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际关系很重要,父母怎样让孩子学会处理?


孩子与同伴打架,父母应关注的焦点不在打不打或谁先打谁的问题,而是要教会孩子用合适的方法来更有效地解决矛盾的问题。

正确办法.还容易助长孩子的暴躁情绪脾气和简单粗暴解决问题的思维习惯。其次,则与孩子的性格有关,有一位妈妈诉过这样的苦:我儿子在幼儿园老被人欺负.我一次次让他打回来,可他就是不肯,还说,他只是跟我玩.打得又不疼,没有关系。这位妈妈的经验传递没有成功,我却要祝贺他有这么一个宽容大度又从容淡定的儿子。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再来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有一个外国小朋友进入中国幼儿园班级就读,孩子们看着他金发碧眼特别好奇,很想去“打扰”他一下,可语言不通,怎么办呢?他们只好用手,这个去摸他一下,那个去捏他一下,这一下那个外国小朋友急了,反抗无效就站起身来跑,可这一下,孩子们就更兴奋了,拼命在后面追,越追越高兴。这一下,外国小朋友就向妈妈告状了.说:他们打我。妈妈把这样的状告到了老师那儿。好在老师没有用那样的经验来简单推断,而是对小朋友做了调查,结果发现,是孩子们太想了解这个外国小朋友,太想和他玩了,又苦于不得法。于是老师就开始做这个外国小朋友和她妈妈的工作,让他们理解小朋友的愿望,然后让外国孩子自己来告诉大家,如果不想跟小朋友们玩,就说“go away”,老师再把他的话翻译一遍“别烦我”.让小朋友们听到“go away”,就知趣点别惹他。当然,同时还是要教小朋友一些友好的接近方式,这样一相互沟通,问题很快就解决了,没用多少时间,双方就很融合地玩在一起了。

当然,家庭中的经验传递可丰富、复杂、琐碎多了,不仅局限在人际交往方面,是对人要大方些还是小气些,是信任一些还是防备一些,是亲近些还是疏远些,其实,这些待人处世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与我们从小在父母身上学到的经验有关,因为,父母在日常的生活言行中,会有意无意地传递着经验与意识。而且,这样的人际交往经验,还会深入蔓延到情感模式和思维方式的传递。比如,父母之间如果存在着一种亲密、信任的关系,就会用直接、开放的方式来处理彼此之间的情感冲突,哪怕是吵一架也不要紧,只要有助于问题解决;如果是一种疏离、防御的关系,就会采用回避、迂回的战术来掩藏或者化解矛盾。

发布于2012年09月26日 10:33 | 评论数(0) 阅读数(1134) 我的文章

战争也阻止不了人们过圣诞节的热情


这个故事展示了战争的残酷无情——是1914年“一战”期间英国、德国、比利时和法国士兵之间那次著名的圣诞节停火事件。据估计,在令人战栗的西线,有10万士兵参与了这次短暂的停火,相互交流。

当晚,天气凉爽,地面上结了一层霜。英军第二女王团的士兵艾伯特·莫伦,在日记中写到,他看到德军一方有微弱亮光闪现。后来发现,这些亮光是圣诞树上的蜡烛。接着,他们又听见那边的士兵唱起了德语版的圣诞颂歌《平安夜》。于是英军士兵也唱起了英语版的《平安夜》。这样的对歌持续了很久。他写到.那天晚上是他人生中最精彩的一晚。

慢慢地,在前线的不同地方,陆续有人举牌示意停火。有些人甚至达成了停火时间。后来。德国士兵爬出了战壕。许多英国士兵一开始担心有诈,但过了一会儿,他们也爬出了战壕。

曾经(和将来)的敌人之间交谈甚欢。他们拿出了自己家人的照片,相互赠送香烟、纽扣、饼干和食物。他们还帮助彼此掩埋阵亡的战友。有些士兵在圣诞节早晨一起做了礼拜仪式,还有士兵相互讲述了各自听到的有关彼此言辞激烈的负面报道,并且提出了质疑。

德军第一百三十四撒克逊团的士兵屈特·詹米什在日记中写道:“这一切真是不可思议、美妙至极,但也十分新鲜陌生。这些英军士兵和我们的感觉一样。所以圣诞节,这样一个爱的庆典,才能将死敌团结在一起,成为暂时的朋友。”停火持续了圣诞节一整天,以及之后的一两天。

英军军医J.C.邓恩上校在日记中写道:

830分,我向空中开了3枪,举旗示意“圣诞快乐”,然后我爬上了战壕。他(一个德军士兵)举牌示意“谢谢”,然后那位德军上校也爬上了战壕。我们相互鞠躬、致意,然后又回到各自战壕,他向空中开了两枪,战争于是重新开始。

如果我们能从这件事中一瞥将来的可能性,情况又会如何?如果我们走出各自关于暴力与战争的信仰战壕,将自己的精力用在相互交流上,欣赏相互之间的差异,看穿虚假的媒体宣传,认识到我们相互之间的联系不可分割,情况又会如何?

他们放下了战争心态,相互交流,分享食物与水源,然后又重新调回战争心态,退回到他们各自冰冷潮湿的战壕,再度开始相互杀戮。在这场夺去1400万人性命的战争中发生这样的事,实在难以想象他们的脑海中发生了何种转变。如果我们意识到相互杀戮换不来自由,情况又会如何?在一场夺去上千人(甚至上百万人)性命的战争中,没有战胜方。

发布于2012年09月26日 10:20 | 评论数(0) 阅读数(3586) 我的文章

如何运用语言合理描述残疾人?


