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律性意向在脑瘫患儿引导式教育中的作用


1.节律性意向的概念  节律性意向是由意向和节律两者结合而成的,是在引导式教育体系中促进课题完成的一种重要的方式。其中包括两种因素,其一是把某种行为(即引导式教育的课题)按着自己的意识给予命名即意向性,然后将其告知给小组中的儿童,其二是用一定的方法使实施课题的过程形成一定的节律性,两者结合即节律性意向。

    节律性意向是Peto教授根据俄罗斯巴甫洛夫的关于“语言能够调节运动功能”的理论学说而创造并用于引导式教育体系的一种方法。Peto教授认为:“对人类来说,在一种行为开始之前,将这种行为通过语言的表达而使其赋予意向性(即意图化)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这一意向性形成过程中,人类可以通过神经系统的传人系统将要进行的行为信息传递

人脑,经过脑的组织化后,再由传出系统输出冲动至效应器,通过传入→组织化→传出的过程,可以达到使语言和行为相结合的目的。对个人来说,这一过程使课题目标具有了意向

性,也就知道了课题的内容和自己将要去实施这一课题。可以说,通过语言而形成的意向性是为行为作准备的一种方式,是人类从意识向行为、、从简单过程向复杂过程发展的出发点。

    2.意向性的作用  将课题的活动命名之后,以指令的方式告知功能障碍儿,然后让他们再复述之。这种给予和复述两个过程使功能障碍儿知道了课题内容和将要达到的目标,并用自己的语言将这一目标表达出来。这种得知。复述过程使儿童在大脑中产生了行为的意识化或者意图化,产生了实施课题的意向性。也就是在自己大脑中作了进行课题活动的准备,使语言和运动初步地结合起来。

    3.节律的作用

    (1)顺应性:在人类的大脑中有许多相关体系,称为形式、模式或型。其中最严密的就是数的概念和系列,例如,当一个集体一起进行数数时,如果其中一个人在中途停下来,而其他人仍然会不随意地继续数下去,因为数的连续性可以使人产生顺应性,并不会因一个人停止而使大家都停止,会因为这种顺应性而不停止地继续数下去。引导式教育体系应用这一现象的原理,在小组实施课题同时让儿童进行有节律地数数、重复动词、共同唱有节律的歌曲、背诵童谣的方法使数的顺应性在实施课题过程中得以发挥,使全体儿童能如同数数一样,)顺应地完成这一意向性节律。同时,通过有节律的语言活动方式给儿童提供了很强的节

奏感,有利于儿童完成课题。

    (2)时间的保证:完成课题是一种行为,而这种行为需要在神经系统进行组织化后才能产生,由于这一组织化过程比较缓慢,于是就在行为组织化和完成课题之间形成了一段空白的时间,数数、唱歌、重复动词或背诵童谣的时间正好填充了这一空白,于是就确保了神经系统进行意识化的时间,从而保证了课题完成。

    4.意向性节律的作用

    (1)知道自我的存在:由于应用意向性节律的方法是将课题直接地传达给每一个功能障碍儿,使他们能感觉到“自我”的存在。

    (2)知道将要做的事情:使儿童对自己的活动有目标性,同时在这种有节奏的氛围中,可以帮助他们排除其他的干扰,专心致志地实施课题。

    (3)有意识地准备:帮助功能障碍儿在自己的大脑中有意识地准备一个学习活动,同时也教导儿童学会将自己的意向表达出来。

    (4)调节行为速度:节律性意向还可以调节行为的速度,经过一段时间后,语言就会和行为意向性结合,有助于形成内在语言模式和无声意向性,最终形成近似无意识地、像具有正常功能的儿童那样地去活动。

    (5)集中注意力:这种具有意向性的、有节律的活动方式,可以使儿童的注意力集中于活动之中,同时可以帮助他们产生对活动中运动的记忆能力。

    (6)将节律性意向变成自己的工具:在开始实施课题应用节律性意向时,儿童会随着引导员的指导和小组的节律进行活动,随着在不断的、反复地重复同一活动的过程,儿童会逐步地将这种节律性意向当成自己的工具,并可以借助它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活动,最终脱离引导员的管理,自己进行活动。

