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儿童在和正常儿童交往中发展语言


(1)习惯和小朋友在一起

    对于自闭症儿童来说,习惯和小朋友在一起是重要的阶段,也是和小朋友产生互动的重要前提。

    虽然自闭症儿童在和小朋友一起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依恋,相反还会有不理睬或者无所谓的态度,他们的这种态度常常给人一种错误的感觉,似乎他们根本不想和其他小朋友在一起。实践证明,自闭症儿童对于小朋友的关系有一个从不适应到适应的过程,最终成为一种习惯。但是如果不注意给予孩子这样的机会,孩子就不能从拒绝上升为习惯。因此,不能因为自闭症儿童没有表现出对同伴的喜爱就认为他们根本不想和同伴在一起,因为他们是孤独症,这是孤独症的天性。这样的认识是非常错误的。相反,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自闭症儿童很怕孤独。

    当自闭症儿童习惯于和小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他才有可能去持续关注这个群体,关注这个群体中的小朋友的行为,才有可能产生参照行为。习惯的过程就是孩子理解与适应环境的过程。

    开始对小朋友的活动产生兴趣的自闭症儿童,有可能对别人的行为产生参照。这个阶段提供参照的环境非常重要。

    虽然自闭症儿童和小朋友的互动很简单,但是简单的互动是同伴交往的重要开始。也许这种互动是从个别同伴开始,也许这种互动非常简单,但是这是孩子可喜的跨越。这个阶段的重点是为孩子提供更多交往的机会。

    (2)在互动中学习交往的相互性

    学习交往的相互性是孩子和同伴维持交往关系的重要条件。自闭症儿童在与同伴的交往中经常表现得很“自我”。自闭症儿童不愿意将自己喜欢的书给小朋友看,就是交往中“自我”的具体体现。由于很“自我”,不懂得交往是需要相互的,在交往中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因此,很难与其他小朋友维持交往关系。

    孤独症小朋友在这方面需要经历,需要积累更多的体验,在集体环境中他们很快就会懂得交往的相互性比自己玩玩具所获得的快乐还要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为他们提供体验的机会。

    (3)在交往中发展语言

    语言是在生活中获得的,但是真正的语言是在交往中发展起来的。关键是有交往的环境,家庭和幼儿园都是孩子交往的环境。家长常常困惑:孩子的语言不够灵活,不够丰富。有的家长这样教孩子用不同的语言表达想要东西时的愿望:“我要……”“我想要……”“我爱吃……”“我喜欢吃……”“我特别喜欢吃……”,待孩子学会运用一种表达后,就要求孩子换另一种表达方式,搞得孩子很混乱。最后当有需求时,孩子将所学过的都说一遍,不知道在什么场合运用哪句话合适。语言是交流的工具,语言的灵活性与丰富性关键取决于交往的环境。幼儿园里有自闭症儿童交往的对象和模仿的榜样,在频繁地与同伴交往的过程中,不仅丰富了语言,而且更重要的是提高了交往的能力,语言只是外显的表现形式而已。因此,脱离交往环境的语言训练只是形式,不能迁移到交往中。

发布于2013年01月22日 10:30 | 评论数(0) 阅读数(907) 我的文章

幼儿园与儿童家长的沟通联系方式


家长通讯

对于许多幼儿园来说,家长通讯是一个有用的交流手段。它能够以周刊、半月刊,或更频繁的周期出版发行。可以在家长通讯中用一两页的篇幅来提供一些有关班级活动的简短说明,还能够使家长获得将要进行的计划和事件的第一手信息。通讯中提供的那些儿童喜欢的诗和歌曲能够有助于家长参与到他们孩子的阅读和歌唱中去。它还可以给家长们提供假期出行的活动建议,比如参观地方牛奶场或苹果酒厂,当然,家长通讯需要一些花费和文字方面的帮助,而且必须要由管理者来安排。电脑刊印程序可以很容易地设计一个引人注目的专业化的家长通讯的封面。

家庭资源角

许多教育方案的设计中都包括了留出一个房间或一些空间来放置家长们感兴趣的材料以便他们随时阅读。一些关于儿童发展、早期教育、纪律、健康营养以及其他话题的书籍或影碟可以使家长容易地获得有用的信息。一些幼教组织为儿童发展教育方案提供了许多便宜的书籍和小册子以便和家长们分享。可以在盒子中放一些简短的、内容丰富且亲近读者的文章,并在盒子上标明“请取阅”的字样,也可以将社区中发生的重要事件张贴出来供家长浏览。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能使家长们在中心度过一些闲暇时间的地方,并且能使家长认识到教育方案不仅仅是他们接送孩子的地方,而是支持整体家庭教育。

