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儿童语言康复的口语训练


    对智障儿童进行口语训练时,一方面要重点训练有口语障碍的智障儿童,另一方面要对全体智障儿童进行语言和词汇积累方面的训练。
     语言障碍儿童的训练:对于语言障碍儿童要分析其障碍原因:是构音障碍,还是舌体位障碍。根据不同情况制定训练目标,做到有的放矢。
     1.训练步骤
     (1)训练准确的听音能力,学会区别语音的差别,尤其是近似音的区别。
     (2)教智障儿童正确发音,让孩子听清语音,看清口型,并大声模仿发音。
     (3)让智障儿童用普通话声调说话。
     (4)鼓励智障儿童多与别人交流。
     (5)鼓励智障儿童每天讲述一天中所看、所听以及所想的事。
     2.练习要求
     (1)练习用各种语气声调讲话如生气、高兴、欢呼、请求、讨厌、评批、赞扬、招呼、命令、愤怒以及悲伤等。
     (2)练习讲笑话、说儿歌、讲顺口溜,以及快速讲话、快速说出熟悉的人的名字、说绕口令等。
     (3)每天做舌体操,训练舌头灵敏度。
     3. 口语训练要有趣味性
     在进行口语训练时,可用以下方法增加趣味性。
     (1)让智障儿童进行讲故事训练,边看图边讲故事。
     (2)让智障儿童边讲故事边画出相关内容。
     (3)让智障儿童用录音机录放故事。
     (4)让智障儿童进行情境表演,扮演故事中的角色,戴上头饰或道具。
     口语训练时要发挥智障儿童多种感官的刺激作用。运用语言和非语言活动,结合动作或游戏对智障儿童进行训练。

发布于2016年02月05日 10:24 | 评论数(0) 阅读数(621) 我的文章

残疾学生康复需要康复机构、医院的支持


    设有病床、护理部及配套的医院设施,但其主体为康复诊断和康复治疗部门。这种类型的机构多被称为康复中心(rehabilitation center),或康复医院。康复中心为独立的康复机构。康复中心一般建于自然条件较好的地方,有较完善的康复设施,包括系统的功能测试设备和各种康复疗法科室。由康复医师、有关学科的临床医师、物理治疗、作业治疗、心理治疗、语言治疗、康复工程等专业技术人员组成康复治疗组(rehabilitation team).为病人进行临床诊断、功能测评,制订康复计划,进行综合的康复治疗,同时也进行必要的临床治疗以及康复医学的科研工作。
    医疗机构康复是指通过医疗手段治疗和功能培训促进残疾人康复。它是应用与功能障碍有关的预防、诊断、评定、治疗和处理的医学学科,也就是运用医学手段使医疗对象的功能障碍得到康复的手段。医疗康复是整个康复系统最早被关注、极为重要、也是被研究得最多的领域。以至于很多人提起康复就马上联想到医疗康复,而对其他康复形式不了解。学校康复人员和教师可能在某方面还不具备娴熟的教育康复技能,需要在该领域有丰富经验和显著成就的专家给予培训及指导。另外,学校要求学生在入学时要带医院诊断证明、智力测验和适应性行为测验等材料,这都是由医院和康复机构所能提供的,间接为学校提供了支持。学校还会请医院的相关专家来学校做讲座,给学校教师提供专业的技能指导,如深圳儿童医院、四二一医院的相关专家来校指导。
    总的来说,专业服务人员主要为特殊学生提供的相关服务,包括早期诊断、医疗服务、语言治疗、物理治疗、学校社会工作、训练、保健等。这些服务不可能单靠学校独自提供,而要借助于不同支持人员的力量,所以不同专业人士进行合作是必要而有意义的。通过合作,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集体力量,整合不同的力量。

