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让孩子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儿童一步步地学习解决问题,就像他们在一步步地学习走路、画画、阅读一样。成人的角色就是在每个阶段支持儿童,鼓励他们努力进行问题解决。成人的做法包括充分地表现,用身体语言表示支持,通过积极倾听和密切的关注了解儿童的需求。当儿童试着解决困难,开始努力说出发生了什么或者感受到什么时,他们会感到糊涂和困惑。这有点像看小孩子涂鸦,直到最后,我们才会看到,在涂鸦之外,产生了一种新的视觉感受,它显示出更多关于这个儿童本身的东西。同样,儿童开始表达他们的感情和想法时是有困难的。我们接受和尊重这种最初的尝试,是鼓励儿童继续努力的关键。

为什么支持儿童做决策这么重要?在“主动学习”方式中,这种训练与一种强烈的信念联系了起来,这种信念是指在所有的学习领域,成人通过鼓励儿童的主动性可以更好地支持儿童发展。如果接受了这个原则,那么无论儿童画画时还是解决与同伴的冲突时,我们都会采取相似的支持策略。儿童忙于画画时,作为支持者的成人,我不应该干扰他们,告诉他们怎么做,也不能替他们画。反之,当我们用事实的方式评价我们看到的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时,我们将鼓励他们运用自己的思想,以自己的方式画画。事实上,在这种积极的学习方式中,儿童做决定的过程比他们的决定是什么更重要。同样,当儿童尝试解决冲突时,我们会鼓励儿童努力解决问题,而不是直接告诉他们该做什么。儿童会用这种方法思考这个情境,创造性地设计他们自己的解决方法。然后在相互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作出决定来尝试某些解决方法。再次声明,这个过程甚至比结果更为重要。

在我们支持儿童探索解决方法的过程中产生的关于因果关系的思考充满挑战。常常,新手往往在想出解决方法方面存在困难,他们的解决方法也许会不现实、不灵活且自我中心。有时当我们向儿童征求解决方法时,遇到的是沉默。有时对解决方法的评估和选择需要时间。尽管会有这些困难,但是投入一些时间去探索解决方法是值得的。当儿童讨论解决问题的不同方法时,他们正在学习建设性地表达感情,学习从别人的观点看问题,学习参与大家的反复协商。幸运的是,儿童的解决方法有时被证明具有创造性,很完美,令人惊讶。在许多情形下,儿童的解决方法可以从玩耍延伸到一种复杂的或具有包容性的全新层次,产生的结果令每个人都高兴。为了看到这种情况发生,成人只需要迎接任何可能。

虽然儿童的解决方法在我们看来常常是不公正、不符合逻辑的。但要成为独立的问题解决者,儿童必须有机会从独特的视角看问题,以及独立尝试自己想出的解决方法。换句话说,他们需要练习的机会。反过来,当我们把解决方法强加于儿童时,我们正在剥夺他们的学习机会。在儿童独立解决问题能力的发展过程中,决定解决方法,然后学习怎样使这个方法成功,这种经历十分重要。成人可以推动这个过程,这个过程也允许儿童保持对解决方法的控制权。

发布于2013年02月19日 11:32 | 评论数(14) 阅读数(1026) 我的文章

父母认可孩子感情的实例:斯坦的成长


从出生开始,认可儿童的感情就十分重要。儿童在许多情境中听到一系列有关情感的名称后,就开始自己使用这些单词。斯坦成长中的这些真实的故事描述了他成长的阶段以及支持性的互动。(这些故事来源于他父母的记忆。)

3个月时,当母亲把他轻轻地放在换尿布的桌上,斯坦开始尖叫。母亲温柔地向他保证:“你感到十分不安,斯坦。你不想换尿布。我知道你感到不安。我会尽快,尽量轻轻地。”她继续安抚地说。斯坦还不能明白她的话。但是母亲的语调是平静的,当他的情感,不管是快乐还是难受,每天都被语言描述出,他就会知道这些词语的意思了。