家庭活动

家庭活动一直被幼儿园所应用,通常将其作为影响家长的一种方式,使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与他们的孩子一起,或者通过这种活动告诉家长们那些儿童发展专家们所认为的更有效或更适宜的与孩子互动的方式。一些家长可能没有意识到给孩子阅读的必要性,或者是因为他们忙于工作而没时间去给孩子阅读,如果能够进行一个“借书教育方案”,可能会对这种情况有所帮助。要多多宣传公共图书馆的益处以及它们所发起的活动的信息。

必须要投入足够的关心,但是要避免因为要求家庭投入大量宝贵的时间在活动上,从而给儿童或家长带来不适当的压力,这种活动最好的情况是做一些琐碎的事情,而最坏的情况是让家长们觉得学校把他们当成学校中的幼儿,强迫他们完成家庭作业或参加一些自己和孩子都没有兴趣的活动。

提供一些能够使家长在日常生活中,通过与孩子之间的互动来增加知识的方式的得体建议是非常有好处的。比如,你可以建议家长们在去百货商场的时候,让他们4岁的孩子找到与商家提供的优惠券相对应的物品,还可以让家长们在准备晚饭的时候,给学步儿一些黄油或酸奶的空瓶来堆叠。幼儿教师要集思广益,充分考虑到幼儿园的每一个可利用的角落并设想儿童可以在每个地方获得的经验。比如,在浴缸里玩水,就是一种很有效的学习物体沉浮的方式。

发布于2012年12月28日 11:43 | 评论数(-2) 阅读数(1268) 我的文章

家长对幼儿园教育质量的关注


一些家长可能是很勉强地把孩子送到托幼中心,因受到生活的压力,他们不得不在孩子发展的宝贵时期,放弃与孩子的相处。其他一些人可能渴望让他们的孩子得到接受早期教育机会和积累一些与同伴交往的社会经验。所有的家长都期望你能够友善地对待他们的孩子,保护他们免受伤害,以及帮助他们发挥最大的潜能。

最近的一项研究肯定了高质量的托幼机构对儿童发展的价值;但它同时显示了家长一向高估了他们的孩子所受到的保育的质量。百分之九十的家长给他们孩子所在的托幼中心的评价是非常好,而同时专业测评者评价的是“不好”或只是“中等”而已。这似乎说明了尽管家长希望孩子们得到最好的照顾,但是他们缺乏必要的信息来帮助他们判断到底什么样的保育是最好的。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观察过足够多的托幼中心,所以还不具备比较的能力。可能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运作中的高质量的托幼中心;也可能他们被那些花花绿绿的宣传手册和吸引入的表面现象所诱惑了,但从没真正的看到过,当他们去工作的时候,中心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托幼中心的管理者要把精力投入到教育家长和公众中去,向他们介绍有关高质量的早期教育的组成部分。因为那些没有学习过儿童发展理论的成人,通常依赖他们自己上学时记忆来想象什么是“教”和“学”。所以他们可能会给教师们施压,让你们提供一些具体的东西来证明孩子正在托幼中心里“学习”,比方说记住字母ABC,会机械地数数,有一些日常的“艺术”作品。等等。由于你的员工们的专业背景水平参差不齐,有些员工可能会接受家长的这些教育理念,或者有些员工会被迫地按照家长的要求,用这种老套的方式去替代儿童真正的学习经验。

但是,许多教师都感觉到,当他们向家长证明了他们的孩子在中心里学到了东西以后,家长们对于作业单和那些死记硬背的技能的要求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更加热情地要求中心给孩子提供更多适宜的学习经验。只有那些把公众教育作为他们工作的一部分,并对此作出积极计划的管理者们,在面对每年到来的知识缺乏而且挑剔的、但是却是好意的家长时,才不会觉得精疲力尽。

