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纳教育兴起的社会背景

    全纳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是人权意识觉醒的产物。生产力水平低下、迷信占据统治地位的古代社会,人们对残疾人往往采取“隔绝”的态度,残疾人在社会上无生存权或仅有有限的生存权。随着生产力发展、自然科学的进步、文艺复兴运动中人文精神的彰显以及18世纪法国大革命时“自由、平等、博爱”思想的传播,残疾人的生存权和教育权得到社会关注,人们开始将残疾人从“隔绝”的社会环境中解放出来,特殊教育出现萌芽。1771年和1784年在法国相继成立了世界上第一所聋人学校和盲人学校后,特殊教育蓬勃发展,到20世纪初世界上的许多地区都建立起了特殊学校,并且在普通学校中出现了单独设立的特殊班,欧美一些发达国家中,残疾儿童的教育权基本得到尊重。不过,这种形式的特殊教育实际上为残疾儿童创造了一种隔离的、封闭的、不平等的社会环境,它在一定程度上并非有利于残疾儿童的发展:学生们得不到合适的教育,变得无知和依赖,激化了普通儿童与残疾儿童之间的偏见,使残疾儿童在回归主流社会时遇到困难,人格权也常常得不到保障。
     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的欧美国家,政府对特殊教育的投入减少,隔离式特殊教育暴露出种种问题,家长、教师和专家们开始质疑特殊教育的体系安排。1948年,联合国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主张“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所有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在这种人权思想的呼唤下,特殊教育界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提出了“正常化”( normalization)“一体化”(integration)和“回归主流”( mainstreaming)思想,旨在促进特殊教育向普通教育的转化,使残疾儿童尽可能地进入主流环境中生活和学习。在这一时期,出现了著名的“倒金字塔式”残疾儿童教育安置体系,作为对隔离式特殊教育的改良,该体系根据学生的不同教育、康复需要提供从最少限制环境到最多限制环境的多种安置选择,通过残疾儿童由隔离环境向主流环境的流动,实现教育平等的理想。然而作为一种等级体系,“倒金字塔式”体系在实质上是不平等的,它难以实现人们追求教育平等的理想。

发布于2016年12月26日 16:29 | 评论数(0) 阅读数(839)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