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儿童随班就读的家校合作


    人们希望家长参与到学校教育之中不仅对子女学习有正面积极的效果,而且可以促进家长间的联络网,彼此分享教育经验。同时站在学校的立场上,则希望通过“家校合作”的形式优化孩子成长的环境,达致“家校合一为孩子”的目标。但是,自提出家长参与的概念之后,便存在着两种基本的意见。
    家长参与的支持性意见。在现代课程与教学系统中,支持家长参与的一个主要理由是出于教育上的考虑,通常人们认为“家长越靠近孩子的教育,对孩子发展和教育成效的影响就越大。”具体而言:家长的参与通常可以促进学生的学习、智力、社会性、以及情绪的发展与提升;家长参与会使学校的学习环境变得丰富多样;家长参与可以促进人们对当地学校社区一体化的理解;家长参与能够使家长更加充分地理解教育过程并支持学校教育的目标;大量利益团体卷入到学校教育之中,有可能使学生的利益得到充分考虑;在民主的国家中,家长和其他市民都有权利参与学校的决策。
    家长参与的反对性意见。与支持性意见相对应,也有许多关于家长不应该参与学校决策的意见。这些反对的理由包括:许多家长并不具备一个有效参与者所必备的问题解决与交流的技能;许多家长有意识地回避,使得那些表达力强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家长控制整个决策;学校教工有时并不愿意或者反对家长的参与活动;鼓励家长参与通常只停留在言语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支持和专业化的管理措施;有时,家长的积极参与不利于教师专业发展,反而降低教师的专业职责和专业意识;家长并没有形成具有公共特质的团体,通常是以个体消费者的形式参与。

发布于2017年01月17日 08:26 | 评论数(0) 阅读数(464) 我的文章

如何让特殊教育教师成长为现代教师


    融合性教师教育也是专业化的“职业”教育。这决定了学习者通过课程的学习,成长为现代教师,具备专业素养。现代社会对教师的要求与教师工作的复杂性决定了教师专业素养结构的复杂性,学者对此做了大量的富有启发意义的研究。概括起来,教师职业的专业素养,包括专业知识、专业能力和专业服务态度。这些素养分为显性的专业素养结构和隐性的专业素养结构。就显性专业素养结构而言,在知识方面指的是专业学科知识、教育理论知识、一般教学法知识和学科教学法知识,以及有关学生的知识。在能力方面,既包括一般的能力(智力),又包括特殊的教育教学专业能力,即与教学实践直接相联系的能力和有利于深化对教育教学实践认识的教育科研能力,前者如语言表达能力、组织能力、课程的开发与组织能力、临床实践能力等。这些知识和能力是外显的,易于观察和测量,也较易通过学习与训练而获得。所谓隐性专业素养结构,有人称之为教育民俗。教师的隐性专业素养结构,实际上包括:专业服务态度(如职业理想、对教师职业的热爱、维持专业动机和积极性等);个人对显性知识的理解、体验、实践、情感表达;在日常教育生活中深刻影响到教师教育教学行为的“教育常识”或“教学常识”;以及“教师在对教育工作本质理解的基础上形成的关于教育的观念和理性的信念。”这样的素养比较内隐,不易测量,却是教师专业个性化的重要方面。隐性专业素养结构难以通过训练获得,需要专门的隐蔽课程或精心设计的教育环境,在陶冶中通过个体体验而养成。

发布于2017年01月13日 14:26 | 评论数(0) 阅读数(417) 我的文章

生态系统理论对残疾人教育的启示


    布朗芬布伦纳的生态系统理论是在一系列强调环境作用的理论观点和实证研究的基础上逐渐形成、发展起来的,这一理论一经提出,很快便得到了普遍的重视,因为它为如何研究个体行为与环境的关系找到了新的研究视角。同样,这一理论对于认识残疾、研究残疾人与环境的关系提供了新的分析视角。
    家庭、学校和社会都是影响残疾儿童发展的重要因素,在残疾人教育中都应该充分发挥各自的作用和承担自身的责任。但是,除了关注家庭、学校和社会能否积极参与到残疾人教育中之外,还应该加强三者之间的合作,构建一个由家庭、学校和社会积极参与和通力合作的一体化教育系统,发挥三者的整体合力。作为系统的有机构成要素,家庭、学校和社会与残疾儿童实际上是一种共生关系,彼此之间不能分离。如果仅仅强调某一个因素的作用,残疾人教育都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只有各个要素之间相互支持,交互作用,构成一个有机整体,才能发挥系统的整体功能,使得残疾儿童在生态化的环境中得到最大程度的发展,而环境也在残疾儿童的持续发展中得到不断的优化。美国于1996年建立了全国伙伴关系学校网络( The National Network of Partnership Schools),致力于维护发展更有效的学校、家庭、社会合作,促进政策研究和学校发展。至2005年9月,已有16个国家的教育部门、127个县、67个大学/组织、1087所学校加入该网络,目前还在不断增加。

发布于2016年12月16日 16:27 | 评论数(0) 阅读数(199) 我的文章

家长怎样帮助患抑郁症的孩子?