为了赢得和保持公众的信任,儿童发展机构必须公平且人性化地对待所有的孩子,为儿童提供高质量的适合于每一个儿童个性发展的教育经验。

发布于2012年12月28日 11:28 | 评论数(0) 阅读数(928) 我的文章

如何帮助孩子抵制同伴的压力


孩子步入青春期后,一系列的变化接踵而至。青春期的孩子不仅要面对生理变化,还要面对情绪变化。与青春期相伴的,是不安全感、情绪波动、暴躁脾气、叛逆心理、自我意识和同伴压力。对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喜欢和同伴待在一起是件很自然的事情,但同时他们也会经常感受到来自同伴的压力。当孩子开始和与自己有着不同价值观和行为准则的人交往时,这种压力就会成为一种隐患。在这种具有隐忧的同伴压力还没到来之前,你需要鼓励孩子保持自己的独特个性,坚决捍卫自己的道德伦理观和行为准则,而不要随大流。

这时,家庭会议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它能起到在所有家庭成员心中强化家庭行为准则和价值标准的重大作用。在家庭会议上,多和孩子讨论你们全家都看重的价值和品质,这样,孩子和同伴在一起时就会有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这套行为准则既有助于孩子评估自己及自己的行为,也为你打开了一扇通往孩子内心的大门。

强化家庭行为准则这一行为的重要性在平时似乎看不出来,一旦孩子发现别人在鼓动他们吸烟或参与那些违背自己家庭行为准则的活动时,这种强化行为的重要作用就会表现出来。除了强化家庭行为准则外,你还需要培养孩子说“不”的技巧。要想让孩子学会说“不,我不想参与这样的事情”,平常在家你就必须陪孩子进行角色演练并教他们有效说“不”的方式。有时候,可让孩子打着“父母不让”的幌子拒绝做那些他们明知不对的事情。事实上,在孩子还没学会态度坚定地说“我不想那样做”之前,“对不起,我父母不让我那样做”是一个很好的推脱之辞。

孩子的朋友应该属于你广义上的家庭成员,在孩子步入青春期后这一点尤为重要。你要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孩子的朋友,并努力去了解孩子的朋友,尤其是那些有可能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的朋友。只要稍微有些良知,那些被你们家当做好朋友的孩子一般都不会怂恿你的孩子去做不道德或危险的事情。

只要父母努力培养孩子强烈的家庭归属感,孩子就没有必要为了获得归属感而步入极端以争取同伴的认可。那些有家人疼爱和支持,并被家人看做家庭重要一员的孩子更容易融入其他社会团体,并更有能力抵制同伴的压力。

父母或多或少都希望自己能部分掌控孩子的行为。然而,孩子需要的是你的信任。为了满足双方的需求,我们建议你和孩子共同商议出一个办法,既保障你能随时了解孩子的行踪,也保障孩子不会产生被你控制的感觉。在孩子要去某个人家玩或参加派对之前,你需要弄明白那里是不是有恰当的成人监管。如果觉得有必要,你可以在约定时间给孩子打电话以保持联系。电话可能会让孩子感到难堪,因此他们通常都比较反感父母打电话。然而,在了解打电话确认是因为你爱他们并关心他们的幸福之后,他们一般都能理解你的行为,因而也能更好地接受你给他们打电话的现实。

发布于2012年12月07日 09:35 | 评论数(0) 阅读数(915) 我的文章

培养孩子的自我认知能力


自我认知能力是哈佛大学著名教授霍华德·加德纳先生归纳出来的8大智能中的一种。自我认知能力指的是那些能让孩子完全了解自身和自身情绪的能力。这一能力技能有时候又被称为“情绪智能”。了解自我是了解他人及培养良好人际关系的前提,而挡在青少年面前的拦路虎恰恰就是了解自我。孩子步入青春期后,从儿时起就陪伴他们的那个既熟悉又亲切的自我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头撞上了戏剧性的变化:第二性征开始发育,身高、体重快速增长,肌肉变得发达,体型变化日渐明显等。此时,儿时的自我意识已悄然过时,自我意识的重塑势在必行。在此之前,孩子习惯遵从大人的意愿行事,但现在他们迫切需要同龄人的认可。处在青春期的孩子经常拿不准该如何看待自己的容貌和能力,因此,父母应该和孩子讨论他们内心的各种矛盾情绪,并共同研究有效的情绪应对策略。

用广被社会接受的方式处理情绪是一项重要的自我认知能力。许多孩子害怕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情绪,如害怕、焦虑、迷茫或羞愧等。对此,父母应该创造宽松的环境,让孩子能自由表达自己的情绪,并教孩子如何用正确的语言表达各种情绪。从小就做好思想准备,知道该怎样用广被社会接受的方式处理情绪后,孩子在今后真实的生活中就不会意气行事,而是冷静处理自己的情绪。