    (7)联系的纽带:在引导式教育体系中,意向性节律是引导员与功能障碍儿联系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也是维系疗育小组中各个成员的纽带,由此可以帮助并协调整个小组的活动节奏。

    (8)不同类型节律具有不同作用:生动的、快速的节律具有使弛缓肌肉增加紧张性的作用,而缓慢的节律则可以抑制肌肉紧张性,从而使痉挛的肌肉弛缓。所以说意向性节律有帮助障碍儿调整和控制肌肉的作用,从而可以提高运动质量。基于这一点,对于不同类型的障碍儿要用不同的节律,如失调型儿童的小组应该用较快的节律,而痉挛型儿童的小组则应该用缓慢的节律。

    (9)营造氛围:意向性节律可以营造一种活泼、向上、轻松、愉快的氛围,有助于功能障碍儿建立自信心,树立积极的态度,从而能积极、主动地选择自己的活动方式,去完成课题和面对生活。

    (10)指导家长:意向性节律也可以用于指导障碍儿家长,让他们学习和应用这种方式对自己的孩子进行协助和引导。

发布于2011年04月29日 11:44 | 评论数(2) 阅读数(4813) 我的文章

教师基于学生表现的评价要点


1.表现测验运用直接学习测量,它要求学习者分析、解题、实验、决策、测量、同他人合作、口头展示或生产产品。表现测验不仅能够评价较高水平的认知技能,而且能够评价非认知的学习结果,如自我指导、同他人共事的能力以及社会意识。

2.对于评价知识、综合理解以及一些类型的应用,纸笔测验最为有效、可信和有效度。当我们适当建构表现测验时,它对于测量复杂推理、态度和社会技能最为有效、可信和有效度。

3.当制定用表现测验进行哪些测验时,需要询问以下三个问题:

   什么知识或内容对学习者理解最重要?

   需运用到哪些智力技能?

   哪些心理习惯或态度最重要?

4.认知领域里的两种类别的表现技能是:(1)有关获取信息的技能,(2)有关组织和运用信息的技能。

5.编制一项表现测验的四个步骤是:(1)决定测验什么,(2)设计评价文本,(3)具体规定评分细则,(4)具体规定测验守则。

6.编制表现测验文本需询问的问题有:(1)数学、历史等哪些学科活动看起来像这些学科的专业人员的所作所为?(2)这些专业人员表现哪些项目和任务?(3)专业人员充当哪些角色或心理习惯?

7.好的表现评估包括实际练习或问题,可以进行观察的学习结果以及可以进行观察的过程。

8.评分细则是由样本答案组成的评分标准,用于对表现测验进行评分。评分细则是评分人将学生表现与可以接受的回答进行对比的样本。

9.基本属性的评分是一种评分类型,它要求测验开发者首先界定最相关的特征或基本属性的重要性。

10.表现测验要求学习者的四种成绩:产品,复杂认知过程,可观察的表现、态度和社会技能。可以用核实一览表,评分度量表或整体量表对这些表现评分。

11.核实一览表包括一系列行为、属性或特征,以它们的出现或空缺为评分依据,它们最适合于那些可以分解成一系列清晰界定、具体活动的复杂行为或表现。

12.评分度量表对代表不同程度表现的类别赋予数值,它们最常用于某种复杂表现的某些方面,诸如态度、产品和社会技能等不能用是/否或出现/空缺之类判断的方面。

13.整体评分法以单一的数值来代表一种特定的成果类别,对一项表现的整体质量进行评价,我们用这种办法既测量成果,也测量过程。

14.当编制和执行表现测验时需制定的限定,包括允许进行的时间量、参考资料的运用、向他人寻求帮助、特定仪器的使用、任务的预备知识以及评分标准。

15.档案是一种对学习者成果有计划的汇编,文档记录学生所完成的结果以及所采取的路径。

16.联合综合表现分数同其他分数的两种方法是:(1)每项工作的判分和平均分均以满分为100的评分制;(2)以一个任意的满分为起点,然后决定每种成分所值的百分数。

发布于2011年04月29日 11:16 | 评论数(2) 阅读数(1466) 我的文章

儿童助听器选配的评价


一、低龄儿童的评估方法

    助听听阈和言语识别测试都应用于儿童助听器效果的评估中,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这些操作越来越简便,结果的可信度也不断增加。而上述方法无法评估婴幼儿,特别是对于学语前的婴儿。