10个月时,听到雷声和闪电,斯坦开始大哭。他跑向父母,父亲紧紧地抱着他,并且平静地对他说:“斯坦,你确实感到很害怕,那是雷声。声音很大,所以你感到十分害怕。”他紧挨着父亲,直到雷声过去。每次斯坦经历害怕时,如雷声、飞机或其他声响,成人都用这种方式认可他的感情。

14个月时,看到面包机上烤着的面包突然跳起来,斯坦被吓到了。他蹒跚地奔向母亲,抓住她的腿,说:“害怕。”这是斯坦第一次使用一个感受性的词语。母亲蹲下来向他保证:“斯坦,你感到很害怕。烤面包跳起来吓到你了。”然而,她对斯坦开始学习使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还是十分高兴。

16个月时,在无数的场合,斯坦的感情都得到了认可。而且,一些具有挑战性的情境,如与朋友发生冲突,玩玩具时遇到困难以及其他一些情感经历,都作为“问题”不断出现,然后如果有必要就会一起进行解决。一天早上,斯坦的母亲听到了不好的消息。斯坦走进厨房,看见泪水正从母亲脸上流下。他走近母亲,静静地说:“妈妈,难过,问题。”母亲笑了,接着哭得更大声,她被斯坦如此敏锐的话而感动。

22个月时,斯坦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骑了很长一段距离后,父亲下来告诉他:“斯坦,你感觉怎样呢?我很担心你会觉得厌烦。”斯坦快速回答道:“爸爸,我很开心。”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并且指出问题已经成为斯坦日常语言的一部分。

认可感情是一种简单的技能,对冲突以及不同的生活情境都有巨大的影响。

发布于2013年02月19日 11:19 | 评论数(15) 阅读数(3080) 我的文章

根据孩子发展阶段变化而因时而异的家庭德育教育


家庭德育,依据孩子不同阶段思维水平和道德发展特征,其内容和方法都不同。

    (1)婴幼儿期。婴幼儿期对道德基本上没有什么认知,同时缺乏判断是非的能力。因此这一时期,家庭道德教育主要是通过成人制定规范,让孩子初步认识是非,初步建立道德认知。

    (2)童年期。童年期在道德认识上具有表面性、具体性、肤浅性,对道德本质还不具备深刻认识。例如,在品德评价方面,常常带有依赖性,缺乏独立性;看待别人和自己往往以教师、父母等成人的评价为转移;孩子的道德认知与道德行为经常脱节。

    这一时期,家庭德育工作应注重正面榜样教育。父母可以通过配合学校道德教育,分配孩子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帮助孩子建立良好的同伴关系等方法培养孩子的道德情感和行为。

    (3)少年期。进入少年期,孩子处于从儿童向青年过渡的急剧变化时期,开始处于动荡性品德发展时期。一方面,孩子的道德信念和道德理想初步形成,并以此指导自己的行为,开始了人生观、世界观的萌芽;另一方面,他们的心理发展落后于生理发展,产生了对抗与逆反等各种心理矛盾冲突。

    针对这一时期孩子的特点,这时家庭德育的主要任务是处理好品德发展过程中的各种矛盾,使他们的品德逐步走向成熟。父母可以通过加强遵纪守法教育、性道德教育、培养正确的学习态度、生活态度、关心心理健康等方法开展家庭德育。

    (4)青春初期。这一时期,家庭德育的主要任务在于:使孩子对所学道德产生更多的自身需要,从而把它们当作必须遵循的准则,使道德情感四要素——知、情、意、行协调发展,才能真正做到“言行一致”、“知行统一”。

    父母可以通过加强沟通交流,多关心孩子在成长中的心灵困惑,使以理服人与以情动人有机统一;鼓励孩子关注社会,参与社会实践活动,引导孩子观看好的书籍或影视节目,在具体情境中培养孩子的道德情感;树立孩子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树立远大理想;把道德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紧密结合起来等方法,将道德内化为孩子的内在品质。