为了帮助孩子正确处理自己的情绪,你需要教孩子表达各种情绪的正确用语,如泄气、灰心、失望、嫉妒、焦虑、愉快、兴奋等。一旦孩子学会这些正确用语,下次意识到自己在闹情绪时,他们就能用确切的词汇描述自己的真实情绪。用确切的词汇描述真实情绪远比只说自己“很生气”或“很高兴”好得多。

有时候,孩子会遇到别人说他们坏话,或故意贬损他们的情况。这时,摆在孩子面前的问题就是他们该如何处理由这类事件引起的激动情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但最佳方式还是冷静应对,和平解决。而我们父母的职责恰恰就是帮助孩子培养这种冷静应对激动情绪的能力。如何达到这一目标呢?通常,我们需要和孩子一起预测可能出现的不愉快并探讨各种可行的应对方式。有这个心理准备之后,孩子才能做到遇事保持冷静,而不意气行事。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在情绪激动的当头依然保持冷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只要努力学习并实践,这种能力是可以培养的。

延迟满足也是帮助孩子正确处理自己情绪的一种技巧。研究显示,那些没有学会控制自己需要马上获得满足这一冲动的孩子在整个人生中都会麻烦不断。为了帮助孩子学会这一技巧,我们可以根据当时的情况简单明了地说“我把手里的活一忙完就来帮你”或“你需要自己攒钱满足自己的愿望”。培养孩子延迟满足的能力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耐性并让孩子养成三思而后行的习惯,而不是开口就说“我现在就要”。

发布于2012年12月07日 09:20 | 评论数(0) 阅读数(1283) 我的文章

暴力游戏与儿童攻击行为产生的研究


对电视游戏进行的相关研究得出了相似结果,成年人和儿童在玩了暴力游戏之后都会变得更有攻击性,这并不是由于兴奋而造成的。因为,在唤起水平相同的各类游戏中,攻击行为的增加只与暴力游戏有关。

    这些结果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孩子会模仿身边人们的行为,其中包括在媒体上看到的行为,其中就包括肢体和语言攻击。暴力游戏的问题特别大。研究显示,那些把自己当做是电影或游戏里施暴者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更容易攻击别人。在暴力游戏中,玩家对角色的认同更加彻底,因为在角色扮演过程中,实施暴力的就是玩家自己。游戏还会经常重复某种暴力行为,这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暴力游戏最大的问题是脱敏化,这也称为耐受过程,即重复经历某种强烈情绪会让人渐渐变得麻木,让人更能忍耐此种体验的过程。在第一次接触血腥场面时,大多数人会本能地退缩,因为镜像神经元会让我们感到好像是自己受伤了一样,这会让人恐惧和痛苦。其他压力反应也会被激活,人们的心跳会加快,血压会升高。我们比较容易厌恶受伤或生病的人。这种反应可能帮助我们的祖先存活下来,因为远离这些人能够减小自己受伤或被感染的可能性。当然,在我们克服这种心理障碍,并帮助伤者和患者的时候,共情能力的力量就得到了充分体现。

    不过,反复接触血腥场面能够减小这些身心反应的程度。这对医护人员以及需要经常接触创伤和死亡的人来说是有好处的。如果沉浸在起初的厌恶和恐惧反应之中,医生就无法在急救室里抢救病人,警察也无法在罪案现场展开调查。但这也会让医生、警察和急救人员看起来有些铁石心肠。我们的情绪需要依靠这些生理反应,如果不有意识地调整这种麻木状态,那么在一些需要作出恰当情绪反应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麻木不仁。所以,在侦探故事和有关医生的电视剧中,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冷酷无情的警察和医生。实际上,一项有关医学院学生的研究发现,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年轻医生变得越来越没有共情能力。儿科和精神病科医生起初比一般人更具共情能力,但在接受了三年医学培训之后,他们在这方面的能力和一般大众没有什么差别了。女医生的情况更糟,她们起初的共情能力就一般,学医三年后,她们的共情能力连公众的平均水平都达不到。

    虽然与亲身经历血腥场面相比,玩暴力游戏的脱敏效果不算强,但你也不能忽视这种作用。研究发现,不太容易对暴力作出情绪反应的人会变得更加暴力。而在许多含有暴力内容的电视或游戏中,同情没有丝毫生存余地。实际上,一些游戏会特地奖励暴力行为。