    Stemachowicz(1999)列举了以下一些用于评估婴幼儿的指标:听觉觉察、言语生成能力、语言发育速度以及社会交往能力的发展。这些指标也同样适用于较大年龄儿童发育情况的追踪,可以以临床测试或者调查问卷的方式来实现。

    听力师可以使用一些问卷就孩子的听觉觉察和发育水平对家长、老师或者患儿进行调查。调查问卷也可以应用于婴幼儿佩戴助听器的早期评估中,因这它们只需要家长在日常生活环境中全面系统地观察患儿的行为反应。

    婴幼儿听觉意义整合评分以及婴幼儿言语有意义使用评分部以家长评分的方式来评价婴幼儿在日常生活中对声音的识别能力和发声能力。

    MAISMUSS问卷一直应用于人工耳蜗植入儿童的评估,因为它们评估的是早期的听觉行为,这些行为基本与学习、成熟或环境适应性无关。因此这些方法也适用于对年幼儿童的助听器使用进行评估。

    PalmerMormer(1998a1998b)也建议采用家长调查问卷的方法。他们根据正常听力儿童不同年龄听觉行为的发育(听觉发育指数)建立了助听器选配后的目标能力。这些能力的评估是在儿童戴与不戴助听器时,根据观察每一阶段的目标行为在日常生活中出现的频率来评分(家庭期望值表)。由于这些目标是按不同,由听力师和家长共同制定的,因此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会有一系列可参考目标。

    大龄助听儿童的自我报告问卷并不多见。然而,目前已有助听器收益简表的修订版可用于儿童。这个自问自答式问卷要求使用者对在不同的聆听环境中、戴与不戴助听器时的听觉能力进行自我评价,其中的聆听环境(例如,教室中)因年龄的不同而不同。对5010岁到16岁之间的听力损失儿童及其父母进行了APHAB修订版的测试。所有助听器选配使用的都是DSL公式。结果显示在不同的听力损失组,助听收益/问题的程度都与已发表过的APHAB数据相似。重度听力损失儿童所报告的厌恶声音比轻中度听力损失儿童和成人少。而且,在23个月后再次使用该表时,受试儿APHAB的结果很可靠。然而,患儿与父母的APHAB结果相关性不好(相关系数小于等于0.47)KpounStelmachowicz提出导致相关性低的一些原因是,父母对学校的环境接触有限,以及儿童对某些问题缺乏认识。此外父母和患儿间对助听经验的理解和观点不同也是影响因素之一。KpounStelmachowicz认为自我评估问卷不仅可以作为测试工具,也可以作为临床教学工具。

二、后助听器选配阶段

    正确选配助听器是儿童康复项目中极为重要的第一步,也是进行长期康复训练的开始。助听器不能替代同步进行的护理和治疗。由于患儿不能进行助听器的维护和保养,因此就需要确保有人能够在患儿的日常生活中承担这项重要的工作。此外还需要了解助听器在什么声学条件下不能发挥作用,并且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

三、助听器的保养

    在学校和家庭中的一些研究表明儿童的助听器经常出现问题。主要原因是电池没电、雾气/耵聍堵塞耳模或者助听器自身的故障等因素。每天必须进行电池检测和试听,以保证助听器能够正常工作。Roush(1996)建议听力师应该对家长或者监护人进行培训,以保证干预的顺利实施;当患儿达到能够自行调节助听器的年龄时,应积极鼓励其主动地参与。只有家长或监护人掌握了这些知识和技巧,才能使患儿的康复更加成功。Roush为了让家长/监护人了解这些知识,在咨询中他会将助听和未助听的SPL图作为教学的辅助工具。