当孩子发展到新阶段时,父母的老一套是解决不了新问题的。家庭教育的方法、态度等必须随着孩子的成长而变化。

发布于2013年01月22日 10:44 | 评论数(15) 阅读数(959) 我的文章

自闭症儿童在和正常儿童交往中发展语言


(1)习惯和小朋友在一起

    对于自闭症儿童来说,习惯和小朋友在一起是重要的阶段,也是和小朋友产生互动的重要前提。

    虽然自闭症儿童在和小朋友一起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依恋,相反还会有不理睬或者无所谓的态度,他们的这种态度常常给人一种错误的感觉,似乎他们根本不想和其他小朋友在一起。实践证明,自闭症儿童对于小朋友的关系有一个从不适应到适应的过程,最终成为一种习惯。但是如果不注意给予孩子这样的机会,孩子就不能从拒绝上升为习惯。因此,不能因为自闭症儿童没有表现出对同伴的喜爱就认为他们根本不想和同伴在一起,因为他们是孤独症,这是孤独症的天性。这样的认识是非常错误的。相反,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自闭症儿童很怕孤独。

    当自闭症儿童习惯于和小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他才有可能去持续关注这个群体,关注这个群体中的小朋友的行为,才有可能产生参照行为。习惯的过程就是孩子理解与适应环境的过程。

    开始对小朋友的活动产生兴趣的自闭症儿童,有可能对别人的行为产生参照。这个阶段提供参照的环境非常重要。

    虽然自闭症儿童和小朋友的互动很简单,但是简单的互动是同伴交往的重要开始。也许这种互动是从个别同伴开始,也许这种互动非常简单,但是这是孩子可喜的跨越。这个阶段的重点是为孩子提供更多交往的机会。

    (2)在互动中学习交往的相互性

    学习交往的相互性是孩子和同伴维持交往关系的重要条件。自闭症儿童在与同伴的交往中经常表现得很“自我”。自闭症儿童不愿意将自己喜欢的书给小朋友看,就是交往中“自我”的具体体现。由于很“自我”,不懂得交往是需要相互的,在交往中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因此,很难与其他小朋友维持交往关系。

    孤独症小朋友在这方面需要经历,需要积累更多的体验,在集体环境中他们很快就会懂得交往的相互性比自己玩玩具所获得的快乐还要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为他们提供体验的机会。

    (3)在交往中发展语言

    语言是在生活中获得的,但是真正的语言是在交往中发展起来的。关键是有交往的环境,家庭和幼儿园都是孩子交往的环境。家长常常困惑:孩子的语言不够灵活,不够丰富。有的家长这样教孩子用不同的语言表达想要东西时的愿望:“我要……”“我想要……”“我爱吃……”“我喜欢吃……”“我特别喜欢吃……”,待孩子学会运用一种表达后,就要求孩子换另一种表达方式,搞得孩子很混乱。最后当有需求时,孩子将所学过的都说一遍,不知道在什么场合运用哪句话合适。语言是交流的工具,语言的灵活性与丰富性关键取决于交往的环境。幼儿园里有自闭症儿童交往的对象和模仿的榜样,在频繁地与同伴交往的过程中,不仅丰富了语言,而且更重要的是提高了交往的能力,语言只是外显的表现形式而已。因此,脱离交往环境的语言训练只是形式,不能迁移到交往中。

发布于2013年01月22日 10:30 | 评论数(0) 阅读数(844) 我的文章

幼儿园与儿童家长的沟通联系方式


家长通讯

对于许多幼儿园来说,家长通讯是一个有用的交流手段。它能够以周刊、半月刊,或更频繁的周期出版发行。可以在家长通讯中用一两页的篇幅来提供一些有关班级活动的简短说明,还能够使家长获得将要进行的计划和事件的第一手信息。通讯中提供的那些儿童喜欢的诗和歌曲能够有助于家长参与到他们孩子的阅读和歌唱中去。它还可以给家长们提供假期出行的活动建议,比如参观地方牛奶场或苹果酒厂,当然,家长通讯需要一些花费和文字方面的帮助,而且必须要由管理者来安排。电脑刊印程序可以很容易地设计一个引人注目的专业化的家长通讯的封面。