发布于2012年11月15日 10:26 | 评论数(0) 阅读数(1030) 我的文章

迈尔斯和斯佩里的裂脑实验


1947年迈尔斯是芝加哥大学的学生,1950年他认识了斯佩里,那时斯佩里在解剖系。迈尔斯进斯佩里的实验室是作为需要挣钱读书的一位年轻人,是斯佩里雇了他。迈尔斯只做了几个月就去医学院读书了。迈尔斯接受了联合硕士和博士生计划之后,作为研究生又回到斯佩里实验室。

    早在1952年,斯佩里就找过迈尔斯,询问他对于做大脑左、右两半球之间信息传输实验的想法。斯佩里感兴趣于大脑皮层的信息传输已有多年,他告诉迈尔斯,如果对比单独切断胼胝体和联合切断视神经交叉,可以得到更多信息。视神经交叉位于脑基底部,它的部分纤维传送对侧眼睛来的信息到大脑半球,而其余部分到同侧大脑半球。如果同时损伤视交叉,则每只眼睛的信息只能够送到同侧大脑皮层。如果切断猫的视交叉,再给它配上一个遮眼罩,使它只能用一只眼看东西。在这样的条件下,可以考察视觉信息能不能到达对侧大脑皮层;更有兴趣的是,如果这只猫同时被切断胼胝体,情况又会如何?如果视交叉和胼胝体都切断,那么一侧大脑皮层中有没有来自对侧大脑皮层的哪怕是一点点信息呢?弄明白这些问题应该不会太难,只要把眼罩从原来的一侧眼转到另一侧眼,再做一下试验就可以了。

    迈尔斯弄清楚了如何做这项外科手术,很快就认真地参与到他的博士论文研究之中。单独切断视神经并不能够阻止对侧脑继续分辨圆圈和方块及其他视觉刺激,对侧脑和训练侧脑是一样的。显然,胼胝体允许两侧脑互相知道对侧得到了些什么刺激。

    当胼胝体和视交叉同时切断,训练一侧眼睛使它完成一个视觉辨别作业,然后把这侧眼盖起来,再要求猫用另外一只眼睛完成辨别,结果另一侧完成辨别就像从来没有辨别过的一样。第二只眼睛学会分辨所需要的时间和第一只眼睛一样长。

    这个实验提出了胼胝体两个突出功能:其一是,在大脑半球接受不同信息的条件下,胼胝体允许一侧大脑皮层了解另一侧在经历着什么,由结果看来,胼胝体可就是一个传导通路,它可被用来交换左、右两侧大脑半球世界之间的经验;其二是,每个大脑半球自己都可以把刺激痕迹存储下来,或者一侧大脑半球可以记录另一侧大脑半球所存储的记忆。

    1953年,迈尔斯和斯佩里发表了他们的研究结果,他们用猫做的实验掀起了胼胝体研究的新时期,这个实验使得脑半球间的功能区别研究出现了新的曙光,意识问题出现了一线曙光。

发布于2012年11月15日 10:12 | 评论数(0) 阅读数(1897) 我的文章

美国黑人儿童的道德发展


黑人儿童必须接受的事实是,白人孩子与成人,往往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解释现实,而现实还存在其他不同形式。黑人孩子不得不经常面对一些成年白人,他们不明白自己的解释显得唐突无礼,他们对现实有一定了解,将其看得过于简单、过于自我中心。同样,许多白人学生引以自豪的是自己不抱有种族成见。这些学生既没有意识到不平等,也不明白理解种族含义对黑人孩子的特性与其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能力来说有多么重要——对于黑人青少年来说,了解种族是如何影响着旁人对他们的态度、影响着他们所接受的养育方式,以及种族与日复一日影响他们经历的文化规范存在何种联系也同样重要。

    面对这些考验,显然黑人孩子可能采取欺骗、退缩或愤怒等消极形式。然而,为了学会应对公开的成见以及隐晦的鲁莽,另一些黑人孩子学会了处理自卑、玩世不恭与愤怒等情绪,有时还包括 “运用自己的情感”,而这些处理方式是大多数白人学生感到陌生的。研究表明,这些应对策略可能是黑人孩子与白人孩子同样自尊,抑或自尊心更强的一个原因。许多孩子与瓦罗拉一样,能够细致入微地了解应该如何倾听、学习或抵制,以及何时应该这么做。但这还需要另一层次的自我约束与同情才能使如瓦罗拉这样的孩子或年轻人去关心白人孩子和成人,尽管后者轻率鲁莽并存在缺点;才能让他们在那些对他们存在误解的人们身上发现仁慈、学会欣赏那些并不欣赏他们或不能理解他们及面对的现实的人们。这正是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 Jr.)所追求的高尚标准,那时他恳求美国黑人不要屈从于不公正所带来的痛苦,恳求他们面对不公正时要一样去爱,成为事实上的“爱的极端分子”。