    1倾听子女的话
    绝对要杜绝“别说那些没用的”,“你还不懂,那种想法是错误的”之类的话。孩子只不过是单纯表达了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的感受,或者为了得到父母的共识和支持才会说出来,但当孩子听到这些判断和指责的话,就会渐渐关上心灵的大门。父母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倾听孩子的心声。只是简单地把耳朵靠过去,孩子就会觉得有人在注意听自己的话,从而得到安全感。父母要努力回想自己处在青春期时的状态,站在孩子的视角看待问题。平时要经常认可孩子的内心,只有持续这样的对话,才能让孩子受到伤害时寻求父母的帮助。当孩子向父母倾诉烦恼时,没有必要一定要给出解决方法。大人们也会经常对自己的另一半说一些公司里发生的事情。而其目的不在于寻求解决方法,而是简简单单得到对方的共识和安慰,确认“对方是和我一伙的”,孩子也一样。
    2分散孩子抑郁的情绪
    如果孩子沉浸在抑郁的想法中,只听令人压抑的音乐的话就会变得越来越抑郁。正因为如此,要先认可孩子抑郁的心情,让孩子参加各种活动,暂时摆脱抑郁的情绪。抑郁的孩子不喜欢室外的活动,不想走到外面的世界,所以父母要多让孩子有机会参加平时喜欢做的活动。
    3给孩子吹入肯定的气
    对每件事都持有否定态度的人很容易患上抑郁症,而且一旦患上抑郁症就更容易降低自己的价值,以更加否定的态度看待事物。
    4用具体的话语和行为表达父母的爱
    越是抑郁的孩子,就越有必要让孩子知道在彷徨之后可以回到原来的位置,让孩子安下心来。经常对孩子说“我爱你”,多抚摸几下,传达“当你需要时,爸爸妈妈肯定在身边”的讯息。对小小的成功给予表扬,如果孩子变化的形象不是很让人满意,就不要一味地失望,而是要积极鼓励孩子。

发布于2016年10月31日 16:27 | 评论数(2) 阅读数(521) 我的文章

心理层面抚育对婴儿大脑发育的影响研究


    研究学者于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对两岁之前的新生儿分两组进行了追踪观察。其中一组是允许母亲在此与自己的孩子玩耍、与其他母亲及其婴儿进行交流和互动的封闭托儿所。在这个托儿所内,一岁的婴儿学会说话、走路、满怀好奇,其与周围的人、物和玩具交流,爬来爬去。另外一个则是一个收养了45名婴儿的孤儿院,由5名看护负责照顾他们。这些婴儿在孤儿院受到了艮好的照顾,身体健康,居住环境清洁卫生。看护会定时给他们更换尿片和喂食。在影像资料中,研究学者走近一个看起来只有6个月大的婴儿,这个婴儿靠在他的婴儿床的一角。研究学者竭尽所能地逗弄他,与他进行目光交流,对他不停地微笑,逗弄他的手指头,最后从婴儿床上抱起这个婴儿,但婴儿始终没什么反应。但实际上,这个孩子已经2岁了,虽然他看起来只有6个月。研究显示,这家孤儿院的很多小孩都没有受到“悉心”的照料,他们往往智力发展迟钝,甚至导致死亡。
     在当时,这段研究影像受到了批评,批评者认为他通过曲解的方式来说明亲密感对婴儿的重要性。但是,我们有必要再次说明,近期罗马尼亚孤儿院儿童的境遇也验证了研究学者的观点。
     孤儿院的婴儿们受到的照顾少之又少,他们被困在婴儿床上,被喂食生存所必需的食物,与看护之间几乎没有交流互动。这些婴儿几乎没有被抱起来过,也从来没被拥抱过,更别说有人对他们笑。研究者们发现上述心理层面抚育的缺失影响了他们的大脑发育,影响了压力荷尔蒙水平,同时还造成了其他的后果。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严重残疾的儿童在2岁之前被收养的,可以在4岁时发育和体能都取得显著提高,尤其是那些在婴儿时期就被收养的儿童。由此人们可以了解更多有关于幼儿大脑和身体在获得正面亲近和交流后的复原力,以及大脑的可塑性和重生能力等方面的知识。