发布于2016年01月07日 16:25 | 评论数(0) 阅读数(509) 我的文章

脑瘫学生的评估


    脑性瘫痪(Cerebral palsy,即CP,简称脑瘫)是以运动功能障碍为主的致残性疾病。随着新生儿急救医学的发展,早产儿、低出生体重儿成活率提高,加上病因复杂、发病机制复杂、临床表现多样、可能伴有多种并发症等原因,脑瘫的预防与康复治疗成为世界性的难题,多年来世界范围内脑瘫发病率和患病率没有明显的下降趋势。近十年来,随着社会的快速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及对生命质量的追求,脑瘫学生的康复与训练呈现快速、跨越式发展的景象。对脑瘫学生进行的医疗康复、教育康复、职业康复和社会康复等全面康复理念越来越受到政府、社会及广大专业工作者的重视,与国际接轨、富有中国特色的脑瘫学生康复模式处在深入探索与积极推进之中。
    评估是医疗康复工作中一项重要手段。由于康复对象是残疾人及其功能障碍,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恢复其功能,因此康复评估不是寻找疾病原因或诊断,而是客观地、准确地评定功能障碍的性质、部位、范围、严重程度、发展趋势、预后和转归等,为制订康复治疗计划打下牢固的科学基础。康复评估一般至少应在康复前、中、后各进行1次,根据评估结果,制订或修改康复计划并对康复效果做出客观的判断。评估是收集儿童的有关资料,检查与测量功能障碍,对其结果进行比较、分析、解释并进行障碍诊断的过程。通过评估能够发现和确定儿童当前存在的障碍点、障碍水平以及儿童的潜在能力,为制订明确的康复目标和康复治疗计划提供依据。世界卫生组织将障碍分为三个层次。形态障碍的评价:该评价指身体形态、关节活动度、肌力、肌张力、运动发育、平衡与运动协调性、上下肢运动功能、感觉、认知等形态方面的功能障碍;能力障碍的评价:该评价指作业活动能力,如日常生活能力、智能情况等;社会因素障碍的评价:该评价指学习环境、各种自然环境的评价等。

发布于2016年01月07日 08:28 | 评论数(0) 阅读数(554) 我的文章

听障儿童手语沟通能力的培养和训练


    沟通与交往可以经由视觉、听觉、嗅觉和皮肤觉的感觉通道进行。对听障儿童来说,发展沟通与交往能力是关系到其一生的重要问题。听障教育的“口语法教学”和“手语法教学”争辩已持续很久,且大多数手语法者能够接受口语法的某些主张,但口语法者对手语法的排斥比较明显,他们难以容忍听障儿童同时使用手语。现在有很多人对此提出了中肯的意见,认为只要是适合听障儿童的,就是最好的,让两者并存和互补是比较可取的方式。特别是针对那些听力损失比较严重或口语沟通能力很弱的听障儿童,手语显现出来的优势更加明显。
     在学校,对听障儿童手语沟通能力的培养和训练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扩大词汇量。
     学习语言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根据不同的年级层次,对听障儿童手语词汇量的掌握做总体评估,可实行周评、月评、学期评、学年评。
     (2)重视对常用句式特别是一些特殊句式的训练。
     如陈述句、疑问句的运用,“一边……一边……”“……越……越”等词语在句子中的运用等。
     (3)讲手语故事。
     让听障儿童能根据语段提示或图片提示,生动形象地将故事用手语表达出来,主要评估听障儿童对句子及图的理解能力、语言组织能力。
     (4)进行场景模拟。
     设计出一些生活、学习场景,让儿童在这些场景中学会运用手语跟他人沟通与交往,主要评估儿童融人社会的综合沟通与交往能力。
     总之,听障者沟通与交往能力的训练是一个长期、艰巨的工作,需要从事听障教育的各方人士共同努力,不断实践与总结,才能解决好这个问题。