    这些道德优点还存在许多复杂的原因,它们有着深刻的文化宗教根源,然而黑人父母显然扮演着重要角色,而且不仅限于教育孩子“运用”或驾驭自己情绪这一方面。许多美国黑人父母高度重视礼仪与尊重他人,且研究表明,较之其白人同伴,黑人孩子更容易服从父母与其他权威人物。在白人中上阶层社区中,养育方式存在的某些弱点往往会削弱欣赏他人的能力与自我意识的发展,如认为孩子性格脆弱,或将他们视为朋友、满足他们的每一需求,而这些都不是美国黑人家庭需要面对的主要问题。研究表明,黑人家庭通常注重的是逆境中的毅力,这往往也受到虔诚宗教信仰的强烈推崇,父母在孩子面前通常表现得坚强严肃,但同时也在许多方面传递着温情。相反,黑人家庭传递的信息是:良好行为是理所当然的,例如帮助家人或邻居是你的份内事。孩子们就是这样培养责任感的。他们也是这样将这些事视为自己的责任。与此同时,黑人家庭通常重视共同为一致目标付出努力,并且与移民家庭一样,重视相互依存和对家庭的尊重。

    通常许多黑人孩子较白人同伴更为诚实坦率,原因之一是黑人成人往往对孩子坦诚相待。黑人学者指出,黑人家长和教师常常让孩子面对冷酷的现实,因为他们担心不当举止可能危及孩子的安全。许多黑人孩子可能与他人相处时感到“更快乐”,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与许多白人社区不同的是,黑人社区中长期存在着强大的文化规范,禁止不顾其他孩子进步而让自己的孩子出风头的现象发生。

    当然,美国黑人社区中道德方面问题的根源是多层次且复杂的,而种族与贫穷往往以种种错综方式交杂在一起。 “过去黑人父母不得不总是命令孩子、要求孩子言听计从,以约束并保护他们免受危险的种族主义白人的伤害,”一位黑人家长如是说,“这种习惯代代相传,但如今不那么必要了,而且对孩子也没有好处。黑人父母必须更注意倾听孩子的心声,孩子则应学会提高表达自己情绪的能力。”一些黑人家长倾向于在孩子年龄尚幼时就将他们定性为“品行恶劣”,并直接告知他们是“坏孩子”。贫穷黑人社区中孩子面临的问题,究其根底,是出于与移民社区许多产生消极作用相同的因素。世世代代,许多低收入非洲裔家长必须忍受曾拖累其父母的同样的贫困。与移民父母一样,他们中许多人必须在过上相对舒适生活与尽量同子女共处之间做出抉择,况且许多人所从事的工作还得不到孩子的尊重。此外,大部分美国黑人儿童的成长道路上缺乏父亲的陪伴。

发布于2012年10月24日 11:17 | 评论数(0) 阅读数(1157) 我的文章

你如何做一个好家长?


如何教导孩子面对排斥并坚持自我

帮助孩子克服同伴的压力还需要另一种来自成人的指导:成人必须让孩子一起制定超越同伴认可或排斥、超越自我的原则与道德信念。因为正是这些信念使得青少年不再容易为同伴所影响,也正是这些信念将成为孩子成年之后道德特性的基础与自我的基岩。

    我们往往寻求的是自我满足,而不是某个目标,后者将使自我这个观念显得陈旧过时。如今很少有儿童或年轻人仅仅因为某个人具有道德观念就认为他是个“人物”。

    这种目标可能是个更宽泛的概念——如果她对学校有着更强的归属感;如果她怀有一个值得为之牺牲的理想,例如结束不公正行为的承诺;如果她怀有照顾他人或为他人负责的宗教信仰;或是仅仅怀有出自内心友好、宽容、利他的愿望,丽莎对教务主任的讽刺呵能会有完全不同的反应。以上任何一点或几点的结合就可以使孩子具有足够的自我意识以摆脱同伴的影响,或许关键时刻就不会再盲目追求受人欢迎,而是会坚定立场。而这一能力对孩子的道德观念与心理健康都同样关键。

