它们常以愤怒和悲伤结束。作为冲突调解训练者,我曾听成人谈起过他们童年时经历的那些关于冲突处理的激烈、痛苦的故事。这些成人经历的不是权威方式就是逃避方式,导致在他们的记忆中最好的结果是不快乐,而最差的则是彻底的恐怖。不幸的是,我们许多人都能回忆起这类事件。作为成人我们也许希望忘记这些不愉快的经历,但是当在家里或者学校发生冲突时,这些早期经历中印刻的感觉就毫无准备地回到我们现在的情境中,从而干扰我们保持沉着和耐心的能力。

要开始转变,在没有冲突的时候想想童年经历的冲突经验是十分有帮助的。问自己:我用来处理冲突的模式是什么?这种模式是惩罚性的还是支持性的?它是怎样影响我对儿童冲突的惯有反应的?我们希望的反应是什么?

如果我们的父母或教师利用权威方式或逃避方式,那么我们的“直觉”也许就会模仿这种模式。尝试一种新方式常需要一种意识,即旧的方式也许很难改变,改变是不舒适的,但是习惯性的反应则很容易被重复。只有当新的问题解决法在许多情境中得到练习,使用起来才会自在和容易。

记住冲突的学习价值

需记住的另一件事就是,冲突发生时问题解决技能对幼儿的重要性。如果我们珍惜这些挑战性时刻提供的学习机会,也许能帮助我们找到相应对的耐心。儿童发生冲突并不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悲惨,我们也不能把他们的冲突看作父母或教师失败的证据——这样提醒自己也许会有用。冲突是生活中可预测的、有用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能够努力减少冲突的数量,那么就无需对儿童所犯的错误承担责任。我们有责任支持儿童从这些错误中学习。如果在接近冲突时想着“儿童能够从中学习新的、重要的生活技能”,那么我们就能把问题解决过程当作一次学习的机会。这些精神和情感上的准备可以使我们更容易保持冷静。

为中立作准备

当开始思考儿童发展和个人问题时,我们接近冲突的最后一个问题往往是:“我准备好做问题解决的中立助推器了吗?”如果我们想支持参与其中的所有儿童,那么保持中立很重要。中立是一种平等地对所有儿童的需求表示兴趣并进行支持的能力。换句话说,我们接近冲突时必须摒弃谁对谁错或结果应该怎样这些设想。如果我们想,那也许是博比的错,他是一个经常惹是生非的坏小孩,或者,我必须使这些儿童表示友善并且成为朋友,那么接近时我们就不能够做到中立。

影响中立的因素有几个:我们目前的情绪,导致我们给孩子贴上诸如“粗野”“自私”“坏”之类标签的假设,以及关于发生了什么的假定。这些因素里的任何一个都会造成问题解决过程的短路。无论冲突在何时发生,带着开放的心态接近冲突有助于我们接受儿童说的任何语言。也许我们看到了冲突的开始,也许没有。但是不管我们看到了什么,都要阻止不安全的行为,如:“博比,停止推搡,我知道你现在很焦虑。我想听听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一个来。”所有儿童都需要得到不带偏见的倾听。这种中立的姿态可以增加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积极结果的可能性。

只要仔细地思考我们现在对儿童的信念、我们过去的经历以及保持公正的需要,那么我们在情感与理智上就已经准备好了,就可以用一种积极、中立的态度去解决问题。

本文标签: 成人 儿童

发布于2013年02月20日 10:32 | 评论数(0) 阅读数(855)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