发布于2015年12月09日 15:25 | 评论数(0) 阅读数(559) 我的文章

揭孩子“老底”,其实不可取


    揭孩子“老底”的惩罚方式,也是不可取的。很多家长喜欢在惩罚孩子时把往事揪出来,想通过这样的方法达到教育和惩罚孩子的目的,但这样做只会伤了孩子的心,过去的事明明已经过去了,家长就不应再提起,避免让孩子承受双倍的批评和惩罚。
     女儿小田有个坏毛病,爱坐在床上吃东西。为此,妈妈批评了她很多次,但小田就是改不了这个坏毛病。
     这一天,妈妈又看见小田坐在床边吃东西,就生气地训斥了她一顿。
     “我说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坐在床上吃东西,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我忘了嘛,养成习惯了,一时半会儿不好改,妈妈你多给我点时间嘛。”
     “那给你多少时间才算够?”妈妈对女儿的态度十分不满, “上次你说不再趴着写字,可你做到了吗?还有你在墙上乱写乱画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还有,你小时候……”
     “妈妈,你有完没完,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都记着,是不是准备训我一辈子呢。”小田不耐烦地跳下床,跑出了房间。
     小田很讨厌妈妈每次都拿以前的事情来训人,明明很多错误自己已经改正了,但妈妈还总是提起,弄得小田很是不高兴。
     做家长的,不能总揪着孩子的历史错误不放,每次训孩子的时候,都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列举一遍,让孩子反感。明明当初已经挨过一次训,孩子也努力改正了,但父母就是揪着不放,总是提起。其实家长应该理解孩子,要知道当孩子做错了事情,批评并让孩子改正后,这件事就算“结案”了,不能再反复的数落孩子,让孩子感到伤心,觉得在家长面前“永无翻身之日”,慢慢地就会变得破罐子破摔,以消极的态度来对待生活。
     因此,对于孩子的错误,家长只批评一次就够了,既不能“秋后算账”,也不能反复批评,别让孩子对家长的批评教育感到厌烦,从而产生逆反心理。

发布于2015年11月06日 15:28 | 评论数(0) 阅读数(538) 我的文章

帮助精神障碍孩子接受药物治疗


    尽管很少有青少年从一开始就接受药物治疗,但是他们最终的合作和接受对于治疗的成功绝对重要。
     家庭能够帮助孩子从治疗的药物部分得到最大的好处,但是不幸的是,极力帮助也同样会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孩子努力获得独立,鼓励持续性对于青少年要比更小的儿童难度更大,因为他们不想让您关注他们,甚至不想让您参与医疗会诊。如果孩子要从中获得益处的话,重要的是要理解医学治疗中的微妙之处。
     一些孩子拒绝吃所有的药。一些只吃所开药的一半或其中的一些(这是危险的,比如如果他们只吃利他林,而不吃推荐的情绪稳定剂)。一些孩子似乎总是乱搞,以至于父母会纳闷是否血液等级是适当的。一个孩子可能在刚服药时比较配合,然后当出现副作用时就想放弃。
     如果在孩子服用药物方面还没有遇到任何问题,父母可能会想为什么会讲这么多可能性。事实上,很多研究表明,不持续接受医学治疗是个大问题。大约60%的成年双向患者违背医学建议停止使用药物,或间断使用和在因为躁狂而住院之后的一年中回避吃药。这个比率在青少年中要好一些,在25%-44%之间。在跟踪是否青少年在服药的两项研究中,有一项发现,青少年平均每月仅回避2.3的药物剂量,但仅有35%的青少年服用了所有的剂量。事实上,大部分坚持吃药的青少年刚刚被诊断。这意味着,在治疗中随着青少年的年龄增大,他们有不愿坚持服药的风险,毫不意外,随着他们长大,青少年对一切都有风险!第二项研究发现了类似的结果:仅有35%的孩子在第一年服用了所有的药物,大约25%的人没有服用任何药物。