发布于2016年10月18日 16:27 | 评论数(2) 阅读数(463) 我的文章

自闭症儿童的思维能力的培养


    对绝大多数中重程度的自闭症儿童来说,他们基本是以直观形象思维为主,几乎很难进行抽象思维。所以他们很难将所掌握的知识技能进行较为抽象一些的泛化运用。这一点,在生活数学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对于大多数自闭症儿童来说,比较直观的物件点数还能够较顺利地理解和掌握,而一旦碰到较为抽象的诸如数字之间的加减等数量变化问题时,就显得力不从心了。很多学生能够点数50以内的数字,但却不能顺利计算5以内的加法。还有的孩子能顺利点数出10以内的物件数量并写出与之相对应的数字,但如果引导他反其道而行之,根据一个数字(比如“3”等)来画出相应数量的棒棒,那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其实,在教学加法计算之初,教师之所以要让孩子们根据数字画出对应数量的小棒棒,就是想让他们在今后的学习中,能根据给出的数字分别画出相应数量的小棒棒,然后再通过数一数所画小棒总量的方法,使学生能够直观形象地看到两数相加后的数量变化过程究竟是怎样的。比如加法算式“2+3=?”,教师首先引导学生对照数字“2”和“3”分别在它们下面画出相应数量的小棒,然后再让同学们数出所画小棒的总和,并将代表总量的“5”填写到算式上。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巩固练习,绝大部分普通儿童都能很轻松地自觉摆脱对直观辅助教具的依赖,顺口就能直接说出一些较简单的加法算式的答案。在持续近两个学期的实际教学过程中,教师沉重地发现:对于大部分自闭症儿童来说,要想摆脱直观教具的提示来进行哪怕是极简单的加法运算,都是相当困难的。而对于更大多数的孩子们来说,即使是在辅助教具的帮助之下,也很难进行哪怕是“5”以内的加法计算。他们要么是不会画(或摆)出对应数量的棒棒,要么就只是画出与第一个加数对应的棒棒而漏掉了第二个加数;还有的尽管都能为两个加数画(或摆)出对应数量的棒棒,但在数出总量的时候又出现了丢三落四的问题。由此可见,自闭症儿童本身专注力的稳定性,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到了他们在知识技能方面的发展。

发布于2016年10月13日 08:26 | 评论数(2) 阅读数(430) 我的文章

如何提高学习障碍学生的学习注意力?


    对有学习障碍的学生而言,两个小时可能不足以完成当晚的作业。他们需要更长的时间完成作业和考试前的复习,这主要是由于他们的阅读方式、对信息的逻辑思考和加工处理方式不同所造成的。让患有注意力缺陷障碍症或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症的学生坐在那里,将注意力保持25分钟以上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最初的时段。所以和其他同学相比,同样份量的作业,为他们提供额外的缓冲时间和周末更多的整块时间是很有必要的。
     学习障碍的高中生每次需要“三小时学习时间段”,周末再加上三个“两小时学习时间段”,才可以完成功课和其他作业,此时就不能再使用 “两小时学习时间段”的方法了。对有些学生来说,可能很难让他们相信,花这个时间就可以完成他们认为有压力的作业,正因为如此,找出适合他们的方法和策略就显得非常重要。当一个有学习障碍的男孩发现这些方法可以帮助自己成功时,他就会激励自己复制这种成功,这时再加点时间就不成问题了。
     对于患有“执行功能障碍症”或注意力缺陷障碍症的学生,需要不断的重复和多次的中断,所以每天晚上需要留一点时间检查文件夹、“计划表”,整理作业、对作业进行分类,并把这些工作当作日常生活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对很多这样的孩子,定时器是个必要的工具。比如,在你儿子开始做作业之前,用定时器设置20分钟,将这段时间用来整理文件夹、反复检查重要的作业,确认所有的作业都包含在“计划表”里,并将作业所用到的材料都放到手边,这样就可以避免在心烦意乱的状态下完成作业。
     执行过程中,他可能需要比较频繁的休息,这时可以先定时15或20分钟,这段时间内专注于某项任务,这样有助于他提高注意力。一旦他渐渐专注到任务中,就可以做完以后再休息,20分钟过后,再完成10分钟的数学作业。这时候如果他想继续做,当然更好。如果不想做,就给他5分钟的休息时间,站起来到处溜达溜达,然后再重新开始。