四、助听器的局限性

    助听器远距离接收的能力很差。最近助听器应用双麦克风系统来提高方向性和信噪比。如果婴幼儿使用手动的双麦克风系统,那么就需要监护人密切观察所处的聆听位置并及时对助听器作出正确的调节。而多数大龄儿童自己就能够调节麦克风设置。

    儿童使用远距离麦克风技术,如FM系统十分重要。将远距离麦克风置于家长或是老师身边,信号就可以不受距离、高度和角度的影响,很稳定地传递给患儿。个人FM系统可单独佩戴或者通过音频输入接口与患儿的助听器连接在一起。如果单独使用FM系统,其频率响应以及输出强度必须恰当,且必须与使用耳正确耦合。如果FM系统与助听器联合使用,当FM系统设置恰当时,使用患儿自己的助听器就可以确保在教室内外,输入信号的频率响应和最大输出都一致。在那些因助听器啸叫而无法使用FM系统的患儿,可以单独使用FM系统。任何一种使用FM系统的方法都可以提高信噪比。FM系统的输出可以而且应该使用正确的耦合腔法或者真耳法进行验证。

发布于2011年04月19日 15:51 | 评论数(2) 阅读数(1584) 我的文章

家长与婴幼儿亲子关系评估


依恋

    婴儿与父母或主要照料者间的关系及其对塑造婴儿社会关系的影响成为众多研究关注的焦点。早期亲子交往是婴儿认知、社会情绪和语言发展的基础,婴儿与照料者间的积极关系为其日后的社会情绪发展提供了基础。这种最早的纽带关系或依恋被界定为“婴儿与照料者间持久的情感联结”,而人们用了诸如“感情的共鸣”(matuality)、“陷入爱恋”(falling in love)和“舞蹈”(the dance)等来指称依恋的纽带。研究表明,婴儿很早就能区分不同照料者,并最终会与第二照料者及其他家庭成员形成依恋关系。在不同文化背景中,无论儿童抚育活动有何差异,形成稳定的情感纽带对于健康的情绪和认知发展均相当重要。最初数月里,缺乏依恋会导致以后的照料缺陷,如虐待、成长不良等。

    依恋过程涉及亲子间循环往复的交往。例如,新生儿睁开眼腈,注视自己的母亲,而她的母亲也注视着她。通过这些简单的行为,开始建立起复杂的、同时发生的交往系统。这一过程要求,交往双方均给予注意、相互发出信号、并持续调节对对方信号作出的反应。这些互动系统涉及到言语沟通、姿势沟通、面部表情、轮流和相互反应,并逐渐协调起来。

依恋的评估

    研究者已识别出交往过程的关键成分,这使专业人员得以利用亲子评估量表评估有关的交往关系,亲子交往技能的评估能够提供互动优势和目标干预活动等方面的有益信息,帮.助矫正不和谐的互动关系。

    许多经验性的量表可用于评估亲子功能水平,并指导针对残障婴儿及其家长的干预活动。有的量表主要针对研究或临床目的而编制;有的量表则为特异性的婴儿干预方案而设计。评估方法的选取因评估活动的目的及所要测量的特异性行为而定。各种量表所测的行为是从有关亲子交往研究文献中识别出来的、对高质量早期关系具有重要意义的典型行为。亲子交往评估间的差异体现为评估维度;如观察场景、观察的行为量、所观察行为的类型、使用的器材、观察的结构和测量格式等的不同。

评估亲子交往的方法:

    一般地,亲子交往评估模式是更全面评估的一部分。更全面的评估包含向家长收集关于儿童发展史、医疗条件和家族史等方面信息的、结构化的婴儿发展状态评估。

    用于观察交往状况的场景可以是婴儿的家庭环境,临床或实验用的观察室。有的评估协议书详细约定了开展评估的地点,有的则较为灵活。在家里观察交往状况的优点是,参与者的行为更加真实。当然,实际操作中的具体情况会使其较难安排。

