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参与”模式面临的挑战


    “全校参与”融合教育模式作为一种理想的教育模式在香港得到全面的推行,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随着融合教育的深入开展,特别是新资助计划的推行,其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多。
     1.制度的挑战
     在融合教育发展的过程中,人们并没有将普通教育与特殊教育的理解从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中超脱出来。在隔离教育中,特殊教育成为远离“主流”的“支流”,难以与主流教育汇合,而推行融合教育后,“支流”被“主流”所淹没,主流学校试图抹杀特殊学校促进特殊学生发展的正面功能,因为目前存在一种倾向,在教育体制内,主流学校的获得(无论是无可奈何的)却是特殊学校的损失。过去为特殊需要教育默默耕耘的特殊学校,就因为教育观念转变而突然变为“隔离教育的工具”和“教育改革的绊脚石”。这是特殊学校的师生和家长难以容忍的指责。有特殊教育家长团体在立法会会议上批评,政府推行融合教育欠缺监察机制,不少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多年来于主流学校承受不公平对待。因此,融合教育如何通过体制更新来达成特殊学校与普通学校的共生共荣,促进特殊学生素质的提高,而不是此长彼消,是排解家长、教师、社会大众对融合教育的顾虑与忧思的最好方法。
     2.经费的挑战
     推行融合教育需要大量的经费支持,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没有获得额外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大规模实施“全校参与”融合教育模式,如何处理好物质资源分配就显得尤为重要。根据《明报》报道,为了推行融合教育计划,香港教育统筹局在2003/2004学年推行了新的资助模式,学校每录取一名有特殊学习需要的学生,便可获1万~2万元资助。立法会议员陈婉娴表示,教育统筹局指望用新模式增加受资助学校数目,但由于拨款总额不变,变相“分薄”部分学校原有资助,“如果政府没有新资源,就不应做太多,十个煲得两个盖,导致出现今日状”。可见,社会各界对这种新的资助模式未能达成共识。支持融合教育协会执行委员林湘云认为,计划在未有相关资源的增加下,发展太过急速。他指出,“全校参与”融合教育模式自2003年推出,资助形式是学校每录取1名特殊学校,就可获得l万元资助,以55万元为上限,相对旧制度中每收15名特殊学生就可以增聘1名文凭教师及1名教学助理,资源大大减少,学校根本没有足够能力照顾学生。很明显,推行融合教育后,主流学校得到的财政支持并没有增加,反而出现了减少,何以构建融合教育支持体系,特别是包括特殊教育教师、资源教室等在内的校本资源体系呢?

发布于2016年02月24日 14:24 | 评论数(0) 阅读数(740) 我的文章

特殊儿童融合教育的评价结果反馈化


    在现实的融合教育评价过程中,有些地区及学校有时是为了评价而评价,仅对评价客体做出某种资格证明,把评价结果的获得当做融合教育评价过程的结束。例如《楚天都市报》曾撰文报道,武汉某区某学校将一未通过智力测验的学生判定为“弱智”,家长毫不知情,直到孩子参加中考时才知道此事。此外,有些地区通过鉴定,对某一融合学校的办学能力加以否定之后,就将它束之高阁,置之不理,而不通过评价来揭示存在的问题,反馈有关信息给评价客体,进而核对评价结果的真实性与有效性。毕竟,融合教育评价往往是根据一组具有共同特征的评价客体普遍适用的标准去评价某一特定的客体,如某一个特定的个人、学校和教育方案,但是不同客体所处的环境不同、条件不同等,因此,由着眼于评价客体共性方面获得的评价结论究竟能说明什么问题,还需要在进行全画的分析和综合之后,才能下断语。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对评价结果进行及时反馈,与实际情况进行对比分析,从而确认评价结果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如果评价结果与实际情况吻合度高,则真实性强,但我们在此基础上应肯定成绩,找出问题,采取措施,改善工作,使所有学生身心得到更好更全面的发展,使教师素质和业务能力逐渐提高,使融合学校的教育质量、教学水平得到更大限度的提高。如果评价结果与实际情况吻合度低,则应寻找造成评价结果出现偏差的原因,对既定的评价活动作必要的评价,从而改进以后的评价工作,完善和规范评价过程,重新对评价客体进行评价,减少偏差,最终达到评价的目的。

发布于2016年02月24日 12:26 | 评论数(0) 阅读数(668)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2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