家庭资源角

许多教育方案的设计中都包括了留出一个房间或一些空间来放置家长们感兴趣的材料以便他们随时阅读。一些关于儿童发展、早期教育、纪律、健康营养以及其他话题的书籍或影碟可以使家长容易地获得有用的信息。一些幼教组织为儿童发展教育方案提供了许多便宜的书籍和小册子以便和家长们分享。可以在盒子中放一些简短的、内容丰富且亲近读者的文章,并在盒子上标明“请取阅”的字样,也可以将社区中发生的重要事件张贴出来供家长浏览。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能使家长们在中心度过一些闲暇时间的地方,并且能使家长认识到教育方案不仅仅是他们接送孩子的地方,而是支持整体家庭教育。

家庭活动

家庭活动一直被幼儿园所应用,通常将其作为影响家长的一种方式,使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与他们的孩子一起,或者通过这种活动告诉家长们那些儿童发展专家们所认为的更有效或更适宜的与孩子互动的方式。一些家长可能没有意识到给孩子阅读的必要性,或者是因为他们忙于工作而没时间去给孩子阅读,如果能够进行一个“借书教育方案”,可能会对这种情况有所帮助。要多多宣传公共图书馆的益处以及它们所发起的活动的信息。

必须要投入足够的关心,但是要避免因为要求家庭投入大量宝贵的时间在活动上,从而给儿童或家长带来不适当的压力,这种活动最好的情况是做一些琐碎的事情,而最坏的情况是让家长们觉得学校把他们当成学校中的幼儿,强迫他们完成家庭作业或参加一些自己和孩子都没有兴趣的活动。

提供一些能够使家长在日常生活中,通过与孩子之间的互动来增加知识的方式的得体建议是非常有好处的。比如,你可以建议家长们在去百货商场的时候,让他们4岁的孩子找到与商家提供的优惠券相对应的物品,还可以让家长们在准备晚饭的时候,给学步儿一些黄油或酸奶的空瓶来堆叠。幼儿教师要集思广益,充分考虑到幼儿园的每一个可利用的角落并设想儿童可以在每个地方获得的经验。比如,在浴缸里玩水,就是一种很有效的学习物体沉浮的方式。

发布于2012年12月28日 11:43 | 评论数(-2) 阅读数(1200) 我的文章

家长对幼儿园教育质量的关注


一些家长可能是很勉强地把孩子送到托幼中心,因受到生活的压力,他们不得不在孩子发展的宝贵时期,放弃与孩子的相处。其他一些人可能渴望让他们的孩子得到接受早期教育机会和积累一些与同伴交往的社会经验。所有的家长都期望你能够友善地对待他们的孩子,保护他们免受伤害,以及帮助他们发挥最大的潜能。

最近的一项研究肯定了高质量的托幼机构对儿童发展的价值;但它同时显示了家长一向高估了他们的孩子所受到的保育的质量。百分之九十的家长给他们孩子所在的托幼中心的评价是非常好,而同时专业测评者评价的是“不好”或只是“中等”而已。这似乎说明了尽管家长希望孩子们得到最好的照顾,但是他们缺乏必要的信息来帮助他们判断到底什么样的保育是最好的。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观察过足够多的托幼中心,所以还不具备比较的能力。可能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运作中的高质量的托幼中心;也可能他们被那些花花绿绿的宣传手册和吸引入的表面现象所诱惑了,但从没真正的看到过,当他们去工作的时候,中心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托幼中心的管理者要把精力投入到教育家长和公众中去,向他们介绍有关高质量的早期教育的组成部分。因为那些没有学习过儿童发展理论的成人,通常依赖他们自己上学时记忆来想象什么是“教”和“学”。所以他们可能会给教师们施压,让你们提供一些具体的东西来证明孩子正在托幼中心里“学习”,比方说记住字母ABC,会机械地数数,有一些日常的“艺术”作品。等等。由于你的员工们的专业背景水平参差不齐,有些员工可能会接受家长的这些教育理念,或者有些员工会被迫地按照家长的要求,用这种老套的方式去替代儿童真正的学习经验。

但是,许多教师都感觉到,当他们向家长证明了他们的孩子在中心里学到了东西以后,家长们对于作业单和那些死记硬背的技能的要求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更加热情地要求中心给孩子提供更多适宜的学习经验。只有那些把公众教育作为他们工作的一部分,并对此作出积极计划的管理者们,在面对每年到来的知识缺乏而且挑剔的、但是却是好意的家长时,才不会觉得精疲力尽。