观察的结构是亲子交往评估中一项重要的问题。评估的结构因评估目的而异,可在家长和婴儿进食或洗澡时加以观察,或者在其游戏时开展观察。有的方法要求家长教自己的宝宝做某事。另一方面,也可在特定时间,观察家长在夫妻双方的另一方出现时的惯常行为。

    观察时间的长短通常依所观察活动而定。有的量表设定了最小程度的观察、时间,而有的量表却在每次观察期均要进行数次510分钟的观察。大多数评估的整个观察时间不会超过2030分钟。

    亲子行为可采用多种测量方式。有的量表使用两分检核表,要求评定者说明特定行为出现与否;使用频繁的则是那些涉及对所观察行为进行质量判断的行为评定量表;此外还有用于测量特定时间间距内特定行为出现次数的测量方法。

亲子评估可在两种水平上测量儿童的行为。一种为整体范畴水平,它从综合维度来测量行为,如应答、热情或指向性,这些行为给交往设定了整体基调,此类整体评定概括总结了所观察的交往。另一种为分子范畴水平,它是构成综合性互动的、更具特异性的家长或婴儿行为,如体态、微笑和视线接触等。分子评定能够识别出用于干预方案建构的更细化的行为。

发布于2011年04月19日 14:51 | 评论数(2) 阅读数(1975) 我的文章

肌肉营养障碍引起的肢体残疾


肌肉营养障碍是什么?虽然你可能对“肌肉营养障碍”这个词很熟悉,但你可能不知道并没有一种单独的疾病是叫“肌肉营养障碍”的。这个术语描述了一组9种遗传性的肌无能,它们在遗传模式、发作年龄、最初被破坏的肌肉、发展的速度方面都是不同的。最常见的是一种被称为达彻尼氏症的肌肉营养障碍,3500个男性中就有一人受其影响。若梅尔所患的脊柱肌肉萎缩是一组神经肌肉的疾病。脊柱肌肉萎缩是指在脑干或脊髓中的运动神经细胞体的障碍。

    脊柱肌肉萎缩是一种表现为肌肉萎缩和无力的遗传疾病。不像大多数的肌肉营养障碍是侵袭肌肉本身,所有的脊柱肌肉萎缩专门侵袭被称之为运动神经细胞的神经细胞,这种运动神经细胞控制可以由意识调节的肌肉运动。

    脊柱肌肉萎缩使较低级的运动神经细胞(那些在大脑、脊髓基础部分的运动神经细胞)渐渐崩溃,阻碍它们传递肌肉所依赖而实现正常功能的电或化学信号。“因此,有关于脸部表情、说话、吞咽、运动的肌肉,即躯干和四肢所有受意识控制的肌肉都可能部分或完全瘫痪”。

    一般而言,神经肌肉疾病的确具有普遍性,所有年龄的人都可能患脊柱肌肉萎缩。若梅尔几乎在他出生后就出现了发育迟缓的迹象,而他弟弟阿瑞尔直至幼儿期才出现青少年型的脊柱肌肉萎缩。成人脊柱肌肉萎缩的发病年龄可以从18岁至50岁,但是患有脊柱肌肉萎缩的人并不会经历感觉的缺失,各种发作症状可能表现为肌肉的痉挛。

    脊柱肌肉萎缩有三类。第一类,早期的急性肌肉营养障碍,这是最严重的一种,在出生时就有症状。这些症状包括极度虚弱,无法站立或保持对头部的控制以及症状快速的发展。因为吮吸反射的消失和肺炎,有这类病的孩子可能活不到6个月就死了

    第二类就像若梅尔所患的中级脊柱肌肉萎缩。他的母亲劳纳是个护士,在他出生后不到4个月时,她就注意到他不能承受自己的重量,连坐都有问题,即使是有扶撑的时候。若梅尔在6个月时接受了检查并在9个月时就被诊断患有脊柱肌肉萎缩,因为他无法使用他的腿,他有截瘫。