发布于2015年09月24日 09:28 | 评论数(2) 阅读数(947) 我的文章

让你的孩子人见人爱


    有吸引力的人人见人爱。当然,我并不是说—个人的外貌,因为漂亮的长相只能带给人一时的吸引,若是孩子只有外貌,却没有一颗吸引人的心灵,那么这样的吸引力也不会持久。
     勇敢和自信的孩子最吸引我,因为他们都是内心刚强的孩子。当我看到一个四岁的孩子勇敢发言、见解独到时,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和我聊聊。 最近有个家庭来我们家做客,其中有个五岁的男孩直接问我:“你爱耶稣吗?”我立刻回答:“是的,我爱耶稣,谢谢你向我提这个问题。”我喜欢和这个孩子交流,而且我还主动花时间教他扔飞镖。
     内心强大的孩子会吸引每一个人,因为他们有勇气,也就是我们大家常说的“胆量”。当我带孩子们去小溪边玩耍时,他们都勇敢地跳入水中,那举动立刻就激发了我对他们的好感。当来我们家玩的孩子对我说:“我能帮忙吗?”从那一刻起,他就吸引了我。我喜欢看到孩子们为我弹奏乐器、画画或是烘烤面包,我也喜欢陪伴孩子们骑四轮车,喜欢看到他们兴奋地大喊大叫。看到孩子们活泼开朗、热爱生活、从不抱怨,我就欢喜。
     长话短说,只要是有趣的孩子,我们都会喜欢。当孩子们对生活充满好奇时,他们就会很有趣。一个无聊的孩子是不快乐的,也不讨人喜欢。
     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工作且帮助他人的人,人人都喜欢。当孩子们说“我能帮忙吗”那一刻,你可以看到他们灵魂深处的美。在办公室里,那些喜欢自己本职工作,并愿意付出、满有工作成效的人,都受他人欢迎。而且,具备这种心态的成年人也会对成长中的孩子产生积极的影响。

发布于2015年09月14日 16:29 | 评论数(2) 阅读数(777) 我的文章

特殊教育中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合作


    从生态系统理论可以得知,每一个个体都是处于由微系统、中间系统、外层系统和宏系统构成的生态系统中。从微系统到宏系统,各个系统之间是相互影响、交互作用的,系统中任何一个环节的变化必然带来整个系统的变化。例如,法律框架或社会观念的变化能够对系统的其余部分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个体的发展离不开个体与生态系统的交互作用。在对待残疾人的发展问题时,应该从“整体关联”的观点出发,充分认识到影响残疾人的发展的各种因素以及这些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
    家庭是儿童成长的最重要的基地。良好的家庭环境和教育对于儿童的发展至关重要。在家庭因素中,家庭的物质条件、父母的教养方式、家庭的结构、父母的文化水平及社会地位等都可能影响到儿童的发展。残疾儿童由于受自身和环境条件的制约,生活空间相对狭小,家庭也就成为残疾儿童停留时间较长的生活场所,残疾儿童家庭由此承担了比普通儿童家庭更多的责任。面对残疾儿童,有些父母由于缺乏特殊教育方面的知识,加之受孩子身心缺陷的精神打击,致使父母的教养方式通常容易犯极端化的毛病。有的父母根本不管残疾孩子,甚至歧视、厌弃他们,不喜欢和孩子交流,不愿带孩子一起活动,不给他们任何关爱,导致孩子变得叛逆、胆怯、敏感、忧伤、焦虑。有的父母过于溺爱孩子,这样的家长常常带着一种弥补的心态,而对孩子百般迁就,为了防止孩子受到欺辱或伤害,经常将他们过分保护起来,导致孩子孤僻、幼稚、多愁善感、喜怒无常。两种极端化的教养方式都不利于残疾儿童的成长。