为了赢得和保持公众的信任,儿童发展机构必须公平且人性化地对待所有的孩子,为儿童提供高质量的适合于每一个儿童个性发展的教育经验。

发布于2012年12月28日 11:28 | 评论数(0) 阅读数(865) 我的文章

如何帮助孩子抵制同伴的压力


孩子步入青春期后,一系列的变化接踵而至。青春期的孩子不仅要面对生理变化,还要面对情绪变化。与青春期相伴的,是不安全感、情绪波动、暴躁脾气、叛逆心理、自我意识和同伴压力。对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喜欢和同伴待在一起是件很自然的事情,但同时他们也会经常感受到来自同伴的压力。当孩子开始和与自己有着不同价值观和行为准则的人交往时,这种压力就会成为一种隐患。在这种具有隐忧的同伴压力还没到来之前,你需要鼓励孩子保持自己的独特个性,坚决捍卫自己的道德伦理观和行为准则,而不要随大流。

这时,家庭会议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它能起到在所有家庭成员心中强化家庭行为准则和价值标准的重大作用。在家庭会议上,多和孩子讨论你们全家都看重的价值和品质,这样,孩子和同伴在一起时就会有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这套行为准则既有助于孩子评估自己及自己的行为,也为你打开了一扇通往孩子内心的大门。

强化家庭行为准则这一行为的重要性在平时似乎看不出来,一旦孩子发现别人在鼓动他们吸烟或参与那些违背自己家庭行为准则的活动时,这种强化行为的重要作用就会表现出来。除了强化家庭行为准则外,你还需要培养孩子说“不”的技巧。要想让孩子学会说“不,我不想参与这样的事情”,平常在家你就必须陪孩子进行角色演练并教他们有效说“不”的方式。有时候,可让孩子打着“父母不让”的幌子拒绝做那些他们明知不对的事情。事实上,在孩子还没学会态度坚定地说“我不想那样做”之前,“对不起,我父母不让我那样做”是一个很好的推脱之辞。

孩子的朋友应该属于你广义上的家庭成员,在孩子步入青春期后这一点尤为重要。你要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孩子的朋友,并努力去了解孩子的朋友,尤其是那些有可能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的朋友。只要稍微有些良知,那些被你们家当做好朋友的孩子一般都不会怂恿你的孩子去做不道德或危险的事情。

只要父母努力培养孩子强烈的家庭归属感,孩子就没有必要为了获得归属感而步入极端以争取同伴的认可。那些有家人疼爱和支持,并被家人看做家庭重要一员的孩子更容易融入其他社会团体,并更有能力抵制同伴的压力。

父母或多或少都希望自己能部分掌控孩子的行为。然而,孩子需要的是你的信任。为了满足双方的需求,我们建议你和孩子共同商议出一个办法,既保障你能随时了解孩子的行踪,也保障孩子不会产生被你控制的感觉。在孩子要去某个人家玩或参加派对之前,你需要弄明白那里是不是有恰当的成人监管。如果觉得有必要,你可以在约定时间给孩子打电话以保持联系。电话可能会让孩子感到难堪,因此他们通常都比较反感父母打电话。然而,在了解打电话确认是因为你爱他们并关心他们的幸福之后,他们一般都能理解你的行为,因而也能更好地接受你给他们打电话的现实。

发布于2012年12月07日 09:35 | 评论数(0) 阅读数(855) 我的文章

培养孩子的自我认知能力


自我认知能力是哈佛大学著名教授霍华德·加德纳先生归纳出来的8大智能中的一种。自我认知能力指的是那些能让孩子完全了解自身和自身情绪的能力。这一能力技能有时候又被称为“情绪智能”。了解自我是了解他人及培养良好人际关系的前提,而挡在青少年面前的拦路虎恰恰就是了解自我。孩子步入青春期后,从儿时起就陪伴他们的那个既熟悉又亲切的自我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头撞上了戏剧性的变化:第二性征开始发育,身高、体重快速增长,肌肉变得发达,体型变化日渐明显等。此时,儿时的自我意识已悄然过时,自我意识的重塑势在必行。在此之前,孩子习惯遵从大人的意愿行事,但现在他们迫切需要同龄人的认可。处在青春期的孩子经常拿不准该如何看待自己的容貌和能力,因此,父母应该和孩子讨论他们内心的各种矛盾情绪,并共同研究有效的情绪应对策略。

