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常儿童的识别指导原则


    在教育背景下,有两种情况需要对超常儿童进行正式或非正式的识别(辨识)。一种是基于课堂的教学,了解每个学生特殊的学习需求,从而在常规班级里做出有区分性的课程设置,或根据具体学科来加快教学进度或者让学生跳级,以实现恰当的安置。另一种是专项教育,选出符合超常条件的学生参加特殊的超常教育项目。无论哪种情况,其实都没有必要假设超常儿童是同质的(即,一种分类模式),也没有必要为每一个儿童贴上“超常”的标签,这种“贴标签”的做法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尽量避免。鉴别的目的并不是去决定一个人是否“超常”,而是试图去了解“接下来要提供怎样的机会、资源和奖励,使学生在必修的和自选的教学活动中不断进步”。尽管不同的情况需要不同的鉴别方法和鉴别系统,但还是有超常儿童识别时的指导性原则:
    真实性和可论证性原则。这一原则要求人的行为或表现证据是一目了然、无需推论的,所以我们能够可靠地推断学生在学术、艺术等领域有潜力或超前发展。这一原则还说明了,在相关的真实情境下的测量要比人为设计的测验的预测效力更高,前者能更好地代表未来成功所需的要素。
    逐渐显露原则。儿童越早被识别为早慧或具有天赋才能,我们在判断他的发展是否真的能够达到预期的标准上就越不确定。因此,以课程区分化和优化教学安置为目的的评估和鉴别,应该是诊断性的并且持续进行的,在实施过程中需要考虑每个人的具体情况。我们知道,进行医学诊断时并不需要参考五年甚至更多年前的医学记录及预后报告。同样,一劳永逸地给儿童贴上“超常”的标签很成问题,并不是所有超常儿童都一直保持优势。这就需要反复不断地进行评估,从而保证我们可以及时了解儿童的进步情况、出现的问题以及他们教育需求的变化,并随时调整教育方案。超常生的专项教育必须使用正规的识别方法。在这一要求下,需要适当的核查与权衡(例如,准入政策和评估政策)来监控并评估学生的进步情况,并引入合适的测评系统保证超常项目的有效性。这条原则并不是要教育者被动地等待学生显露出有价值的才能,而是积极地提供课程经验来促进学生发展个人兴趣、对任务的执着和创造性表达或利用任何形式的独特适应性,作为识别超常能力和促进超常能力发展的必要组成部分。这种依赖于课程经验的鉴别,类似于对学习障碍学生使用的“对干预的反应”策略(RTI)。也就是说,在规划、教学和鉴别的相互作用中,才华得以逐渐显现。

发布于2014年01月24日 15:26 | 评论数(4) 阅读数(1928) 我的文章

正常人对残疾人的内隐态度测量研究


    内隐态度测量是由Greenwald等人于1998年提出的,通过测量目标概念与属性概念之间的联系紧密程度来测量内隐态度。目标概念为所需区分的客体类别,属性概念为对客体进行区分的评价性类别。IAT设计相容及不相容任务,把两类任务的反应时间的差作为内隐态度的指标,这一点已经得到神经网络模型的证据支持。
    Pruett和Chan首次使用该方法对残疾人的内隐态度进行测量,发展出纸笔测验形式内隐联想测验( disablility attitud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DA - IAT)。Kenneth L Robey等人进一步发展了DA - LAT,形成了基于计算机进行IAT任务操作的残疾人态度测量,并有力证明了康复人员对残疾人偏见的存在。White等人把内隐一外显态度的相关分析纳入对残疾人内隐态度的研究中。Thomas等人对残疾人类型进行了细化,通过IAT测验对不同类型的残疾分别进行测量,这样就探索出被试对不同类型残疾人的态度变化。Vaughn把多个IAT效应的影响因素(社会期望、人格、年龄、反应灵活性)加入研究中进行设计。
    直接对残疾人的态度进行测量的方法众多,但同时其本身也存在不足而使测量过程中存在一些潜在因素影响数据结果的准确性,直接测量补充了传统上对残疾人态度的测量技术。间接测量方法从一定程度上排除了个体意识对态度的作用而减少了社会期望效应,但比直接的态度测量耗费资源,同时测量的稳定性和有效性有待于证实。但总体来看,这些间接测量方法也逐渐显示出它们的优势,而内隐态度测量技术也由于其研究过程的标准化越来越受到研究者的欢迎。

发布于2014年01月13日 08:26 | 评论数(4) 阅读数(2085)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2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