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一点喝彩有益无害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需要一个拉拉队队长——一个信任他的人。当孩子取得成绩时,做他的拉拉队队长,为他庆祝吧。孩子受的指责已经够多了,父母真诚的鼓励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激励着他。同时,一定要让他知道你为他感到骄傲,而不仅仅是为他的行动。
    比如说,“孩子,我等不及要看看你将来会有多棒。哇,我真为你骄傲。看看这15年你取得的成绩。你像谁——我还是你爸爸——太让人惊叹了。我相信你会大有作为的。”这些话对于孩子可是字字珠玑。对孩子说出来,孩子不会辜负父母的。
    父母如何看待孩子、如何和他们交谈,将决定亲子之间会建立起怎样的维系终生的关系。父母今天所给予孩子的,将帮助孩子为未来做好准备。
     但与此同时,别将欢乐弃置一旁。和孩子一起体味生活吧。找点乐子,比如一整天的远足,外加午餐、冰淇淋和闲聊打趣。做一点类似于在公园的秋千上演奏的疯狂事儿来庆祝15岁儿子的第一堂吉他课。带上女儿去本地的快餐店大吃一顿,点一杯冰淇淋祝贺她在理科考试中得了100分。
     或者一家人去野营。还记得夜晚帐篷差点儿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吹走吗?很多年后,当孩子也到了不惑之年且身为人父的时候,这些经历仍将为家庭聚会带来无尽欢笑。无论当时是否拍照留念,这些快乐的时刻都将留在孩子的记忆深处,陪伴他一生。
     把周日的午后作为棋盘游戏时间吧。利用这几个小时好好轻松一下,聊聊什么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甚至说说那些你希望能够重新来过的事情。再或者存钱去做一次特殊的旅行,别让任何事情妨碍行程。没什么比长途开车时更适合倾心交流了(前提是,把iPod留在家里)。
     那么,就这么定了。出门去,随便什么地方,一家人一起去。一路上都会乐趣无穷的!

发布于2014年02月28日 09:29 | 评论数(2) 阅读数(723) 我的文章

使用“成就”作为超常标准引出的概念问题和验证问题


    争议的另一方主张用专业领域的真实成就做超常的主要指标。用成就和专长表现(即被证实了的卓越)作为超常能力的标志,这一方法尽管真实可靠,但是自然会有利于那些拥有机会、必备经验、技术支持和社会支持的人。而有些的确“有超常能力”的人却因为缺乏这些条件而无法取得应有成就,他们的超常能力也会就此埋没。所以,只要“学习机会”不均等,评估手段和相关的甄选安置方案就存在严重的公平问题和有效性问题。这一经验问题反映出认识论上的两难境地:想把“先天能力”和发展出的技能知识完全分开是不可能的。如果一个人缺乏足够的经验、有意学习和专注练习,他在学业或其他领域中的“超常能力”可能就无法发挥出来(IQ测验上的表现也是如此)。而且,认为对高成就而言只有经验、学习、资源和支持才是重要的,这一看法违背了一种被人们广泛接受的观点,即,学习易度存在着基本的个体差异,这才是区分超常者和常人的标志。
    此外,只要我们把“潜能”概念看作多面的动态的而非“固定不变”的,这一概念就依然有用。首先是因为有可靠证据表明高潜能有独特的遗传因素,尽管基因表达是复杂的过程并且与环境和发展有交互作用。第二,除了极少的神童案例之外,用小时候的潜能去预测未来全面成熟的才能成就是不现实的。超常能力的征兆常常跳出具体领域,用更一般化的测验或观察确定的(例如,思维类或艺术类的敏锐性和灵敏度),这样就导致了普遍的“高能力低成就”或自身潜能无法实现的情况出现。第三是因为“潜能”概念可以在“内容”和“过程”之间作出区分——成就测验测量的是对“内容”的掌握,跟导致内容掌握的心智结构与心智操作(过程)是不同的;“过程”强调把学习易度作为超常潜能的指标。当然,内容表征和加工技能是互惠互促的,难以分离;拥有更多的内容知识就会减少对认知精细化的需求。即,任务中涉及的知识水平越高,就越难将先天后天的贡献分离开,这是一个普遍规律。最后,在验证层面把超常能力定义为“潜能”,就可以分辨、评判非正式场合(例如,通过对话和轶事证据)中的超常行为和潜能,不需要严格遵守领域成就标准。

发布于2014年02月07日 10:27 | 评论数(2) 阅读数(815) 我的文章

   1    共有记录数:2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