用广被社会接受的方式处理情绪是一项重要的自我认知能力。许多孩子害怕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情绪,如害怕、焦虑、迷茫或羞愧等。对此,父母应该创造宽松的环境,让孩子能自由表达自己的情绪,并教孩子如何用正确的语言表达各种情绪。从小就做好思想准备,知道该怎样用广被社会接受的方式处理情绪后,孩子在今后真实的生活中就不会意气行事,而是冷静处理自己的情绪。

为了帮助孩子正确处理自己的情绪,你需要教孩子表达各种情绪的正确用语,如泄气、灰心、失望、嫉妒、焦虑、愉快、兴奋等。一旦孩子学会这些正确用语,下次意识到自己在闹情绪时,他们就能用确切的词汇描述自己的真实情绪。用确切的词汇描述真实情绪远比只说自己“很生气”或“很高兴”好得多。

有时候,孩子会遇到别人说他们坏话,或故意贬损他们的情况。这时,摆在孩子面前的问题就是他们该如何处理由这类事件引起的激动情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但最佳方式还是冷静应对,和平解决。而我们父母的职责恰恰就是帮助孩子培养这种冷静应对激动情绪的能力。如何达到这一目标呢?通常,我们需要和孩子一起预测可能出现的不愉快并探讨各种可行的应对方式。有这个心理准备之后,孩子才能做到遇事保持冷静,而不意气行事。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在情绪激动的当头依然保持冷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只要努力学习并实践,这种能力是可以培养的。

延迟满足也是帮助孩子正确处理自己情绪的一种技巧。研究显示,那些没有学会控制自己需要马上获得满足这一冲动的孩子在整个人生中都会麻烦不断。为了帮助孩子学会这一技巧,我们可以根据当时的情况简单明了地说“我把手里的活一忙完就来帮你”或“你需要自己攒钱满足自己的愿望”。培养孩子延迟满足的能力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耐性并让孩子养成三思而后行的习惯,而不是开口就说“我现在就要”。

发布于2012年12月07日 09:20 | 评论数(0) 阅读数(1192) 我的文章

暴力游戏与儿童攻击行为产生的研究


对电视游戏进行的相关研究得出了相似结果,成年人和儿童在玩了暴力游戏之后都会变得更有攻击性,这并不是由于兴奋而造成的。因为,在唤起水平相同的各类游戏中,攻击行为的增加只与暴力游戏有关。

    这些结果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孩子会模仿身边人们的行为,其中包括在媒体上看到的行为,其中就包括肢体和语言攻击。暴力游戏的问题特别大。研究显示,那些把自己当做是电影或游戏里施暴者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更容易攻击别人。在暴力游戏中,玩家对角色的认同更加彻底,因为在角色扮演过程中,实施暴力的就是玩家自己。游戏还会经常重复某种暴力行为,这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暴力游戏最大的问题是脱敏化,这也称为耐受过程,即重复经历某种强烈情绪会让人渐渐变得麻木,让人更能忍耐此种体验的过程。在第一次接触血腥场面时,大多数人会本能地退缩,因为镜像神经元会让我们感到好像是自己受伤了一样,这会让人恐惧和痛苦。其他压力反应也会被激活,人们的心跳会加快,血压会升高。我们比较容易厌恶受伤或生病的人。这种反应可能帮助我们的祖先存活下来,因为远离这些人能够减小自己受伤或被感染的可能性。当然,在我们克服这种心理障碍,并帮助伤者和患者的时候,共情能力的力量就得到了充分体现。