如何让孩子追求快乐

关注孩子的快乐情绪没有什么不对。但是过分注重则会从许多方面损害儿童的道德发展。有些家长太渴望让孩子得到快乐,因此无法培养孩子关心他人这一基本能力。但问题还不仅仅是这一小群沉迷于让孩子快乐的父母。尽管用意良好,大多数家长却在无意中过于注重孩子的快乐程度而未能强调应对他人承担的责任。许多家长已经习惯借快乐的名义行事,如不时监控并试图调整孩子的情绪,过分以孩子为中心安排自己的生活,过于频繁地称赞他们,而这样做不仅很可能使孩子道德欠缺,而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反而让他们不快乐。

    好消息是,从长远来说,某些品性对快乐情绪和许多道德行为同样重要——这些品性应该成为我们养育孩子的重点。从重要意义上说,我们不必在道德或快乐情绪之间做出抉择。

    具体地说,我们要如何避免过分强调孩子的快乐情绪而牺牲他们善良的品质呢?什么品质既是快乐情绪又是道德的根源,我们怎样才能最大程度地促进这些品质?

如何谈论孩子的学业成绩

面对如何谈论学业成绩,一些家长也不知道诚实究竟是不是最好的策略:“我认为传递双重信息并没有好处,但始终说得明明白白也不对——告诉孩子进入好大学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对他们有用吗?”这种谈话之所以困难,一方面是因为家长们对学业成绩的态度源自相互矛盾的巨大文化力量。现时三四十岁的父母成长于一个以孩子为中心且重视心理健康的时代。一些家长非常清楚自己是如何被迫实践父母的成绩计划,并担心在自己孩子身上重复这一模式。许多人过于关注孩子的脆弱和自尊,担心给孩子施加太大的压力。然而同时他们又深感忧虑,他们的子女可能无法进入自己曾经就读过的大学,或无法享有同样的优势,或获得同样的成就与成功。正如社会学家所说:“家长急于让孩子继承自己在生活中的地位。在英才教育体制中,他们无法通过土地或金钱达到这一目标。这一目标是通过孩子的技能实现的。”

发布于2012年10月24日 10:58 | 评论数(0) 阅读数(888) 我的文章

家长对儿童教育的投入的不断增长


人们需要接受更多的教育,因为经济增长出现危机!我们好像已经跟不上“经济全球化”的步伐了!听信媒体这些连篇累牍的丧气话,家长就会担心,自己的孩子太笨,考不进一所好学校。他们在学习上总犯错误,而且还缺乏学习效率。

与此同时,家长们也陷入了恐慌。他们不知道该把孩子送进哪所学校,才让人安心。附近的“多元文化小学”,还是私立学校?或者干脆送进“多语种教学的精英贵族学校”?这些学校的费用一个比一个贵,更有甚者,在孩子很小的时候便被送到国外读书。

出现教育的恐慌,并不奇怪。有教育意识的父母会聘请外国保姆,让孩子同时接受几种语言的教育。家长和孩子的压力增加了——如果我们听信那些不断灌输给我们的思想,经济全球化的追随者制造了恐慌,并把它们强加在我们的孩子身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容忍了,袖手旁观。不过,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压力不断增加,终于应该采取行动了。大量“成本效益计算”让我们感到触目惊心。许多年轻人得不到充分的教育,拖了综合国力增长的后腿,越来越多的家庭因孩子的教育感觉到经济压力。

对许多人来说,根本不存在“机会均等”。尽管很多人这么说,但到了紧要关头,更多的家长只为自己孩子的利益着想。特别是社会环境恶化,中产阶级受到分化的威胁;让自己的孩子领先一步的机会,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普通”学校去,他们会甘心吗?毕竟,流行的看法是,这些普通的“多元文化”学校是毫无教育特色、不能使自己孩子先人一步的。

不管怎么说,我的孩子在“多元文化”(类似中国的公办学校)小学上过学,他所学到的比“必要的基本能力”(书写、阅读和计算)多得多。在这样的学校里,孩子们学会了跟所有民族和社会阶层的孩子互相尊重、和平相处和相互取长补短,并团结一致,把学校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不少人都在谈“为经济全球化作好准备”,想不出还有更好的途径了。

发布于2012年09月27日 10:11 | 评论数(0) 阅读数(1019) 我的文章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共有记录数:137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