    若梅尔的病情以一个很慢的速度在加重。这是第二类脊柱肌肉萎缩患者所特有的。从一开始的一段恶化时期后,情况稳定了很长一段时间。想要为脊柱肌肉萎缩患者评估生存的希望是很困难的。实际上,若梅尔由于许多年前的一次手术而增加了体重,变健康了一点,能完全参加他所在学校的课程学习。有第二类病的个体的平均寿命是30岁。

    若梅尔的弟弟阿瑞尔有第三类——青少年型的脊柱肌肉萎缩。这种类型出现在2岁以后的童年期到成年期的任何时间,它通常引起腿部和臀部肌肉的虚弱,有时候是脸部和呼吸肌肉。在这种病的晚期,肩部和手臂都会变得虚弱。有这种病的人,寿命并不受影响,在症状明显出现后还能行走至少十年,最多有三十年(虽然走得有些困难)。

    脊柱肌肉萎缩是由什么引起的?脊柱肌肉萎缩是一种常染色体的隐性基因疾病,也就是父母双方必须都携带此种基因。如果父母被确认携带这种疾病基因的,他们要冒的风险是:孩子有这种疾病的可能性是14,而携带这种病的可能性是12。虽然一些神经肌肉疾病(就像达彻尼氏肌肉营养障碍)只对男孩起作用,但男性和女性都可能发生脊柱肌肉萎缩。

    还有哪些疾病与脊柱肌肉萎缩有关?有脊柱肌肉萎缩的儿童和青少年一般有正常的智力。脊柱肌肉萎缩常伴随与骨骼有关的问题,如脊柱侧凸(一种脊柱的侧面弯曲)。若梅尔在白天穿了一件特制的上衣,就是用来支撑他虚弱的上身并防止脊柱侧凸。

发布于2011年04月08日 11:02 | 评论数(2) 阅读数(1561) 我的文章

美国对特殊儿童的无歧视评估


零拒绝是保证所有的特殊儿童都能进入学校接受特殊教育。进入学校后,对每一个特殊儿童都要进行无歧视性的公正的综合评估,以确定他们教育的强项和需要。接下来,我们将讨论两个无歧视性评估的主要目的,以及IDEA为消除评估中的各种歧视与偏见所提供的保障。两个目的

    无歧视性评估的两个目的是:第一,确定学生是否有障碍,如果没有,当然就不需要接受特殊教育或接受其他与特殊教育相关的评估;如果有的话,就需要对学生进行更进一步的详细评估。第二个目的分两个层次:(1)明确学生因障碍需要接受哪些相关的教育和服务;(2)确定需要为该生提供哪些相应的教育与服务。这些信息对制定个别教育计划是完全必要的。

评估以消除偏见Evaluation to Eliminate Bias

    你可能要问,为何需要无偏见的评估?这是因为像邓恩所提到的,不同的文化和语言背景可能造成对学生的错误标签和分类。此外,也涉及到某些学校的偏见问题,它已引起法庭的密切注意。

    面对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是否还需要用标准化的测试来鉴别不同文化和语言背景的学生?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这个问题就被提上了法庭。在1972年的Larry P vRiles一案中,一位加利福尼亚法官认为州立教育机构可以不使用标准化的智力测验。基本理由是这些测试多适用于白种学生,对美籍黑人学生有一定的偏见。

    至少可以说,上述裁决在当时曾引起一场不小的争论。有些教育工作者和特殊教育的拥护者鼓掌欢迎,因为这不仅推翻了标准测试,同时也帮助学生不至于由于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而被贴上是轻度弱智儿童的标签。另外,也有人对这一裁判提出非议,认为如果不使用标准测验,也妨碍了他们对学生的教育需要作出公正的评估和提供适当的教育。总的说来,Larry P VRiles案例对标准测验的使用问题提出了挑战。当国会颁布了IDEA时,如何为学生提供无歧视性评估的问题可以说基本上解决了。法案规定,那些没有文化偏见的标准化测验,通常是经过修订的新版本,学校还是可以使用的。