    不过,反复接触血腥场面能够减小这些身心反应的程度。这对医护人员以及需要经常接触创伤和死亡的人来说是有好处的。如果沉浸在起初的厌恶和恐惧反应之中,医生就无法在急救室里抢救病人,警察也无法在罪案现场展开调查。但这也会让医生、警察和急救人员看起来有些铁石心肠。我们的情绪需要依靠这些生理反应,如果不有意识地调整这种麻木状态,那么在一些需要作出恰当情绪反应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麻木不仁。所以,在侦探故事和有关医生的电视剧中,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冷酷无情的警察和医生。实际上,一项有关医学院学生的研究发现,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年轻医生变得越来越没有共情能力。儿科和精神病科医生起初比一般人更具共情能力,但在接受了三年医学培训之后,他们在这方面的能力和一般大众没有什么差别了。女医生的情况更糟,她们起初的共情能力就一般,学医三年后,她们的共情能力连公众的平均水平都达不到。

    虽然与亲身经历血腥场面相比,玩暴力游戏的脱敏效果不算强,但你也不能忽视这种作用。研究发现,不太容易对暴力作出情绪反应的人会变得更加暴力。而在许多含有暴力内容的电视或游戏中,同情没有丝毫生存余地。实际上,一些游戏会特地奖励暴力行为。

发布于2012年11月15日 10:26 | 评论数(0) 阅读数(969) 我的文章

迈尔斯和斯佩里的裂脑实验


1947年迈尔斯是芝加哥大学的学生,1950年他认识了斯佩里,那时斯佩里在解剖系。迈尔斯进斯佩里的实验室是作为需要挣钱读书的一位年轻人,是斯佩里雇了他。迈尔斯只做了几个月就去医学院读书了。迈尔斯接受了联合硕士和博士生计划之后,作为研究生又回到斯佩里实验室。

    早在1952年,斯佩里就找过迈尔斯,询问他对于做大脑左、右两半球之间信息传输实验的想法。斯佩里感兴趣于大脑皮层的信息传输已有多年,他告诉迈尔斯,如果对比单独切断胼胝体和联合切断视神经交叉,可以得到更多信息。视神经交叉位于脑基底部,它的部分纤维传送对侧眼睛来的信息到大脑半球,而其余部分到同侧大脑半球。如果同时损伤视交叉,则每只眼睛的信息只能够送到同侧大脑皮层。如果切断猫的视交叉,再给它配上一个遮眼罩,使它只能用一只眼看东西。在这样的条件下,可以考察视觉信息能不能到达对侧大脑皮层;更有兴趣的是,如果这只猫同时被切断胼胝体,情况又会如何?如果视交叉和胼胝体都切断,那么一侧大脑皮层中有没有来自对侧大脑皮层的哪怕是一点点信息呢?弄明白这些问题应该不会太难,只要把眼罩从原来的一侧眼转到另一侧眼,再做一下试验就可以了。

    迈尔斯弄清楚了如何做这项外科手术,很快就认真地参与到他的博士论文研究之中。单独切断视神经并不能够阻止对侧脑继续分辨圆圈和方块及其他视觉刺激,对侧脑和训练侧脑是一样的。显然,胼胝体允许两侧脑互相知道对侧得到了些什么刺激。

    当胼胝体和视交叉同时切断,训练一侧眼睛使它完成一个视觉辨别作业,然后把这侧眼盖起来,再要求猫用另外一只眼睛完成辨别,结果另一侧完成辨别就像从来没有辨别过的一样。第二只眼睛学会分辨所需要的时间和第一只眼睛一样长。

    这个实验提出了胼胝体两个突出功能:其一是,在大脑半球接受不同信息的条件下,胼胝体允许一侧大脑皮层了解另一侧在经历着什么,由结果看来,胼胝体可就是一个传导通路,它可被用来交换左、右两侧大脑半球世界之间的经验;其二是,每个大脑半球自己都可以把刺激痕迹存储下来,或者一侧大脑半球可以记录另一侧大脑半球所存储的记忆。

    1953年,迈尔斯和斯佩里发表了他们的研究结果,他们用猫做的实验掀起了胼胝体研究的新时期,这个实验使得脑半球间的功能区别研究出现了新的曙光,意识问题出现了一线曙光。

发布于2012年11月15日 10:12 | 评论数(0) 阅读数(1788) 我的文章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共有记录数:130


版权所有 © 2009-2011 Jiguang.ci123.com 极光博客 向极光网举报