发布于2015年08月20日 16:28 | 评论数(2) 阅读数(949) 我的文章

亲子关系与同伴关系对青少年造成的困扰


    20多年以来的研究中,研究者一直观察父母与青少年的互动,研究结果强有力地支持了这个关于青少年与父母关系的更为积极的观点。青少年通过讨论的形式与父母保持强大的联系,同时,也建立了他们的自主性。当我们观察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好的结果随之而来,从更好的同伴关系和青春期心理健康,到多年以后成年早期更好的职业和学业成就。一些家庭是如何建立起健康的互动模式的。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青少年与父母缺乏联系时,青少年就会一直表现不佳。总体原则很简单,但是很关键:青少年想要获得自主性,他们也想要而且需要在他们的生活中与成年人建立起强大的联系。
     扭曲,这种扭曲困扰了研究者多年,也几乎总是在困扰着孩子。这种扭曲具体表现为:青少年试图在世界上独立存在,这需要耗费太多的能量,以至于他们没能留下足够的情感能量来维持与成年人的关系。做好青少年的工作则更具挑战性,与父母的关系通常会对青少年有一点威胁,因为它会诱使青少年回到童年期的舒适依赖状态之中,而这种依赖是青少年试图拼命摆脱的。大多数青少年非常看重自己与父母的关系,但他们也需要展示自己独自一人也能取得成功。除此之外,大多数青少年也试图加深与同龄人的关系。这些目标都并非是根本上互不相容的,只是对于青少年而言,同时追求这些目标会非常困难。因此,在健全的家庭里,青少年通常会隐约地相信,他们与父母的关系足够强大,能够禁得起自己把一点注意力转向其他的任务。
     对于父母来说,所有这些要点是很明确的:成年人是与青少年关系的维护者。这一准则不仅反映了一种责任,也暗示了一个往往被错过的机会。如果大多数青少年完全离开自己的家,或者被要求一心一意地经营自己与成年人的关系,他们将会陷入困境。但是,如果我们可以用一些已经安装好的“脚手架”来支撑这些关系,青少年愿意与我们接触的程度会高得让我们感到惊讶。

发布于2015年08月12日 14:28 | 评论数(2) 阅读数(552) 我的文章

对残疾儿童认识的几个误区


    1.误认为残疾儿童是有病的孩子
     残疾儿童由于健康受到损害,可能经常生病。但是对于大多数残疾儿童而言,一旦引起残疾的病理过程结束,则意味着疾病的痊愈,遗留下来的只是各类功能障碍使其成为各类残疾儿童,但不是病人。他们将来患其他疾病的机会并不比健全的孩子多。因此,将残疾儿童当做有病的孩子看待,放松对他们教育的要求是不对的。
     2.误认为残疾儿童是可怜的孩子
     残疾儿童在某些方面表现出的能力缺陷,特别是脑瘫儿童肢体上的缺陷给人以感官上的刺激,使得人们认为他们是可怜的。有了这种想法的人,自然是出于“为孩子好”的想法,给孩子更多的关心和照顾。在太多的同情、怜悯和爱护下,残疾儿童失去了很多成长机会,习惯于扮演受难者的角色,由此产生自卑的心理,对他人产生更大的依赖性并习惯于这种依赖,最终丧失独立能力的发展。
     3.误认为残疾儿童是没有主见的孩子
     很多的大人都喜欢遇事为儿童拿主意。对于行动或交往不便的残疾儿童而言,更是觉得凡事应由大人做主。其实,残疾儿童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将来必须独立生活于社会。残疾儿童同样有喜、怒、哀、乐等各种感情,有自己喜欢和不喜欢的事情。在促进某种能力(如语言)发展的同时,保持孩子情绪上的稳定是很重要的。不要总是以大人的想法为意图,要以孩子的心情为重,要在尊重孩子意愿的基础上,使孩子明白大人的意图。大人的意图可以强加于孩子,也可以理解其严厉是建立在对孩子深深的爱的基础上,但孩子又能接受多少呢?
     4.误认为残疾儿童是弱能的孩子
     由于身体缺陷导致的某方面的功能障碍,使得残疾儿童在某些能力的发展上比较滞后。但是“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长处。特别是对于生长发育时期的孩子而言,身体某方面的缺陷可通过机体自身的机能调整或代偿而进行生理补偿,同时这种身体上的缺陷会带来心理补偿的欲望,随之产生刻苦训练的补偿行为。通过科学的引导,很多残疾儿童都能回归社会,成为生活中的强者。缺陷是一种不足,更可能是一种成功的理由。

发布于2015年07月14日 09:28 | 评论数(2) 阅读数(7369) 我的文章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共有记录数:144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