    只是简单地让特殊儿童注册(零拒绝),进行一定的评估(无歧视评估),确定他们的教育强项和需要,也不能保证他们得到适当和有效的教育。正因为这样,国会强调每个学生都有接受如图1-9所罗列的适当的教育和相关服务的权利。适当的教育和相关服务的权利包括特殊设计的课程和相关的服务(不需要孩子的父母亲和监护人付款)。这些课程可以在普通班或特殊班上、也可以在家庭和相应的机构里进行。

个别化教育计划Planning for Individual Needs

    适当的教育的关键是个体化。正如加拉格尔( Gallagher, 1972)所指出的,特殊教育要落实到每一个学生。IDEA提供了两个主要类型的个别化计划。这种为3-21岁学生制定的计划就是个别化教育计划indiviclualized education program (IEP)。为0-2岁(或0-3岁)幼儿制定酌计划就是个别化家庭教育计划inciiviciualized education family servlces plan(IFSP)。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合适的教育的含义不是由教育者而是由法官提出的。因为美国最高法庭对IDEA中相关问题的解释是与一个案例有关的,这一个案例涉及到一个名为罗利(Arny Rowley)的聋生。

对“最合适”的解释

    罗利的个案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什么是合适的教育?罗利是一个接受过早期唇读训练的小学一年级的聋生。她的教师曾参加过手势语教学的课程训练。在小学一年级,她的培养计划是配助听器,以便她能更好地与教师和同学交谈。与此同时,她每天都有一个小时的特教指导和每周3个小时的言语训练。这些费用都是由她所在的学校支付的。

    罗利的父母亲希望学校给她提供另外一种特教服务——即配备一位手语翻译,其佣金由学校支付。他们认为配备手语翻译完全是为了帮助她学习的一项相关服务,但遭到了学校的拒绝。诉诸法庭后,法庭同意学校的申辩,罗利的父母亲败诉。

受益原则The Benefit Rule

    法庭认为罗利在没有配备手语翻译的情况下,也能很好地完成学业,她的教育情况有力地表明她是一个特殊教育的受惠者。所以,法庭在解释IDEA时指出,政府保证儿童适当的教育权利(a right to anappropriate education),但不意味着要提供最好的教育条件(best education possible)。罗利作为一个聋童,在没有手语翻译的情况下,从幼儿园到小学,她不断地进步,这表明学校已为她提供了适当的特殊教育。因此,法庭的结论是:能使学生受益的教育便是适当的教育。

    另有一些法庭对适当的教育——有的称之为受益标准进行了界定。认为学生退步了,或只给学生提供了少许的微不足道的进步的教育不能算是受益教育。总之,受益教育是一种真正能促进学生的发展和真正地给学生带来教育效益的教育。在1997年,国会再次修订IDEA时,更强调了受益教育的问题,要求学校给学生制定详细的个别化教育的年度计划,学生要参加州和学区的评估,定期向家长汇报学生的进步、受益情况,为有碍自己或他人的学习行为提供积极的行为干预,进行不断的研究,提高学校的教学水平。

    在为学生提供有效的相关服务的过程中,学校和家长经常会为了谁来支付某项服务费用(如相关的教育费用和医疗费用等)问题发生争执。例如,学校是否应支付学生精神病治疗和心理咨询的费用,最早是不明确的。为此,美国最高法庭对上述问题做出了一定的规定,认为学校必须为在校学生的相关的健康服务付费。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是1984年加德校区有关儿童间歇性导管插入服务和与依赖这种装置生存的一对一的护理服务的付款纠纷的个案。IDEA和法庭的基本理由是很清楚的:这些服务对学生的教育有利且不是由医生而是其他非医务人员提供。如果这些服务只能由医生提供,也不能算是相关的教育服务。只有当在诊断和评估时运用医疗服务时,该服务才能算得上是相关的服务

过程规则The Process Rule

    最高法庭强调一个经典的司法原则:只有公平的过程可能产生公平的结果。为了保证学生能得到合适的教育安置,IDEA建立了从零拒绝到无歧视评估再到个别化教育计划这一系统的程序,这也被称为过程界定(process definition)

发布于2011年04月08日 10:43 | 评论数(2) 阅读数(1854)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6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