你可能会遇到有关某个术语通融接受的争论。例如,现在似乎还不太清楚说一个人是盲人或聋人是否无礼——是不是说他“视力(或视觉)损伤”/“视力不完全”或“听力损伤”/“听觉不灵”更好些?似乎很多面向这些损伤的组织两种术语都使用,用“盲人”或“聋人”指那些基本或完全看不到或听不到的人,而其他术语则用于指那些感官轻微损伤的人。对“学习困难”和“学习障碍”的用法也存在类似讨论。

关于“残疾人”的表达方法,有些人认为“disabled people(无正常能力的人)”这个说法(常见于英国)有力地说明由于社会未能提供合适的环境、资源和态度,使人丧失能力。其他人则认为“people with disabilities(人患有残疾)”(常见于北美)先说人再说损伤。但是使用诸如“具有不同行为能力之人士”这类的笨拙说法更容易犯错,它根本毫无意义,因为我们每个人与其他人的能力和才能都不一样,它淡化了一个事实,即由于社会不能恰当满足一些人的需要,从而使他们丧失能力。“××不好的人”(如“视力不好的人”)的说法把问题留给了患有残疾的人(医疗模型),而不是省思环境未作改变。如果我们任意扩展,类似于把个子矮的人说成是“身高不够的人”这就有点可笑了。

这些争论很有价值,因为我们会研究,在使用某些术语时,我们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注意我们描述别人的方式反映了我们对他们的看法和评价。重要的是要了解相关人士希望我们怎么称呼或描述他们,倾听他们的观点,尊重他们的意见——不要猜测或替他们决定。(“不要设想。要问。”)有些族源在印度次大陆的人,反对被称为“黑人”,指出他们的肤色是棕色,并希望被称为“亚洲人”。记住,不是所有具有类似损伤或种族背景的人都持相同的观点——确保对个体的意愿做出具体回应。

语言运用还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有些残疾人用“残废”这个词指自己和其他残疾人,有些同性恋者则使用“怪胎”来谈论自己。这可能是他们对自我身份和自信的彰显,但是,残疾人或同性恋群体以外的人却不能使这些看似过时和侮辱性的词汇再度流行。

当然,不仅仅是白人对黑人使用种族歧视性语言,当黑人称呼白人为“白鬼”时,他们肯定意欲冒犯!

与语言运用问题紧密相关的是带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或恐同症等性质的或嘲笑残疾人的“玩笑”,那些觉得不好玩的人则被指责缺乏幽默感。不过嘲笑人们的长相、说话方式、穿着或生活方式的玩笑,特别是基于成见的玩笑,会加强偏见思维,使偏见变得体面、可以接受。如果你反感讲这些笑话,有人会告诉你放轻松些,不过是开玩笑而已,但是要知道这类玩笑很伤人。日积月累,玩笑和戏弄可能会发展成一种骚扰或欺凌。

我们认为严肃考虑这些问题不仅仅是要做到政治正确,以合乎一些心知肚明的言行标准,而是尊重他人的尊严和个性,平等看待每个人,努力使他们被机构和社会所接纳。总是担心自己说错话,会使自己变得拘谨、软弱,这完全没有必要;但是要注意你讲话的方式,因为它会大大影响你的思维方式。你的思维模式会影响你对待他人的态度,以及你给儿童展现的行为榜样。如果他们听到带有成见、偏见和“歧视的语言,他们就会了解成见、偏见和歧视的概念,不平等现象就会持续存在。

发布于2012年09月04日 14:25 | 评论数(0) 阅读数(1735) 我的文章

残疾人等弱势群体遇到的正向歧视


正向歧视,或积极措施,旨在为那些受排斥或受歧视的人积极扩展机会(如就业或教育)。

支持正向歧视的观点认为过去情况对女性、少数民族、残疾人、工人阶级家庭的孩子等很不利,教育机构和雇主现在应该自觉努力帮助这些群体,接纳这些个体,并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反对正向歧视的观点认为正向歧视本身就是一种歧视,能否获得机会应该基于个体的能力和才智,而不是其属于某个群体。

正向歧视形式多种。一个很简单的方式就是设置配额。更为广泛接受的一个办法是,找一个媒体,要求其目标受众为传统上受排斥的群体,并发布招聘或招生广告。雇主可以在报纸上发布一个职位;或大学可以把职位信息发布在主要由年轻女性阅读的杂志上。有时候,你可以看到这样的招聘广告,“我们的员工中女性、少数民族和残疾人的名额太少,我们特别欢迎这类群体申请该职位。”

这些方法传递这样的信息:欢迎所有群体的申请者,这些职位或空缺并不是为男性或白人或非残疾人保留的。有些人本来会有这样的想法:“那肯定不会给我这样的人”,但这时他们就很可能会申请,雇主或教育机构就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如果他们只想要男性、白人或非残疾人,雇主可能会错过能干的有才华的求职者;而有些大学为私立学校的学生保留名额,那么更多公立学校或社会阶层较低的学生就没有机会了。

但是,谈到挑选雇员或学生,最明智的方法是看谁最适合这份工作或最可能从大学教育中受益。如果面试小组受到个体身份的影响,并根据性别、种族、残疾或社会阶层做出判断,这并无好处。如果这个人不具备相应的能力、资质或经验,那么他们就不是在帮忙,而在帮倒忙了。如果最后他们不能胜任,女性、黑人、残疾人或工人阶级的学生干不了这种工作的偏执观点会得到强化,下一次再想招录能干的女性、黑人、残疾人或工人阶级的学生就会变得困难。

发布于2012年09月04日 13:55 | 评论数(0) 阅读数(1840)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4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