发布于2016年09月30日 09:24 | 评论数(2) 阅读数(590) 我的文章

拉进与青少年关系的办法:讲故事


    一个跟孩子拉近关系的方法,那就是讲故事。我们经常误以为讲故事只适合于小孩子。其实,大点儿的孩子、青春期的孩子甚至是成年人都很喜欢听有意思的故事。很多人爱看电视看电影就是因为这个。人类口口相传的历史历经数千年了,然而今天的电子媒体逐渐取代了人类的这种优秀传统。好的故事可以让孩子充满希望,坚定不移地实现自己的理想。孩子们进入青春期后容易情绪低落,因此成人给他们讲讲故事可以让他们乐观振作起来。相对一些虚构的故事而言,父母给孩子讲自己努力奋斗的故事是让孩子克服消极情绪最有效的办法。小孩子在听故事的时候,很容易融入故事当中,这样讲故事可以激发他们身上克服困难勇于探索的潜能。实践证明,对青少年也是一样。青少年时期是一个人形成积极人格、加深自我认同感的关键期。
    讲故事还可以让孩子看到你的另外一面,让你和孩子可以一起交流平日里涉及不到的一些事情,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你和孩子可以更多发现彼此身上的闪光点。请你给孩子讲讲你家庭过去的事吧,讲讲爷爷的恋爱趣事,说说爷爷奶奶的难忘婚礼,还可以跟他说说曾经激励过你的故事。平常多留意报刊登载的英雄故事,吃晚饭的时候在餐桌上跟孩子随意聊聊。买些名人传记,当做礼物送给孩子让他自己去读读。我想,应该是父母,而不是让媒体成为给孩子讲故事的主角。青少年即将开始他们人生的成年之旅,积极向上的真人真事可以激励他们展翅高飞。

发布于2016年09月19日 14:28 | 评论数(2) 阅读数(607) 我的文章

父母了解孩子生气的原因吗?


    攻击是让有害怕心理的人做我们想做的事的行为。愤怒、批评、不支持、恐吓、嘲笑、犯罪,使用权威或权利都是各种形式的攻击。当我们害怕的时候我们会攻击,希望能吓跑有可能伤害我们的人。攻击是一种保护行为。攻击也是一种获取的行为,当我们感觉没有被爱或者空虚的时候去控制别人,得到我们想要的。最常见的攻击行为是生气,也是我们经常对孩子做的。
     ●孩子也会和父母一样将生气用作获取和保护行为。
     ●孩子生气,因为那就是父母一次一次地用在他们和别人身上的。
     ●孩子生气,因为孩子自己的经验告诉这是保护他们自己和获取“假爱”的有效方式。
     ●孩子生气,因为孩子不知道在害怕和孤独的时候,除了这个还能做什么。
    父母必须明白孩子生气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感到爱。他们生气来保护自己和得到赞美、权利和安全感这些“假爱”。孩子发现生气时他们不会感觉空虚和无助,而这两种感觉是他们痛恨的。他们生气同样可以使别人为他们做事,不让别人伤害自己。注意一下当孩子发怒了,家长们会多么着急,他们会把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了。孩子喜欢这些反应,那就是孩子发怒的原因了。如果孩子感受到了无条件的爱和真正的愉悦,他们就没有必要发怒。有了真爱,生气就毫无意义了。

发布于2016年08月31日 12:28 | 评论数(2) 阅读数(662) 我的文章

行为矫正系统脱敏疗法的准备:设计“害怕阶梯”


    老师根据学生害怕、恐惧的对象设计一个由低到高的害怕程度表或称其“害怕阶梯”。例如,在一项实验中,一些特殊需要学生表现出与去学校医务室有关的恐惧行为。教育工作者根据这一问题而细心设计了一个由低而高的害怕程度表,其中包括了以下的步骤。
     (1)老师提前一天告诉学生明天将到医务室进行体格检查。
     (2)老师在体检当天告诉学生今天将到医务室进行体格检查。
     (3)老师告诉学生现在到医务室去进行体格检查,并将学生引领到教室外的走廊。
     (4)老师告诉学生现在到医务室去进行体格检查,并将学生引领到没有医务人员在场的医务室。
     (5)一位医务人员进入医务室,但不做任何与检查有关的事。
     (6)医务人员与学生谈话,但不做任何与检查有关的事。
     (7)医务人员拿出一个听诊器,轻轻地碰一下学生。
     (8)医务人员用听诊器为学生做身体检查。
     (9)医务人员拿出第二个有关仪器(例如血压计),轻轻地碰一下学生。
     (10)医务人员用第二个有关仪器,为学生做身体检查。
     (11)医务人员连续使用以上两种仪器,为学生做比较全面的体检。
     (12)必要的话,医务人员拿出第三个有关仪器,根据上述方法逐渐执行系统脱敏的步骤,由此渐进,直到完成体检的全部过程。
    很显然,教育工作者只有非常熟悉学生及其恐惧的对象和内容,才能设计完成符合实际情况的害怕程度表。为此,老师也要注意根据学生的语言程度,与学生做相关的有效沟通。在有的个案中,学生的家长也可以加入到这一过程中,从而为老师提供有关的情况。

发布于2016年08月19日 16:24 | 评论数(2) 阅读数(592) 我的文章

  上一页  1 2 3 4 5     共有记录数:50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